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异道也是道 > 第十四节:“鱼鸟少爷”麻烦啦
    叶皓表现的很稳重,脸上见不到一丝嬉皮笑脸。

    从清河码头出来,游广武尤为想知道的是,叶皓与南宫骁到底说了些什么。未待游广武开口,叶皓那一直板着的脸,终于露出了许些放松,道“事儿基本成了。”

    游广武疑惑“成了?”

    “是的,成啦!我只向二爷要了每人二十文的提点。”

    “二十文?”游广武吃惊,毕竟之前一个人才提点五文,也已经是很高了。

    叶皓见游广武一脸茫然,以为是游广武觉得这价格太低,安慰到

    “我知道二十文有点低,但二爷答应了,如果我们能三天召集来二百员工,以后我们俩就是码头的监工,每月二十两的酬薪再加提点。”

    这么好的待遇,游广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往常游广武好几个月累死累活也就只能挣一二十两。这让游广武觉得,跟着叶皓有盼头,要不了多久老婆本就够了,心里中意邻家小妹阿花很久了。

    “那我们接下来该干什么?”游广武问到。

    “去司马家,找司马文成。”

    “去司马家?”游广武疑惑不解,明明是和司马家是竞争关系,这去找司马文成干嘛?

    “对!和司马文成算是久相识了,必须让他坚定决心。司马家越是和南宫家对抗到底,对我们越有利。”

    “皓兄,还有一事不解,那你为何又要让打手在茶馆待命?”

    “百花楼本来就是司马家的产业,司马家的大老爷不在家,司马文成有了新欢,每天都会去百花楼,”叶皓笑着道,“如果直接扁了司马家的大少爷司马文成,司马的当家老爷回来,也一定会和南宫家没完。”

    游广武点点头,叶皓继续道“南宫家独霸了码头,司马文成单靠抬高工价抢工人,是于事无补,所以我们得加快步伐,让两家矛盾激化是当务之急。”

    “皓兄,这样做,不太厚道吧?”游广武觉得如此挑拨离间,不太讲道义。

    “这司马、南宫两大家本就是宛城的豪强恶霸,平日里做着哪些勾当,想必广武兄比我更清楚?”叶皓内心的仇恨,让他觉得对付不讲道义的人,亦不可讲什么道义。

    叶家在叶怀桑的带领下,没少损害这两大家的利益,故王埔义夺取叶家家产时,两大家族也没少在背后推波助澜。

    南宫家独霸码头后,王埔义以司马家马首是瞻。叶皓知道,扼制住了司马家,王埔义也就没了靠山。而利用好南宫家,是对抗司马家的关键。

    ……

    这司马文成与叶皓私下本就不对付。叶皓来到了司马家,对司马文成使以激将之法,顺理成章的让司马文成中了计。

    “站住,干什么的!”司马府的护院呵斥到,在门口拦住了叶皓与游广武。

    “请转告你家大少爷,就说小桃红托人有话要当面转告他。”叶皓语气带着着急的语调。

    这小桃红,是文成少爷在城南戏楼子的旧爱,和这小桃红的花边新闻,也是全城遍传。护院一听,是小桃红,立刻转为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点头应到“马上去,马上去,稍等。”

    不一会儿,护院飞奔来带着叶皓、游广武两人进了府。

    “你来干什么?”司马文成原本欢喜不已,一见是叶皓,脸立马黑了下来。

    “南宫二爷让我给文成少爷带句话,让您不要太自信,往后每日码头的工价将比司马家高一成。”

    司马文成一脸不屑一顾的神情,看也不屑于看叶皓一眼。叶皓言罢,司马文成老半天没有作声。

    司马文成转过身来,道“一个丧家之犬,怎么找到讨食的地方了吗?”

    司马文成骂叶皓为丧家之犬,其实倒也不为过。但谁又能惹得住如此辱骂?叶皓顿时拳头紧握,眼放怒光,想象着跳起来一拳把司马文成的脑袋砸进了肚子里去。

    游广武还真害怕叶皓会冲上去给司马文成一拳,见叶皓拳头紧握,连忙一下子捏住叶皓的手,给叶皓使了个眼色。这毕竟是也司马府上,动了手肯定得吃亏。

    叶皓偏过头看了游广武一眼,松开了紧攥的拳头,笑道“那咱就走着瞧,鱼鸟少爷。”

    这“文不成”的绰号来自一次诗茶会,司马文成在诗茶会上只作得一首打油诗——天上鸟雀飞,水里鱼儿游。鱼儿云里飞,鸟儿水中游。由此被戏称为“鱼鸟少爷”。

    “来人,”司马文成呵到,两个护院闻声进门而来,“轰出去!”

    护院见司马文成眼色,欲毫不客气地将叶皓与游广武拖拽出去。不料这一上手,就被游广武捏住手腕。游广武微微使劲儿,顿时护院便痛得哇哇大叫,神情痛苦,屈膝下去。这时,四五个护院闻声围了上来。游广武将那护院提着一甩,那护院一下子退了一丈多远,冷冷丢了一句“我们自己会走。”

    两人扬长而去,离开了司马府

    司马文成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叶皓来这么一出,很快就上了当。

    “牛奔!牛奔!”司马文成大声召唤着自己的随从。

    牛奔闻声迅速从院子里跑进了屋子,“少爷,叫小的什么事?”

    “去把王埔义叫来!”司马文成皱着眉头,有些不爽的样子。

    “好的,小的这就去。”牛奔点头哈腰的,像极了哈巴狗,正准备起身去离去。

    司马文成突然又叫住牛奔,说到“慢着,叫他去百花楼等我。”

    “好的,少爷!”牛奔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奔跑着,离去

    叶皓与游广武从司马府出来后。

    叶皓拍着砰砰直跳的心,道“吓死我了,以为今天要挨打了。”

    “我还以为皓兄天不怕地不怕呐?”游广武倒是不畏惧打架,但一贯遵从不主动惹事的原则,“如果真动手,我虽能赤手空拳,随便打二三十个,但这别人的地盘儿,难免会吃亏。皓兄,你太跳了,我感觉你迟早会惹出事儿来。”

    游广武说他能赤手空拳打二三十个时,表情显得很轻松。叶皓却为之一惊,没想到这游广武这么能打,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嘻嘻,广武兄,你要是真能打几十个,我倒觉得有你在身边,嚣张一点倒也无所谓。”叶皓这说话的,倒显得有点像小女人仰仗男人一般,不过从他这胖子口中说出来,实在是显得别扭。

    游广武见叶皓如此,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里早已默念一千遍离我远点,离我远点!

    游广武又问到“皓兄,我们接下来该去哪里?”

    “去洞月茶馆,我和二爷商量好了,接下来就是去百花楼找麻烦。”

    “还找麻烦?”

    “对,等司马文成一现面,南宫家的那些打手就一拥而上,将司马文成一顿胖揍。”

    “这样有所不妥吧?”

    叶皓很自信地说“没什么不妥,让南宫家打上门去,司马文成吃了亏,以我对司马文成的了解,他必定会想方设法地报复南宫家。这司马家的当家老爷不在家,司马家必定会乱成一锅粥。哈哈,到那时,与张家联合,再把志成商会拉下水,我们的事儿就彻底的成了。”

    游广武不由得在心里说到,这叶皓真是个阴险的家伙!也不管那么多了,商场上本就是尔虞我诈,只要钱来路正当,又何必管叶皓怎么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