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异道也是道 > 第十三节:卧底成功
    游广武站在那棵柳树下的绿荫里。

    虽说,早晨的阳光是不那么毒辣的,空气微凉,晒晒还觉着舒服,但真的暴露在阳光下面,不一会儿工夫便会让人难忍。

    “广武兄,你有没有去码头上?”叶皓边塞着馒头,急切地问到。

    走到游广武跟前,叶皓掰开一半馒头,递给游广武。

    游广武微微举起手,拒绝了馒头,“我吃过了。”接着把码头的情况想叶皓道来,“我刚从码头过来,今天码头除了南宫本家的几个人,一个工人也没有了。”

    “真的也一个都没有了吗?”叶皓再次确认到。

    游广武肯定到“真的没有了。司马家公开招揽码头工人,工价直接翻了一番。”

    “什么?翻了一番?”叶皓觉得这司马家当家的是不是疯了,疑惑地问到“广武兄,你可知这司马家现在是谁在管这事儿?”

    游广武想了想,挤出三个字“不知道。”

    叶皓吃罢,抱着膀子,两个手指摸着自己的下巴,嘴里还嚼着馒头,笑道“有点儿意思了。走,我们去码头。”

    两人向着码头方向而去。

    水波粼粼,河里划着的竹伐显得悠闲。挑着担子的买货人,叫着长号子,不知叫的是啥。

    游广武问到“这下去码头干嘛?”

    “广武兄,你和码头的二爷熟悉吗?”

    游广武答道“也不算太熟,可以说,我曾在码头上救过二爷,二爷也觉着我有一把蛮力,想让我做他的打手。”

    “你还救过二爷?是什么时候?”

    “那是二爷到码头不久,在货仓里处理事物。说也巧了,货明明堆得好好的,可就在二爷去清点数目时,几丈高的货倒了。我也只是当时离得近,一手就把二爷拎了出来。不然,那天二爷非死即伤。”

    叶皓惊奇,这二爷的块头,少说也有两百来斤,且身材愧壮。而游广武虽然力气大,但毕竟只有十五来岁,尚还在成长期,身材要比二爷矮半截。游广武却说,他是把二爷拎出来的,真不敢相信。

    “你说,你救二爷是把他拎出来的?怎么个拎法?”叶皓一副不相信的神情。

    游广武比划着“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我看着货哗啦一下就砸了下来,我一手抓住二爷的后背,一手抓住二爷的裤腰带,一个转身就把他拎出来了。二爷那么蛮的人,当时都惊了一身冷汗,差点没站稳。”

    看着游广武比划的动作,二爷不是被拎出来的,而是被游广武举出来的。

    “不管怎么说,你和二爷有这样的交情,就好办多了。”叶皓说到,心里想着,这些事按照他的谋划做起来倒是一直挺顺的。

    “怎么个办法?”游广武问到。

    “广武兄,你只需要把我引荐给二爷就行。后面和二爷谈合作的事儿,就交给我。你看我的眼色,在一旁给我做个保,促成合作就行。”

    “好!”游广武点点头。

    叶皓将如何与码头合作的细节,都和游广武详细说来……

    至清河码头外,月儿没办法继续跟着进去。但一路上依稀听到的,他们和清河码头如何合作又有何分利的事,她都一一记了下来。在门口瞅了瞅,看门的人不让她这个小孩进去,便回了城里。

    叶皓与游广武走到那江边的阁楼处,听见南宫二爷南宫骁正在训话

    “今天,大伙儿都看到了,码头一个工人也没有了!”

    南宫骁在众人前面有了一圈,显得有点着急和愤怒。

    那些人,都是南宫家的旁系爪牙,充当着打手,平日里吃着南宫家的一口轻松的口食。

    而在南宫骁的一旁,除了账房老先生,还站着一个冷面人——面无表情,眼一眨也不眨,右脸上有一道疤,紧握一把牛皮鞘大刀,双臂交叉抱在胸前,一动不动,杀气腾腾,像钉在了那里——狂刀马奴,是南宫骁在仓库险些被砸之后请的保镖。

