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故土欢歌 > 二十七、良辰美景 ?始知相忆深(一)
    求收藏、求推荐。

    在谈判桌上挫败的上官紫嫣,气鼓鼓的回到家,小女人般垂头丧气给丈夫梁森撒娇倾诉。

    皱着眉头告诉梁森,自己讨厌死那个自以为是的荣副总了,荣副总就是老奸巨猾的狐狸等等。

    惹得梁森搂着娇妻在床上很是一阵亲热。

    此时,夫妇俩都没想到,上官紫嫣嘴里说的这个令人憎恶、心思缜密的荣狐狸,竟然是女儿的最爱。

    荣燚等人回到良言家,孙霞在电话得知良言他们收获颇丰,赶紧给上官梁心打电话,晚上一起聚聚庆贺一下。

    夜晚,良言别墅家宽敞的餐厅里,孙霞跟上官梁心俩人准备了秀色可餐的饭菜,主要是孙霞掌勺,心儿做下手。

    大伙围坐一起品尝着色味俱全的食物。

    几杯酒下肚的韩俊,得意洋洋得对王德海叙说,昨日谈判桌上精彩一幕。

    当他眉飞色舞得说道,那位漂亮女行长被荣老大狠绝的手段,气得快要吐血时。

    本就忐忑不安的上官梁心,顿时茶饭不香。

    她心不在焉得坐在那儿,无精打采扒拉着碗里的米饭。

    刚才听说荣燚等人,这几天是到上海某支行谈一笔土地交易生意时,就有些惴惴不安。

    就怕荣燚跟妈妈针锋相对,这真是怕啥来啥。

    想到高傲端庄、自信要强、豁达的妈妈,竟失态得连晚餐都没去参加,可见妈妈对荣燚有多大成见。

    回去的路上,荣燚看见上官梁心蔫儿吧唧得靠在座椅上,一言不发,再想想刚才吃饭时,小家伙就没吃两口。

    以为她胃口不适,回到公寓就找来胃宁片让她吃下。

    站在客厅窗户旁望着夜色的上官梁心,看到荣燚担忧关心的神态,再看看他手中的白色药片跟凉开水。

    接过后顺手放在窗台上,扑到他怀里,双手紧紧揽着荣燚的腰身。

    生怕他离自己远去,糯软的声音撒着娇“荣燚,我怕”

    未说完,就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她怕父母讨厌荣燚,她更怕荣燚娶了别人。

    同时担心自己追求太紧,荣燚一时半会接受不了,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心儿潸然泪下。

    不明实情的荣燚,轻轻抚摸着上官梁心瘦削的双肩。

    低沉的声音哄着上官梁心“不怕,有我在,什么也不怕。”

    上官梁心很少称呼自己的全名,她这种若有所失的惧怕,荣燚不知如何劝导。

    搂着怀里的软玉温香,荣燚不是没有一点反应的。

    对这个兰质蕙心、秀外慧中的小家伙,不是没有一点想法。

    要不,对她怎么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呢?

    荣燚觉得自己配不上冰清玉洁的上官梁心。

    那天在会议室,看到自信聪慧的上官梁心,如一轮耀眼的太阳般吸引人,荣燚就知道两人间的差距遥不可及。

    上官梁心嗅着荣燚的体味、靠在他宽厚的胸膛低声啜泣着,她知道荣燚顾忌两人的差距。

    如今怎么告诉他,自己是名副其实的“官三代”、“富三代”。

    倘若告诉他真相,只会让俩人的感情停止不前,甚至陷入僵局,更有可能会把他吓跑。

    也许他俩人的关系,在孙霞眼里不明不白扯不清,但上官梁心已很满足了。

    至少荣燚任凭她在他怀里撒娇,而没有任何芥蒂和防备。

    上官梁心以为,俩人关系就这样不温不火、不明不白维持到很久。

    在一次上海市举办倡导工商业界人士为被暴雨袭击的贫困山区捐款赈灾会上。

    浦东区某高官之子对上官梁心明目张胆的追求,打翻了荣燚的醋罐子,使俩人关系发生质的飞跃。

    那天捐款赈灾会上,良言带队出国考察园林建设及高档花木市场情况。

    一向低调的荣燚不得不代表良言公司出席捐款会,荣燚选择一偏僻角落坐下。

    不久,看见上官梁心与两三个工作人员坐在前排座位上。

    上官梁心正跟身旁一风流倜傥、眉清目秀年轻男子不时低语着。

    不知男子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惹得上官梁心一阵阵捂嘴偷笑。

    荣燚看着上官梁心的侧脸,