    为何叫马奴?因他本是一地主买的奴隶,在地主家喂马,故而得名马奴。后因地主虐待,二十年前一夜间,屠尽地主家几十口人,沦为大盗。然在江湖上很少出没,官府并未能将其缉拿归案,转眼几十年,故也渐渐被人遗忘,如今出现,也少有人识得他。

    南宫骁继续说到

    “想必大伙儿都很清楚,我们南宫家收了这清河码头,宛城有不少人眼红,不满,在背后捣鬼,特别是司马一家,公开了和我们叫板。各位都是南宫家的一份子,想必也和我一样,看不惯了这司马家的所作所为。

    司马文成那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叫嚣的很。今天,我们就要给他司马家一点颜色看看,去沿街砸了司马家的商铺,看他司马家还敢不敢与我们作对!”

    叶皓一听,明白了原来是司马文成公开在和南宫家叫板。会心一笑,觉得自己谋划的事儿,又提高了一成把握。但疑惑的是,司马家的当家是司马文成的老子司马青,其行事诡诈,怎么让司马文成出来蹦跶,公开和南宫家抬杠呢?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附和着南宫骁

    “对,得给司马家点颜色看看!收拾了司马家,其他的商户也就老实了。”

    “对!对!对!早该收拾收拾司马家了!”

    “就是,这司马家总是和我们过不去……”

    众人都觉得司马家可恨,看来南宫骁的动员大会搞得很成功。

    其实,南宫和司马家的明争暗斗,已有数百年历史。在两家祖上,虽有过两次联姻,却也商场上的矛盾,始终没有调和。

    “看来,这南宫二爷,还真的和传言中的一样,头脑简单,只会打打杀杀。”叶皓见状,言到,“看这气势汹汹的架势,二爷是准备进城闹事了,我们得阻止,不然会坏了我们的计划。”

    游广武问到“这怎么拦?你看这架势。”

    南宫骁表情严肃,两眼尽是煞气,双手一挥,众人安静,准备下令出发,叶皓来不及解释,只说了句“见机行事。”便推门而入。

    大家正专心地听着南宫骁的动员,情绪颇高,这门突然咯吱一下开了,且见着叶皓这张生面孔,不由得一惊。

    南宫骁看见叶皓这个小胖子,不就是昨天那长脸猴四带来的吗?那猴四吹嘘叶皓有些力气,结果一天就扛了八袋。

    不过,看着游广武在一旁,南宫骁倒是没有对他们这冒失的行为动怒。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跑到这里来干甚!”一人怒斥到。

    另一人道“莫不是个探子!”

    此言一出,众人显得慌张,也没多想,挽起衣袖,准备扑将上去,活捉了叶皓他们俩。

    叶皓与南宫骁对视,神情镇定,不见慌张。

    游广武露出笑脸,欲打破这尴尬又紧张得气氛,挥着手,高声叫了一声“二爷,是我们!”

    南宫骁斥到“慌什么?这是我的朋友!”

    众人顿静。叶皓向前走去,游广武也不知该当如何,也不知道叶皓想干啥,只好跟随在叶皓后面。

    “二爷,”叶皓拱手行礼,“可否借一步说话。”

    南宫骁觉着奇怪,和这小胖子也不熟呀,他这是要做甚?

    游广武保持笑脸,见南宫骁一脸警惕的神情,连忙道“这是我的朋友。”

    南宫骁猜想这叶皓上来就说“借一步说话”,莫不是有什么事?南宫骁对游广武是信得过的,便想着这个胖子也不应该是探子之类的。

    叶皓给南宫骁使了个肯定的眼神,并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指向一边。

    马奴只是瞟了叶皓一眼,继续保持他那冷酷的姿势。

    账房先生倒是认出了叶皓,是昨天那个会心算的小子。账房先生道“二爷,这位小兄弟恐怕有急事要与您商量。”

    南宫骁和叶皓,走到一旁,嘀咕起来,众人很惊奇地把他们看着。

    过了好一会儿,游广武看到南宫骁严肃的神情放松了下来,并哈哈大笑,且连连道“好!好!好!”

    众人甚奇。

    南宫骁走到众人面前,吩咐道

    “事情有变,各位先到城中洞月茶馆待命。”

    众人不解,为何这胖子一来,事情就有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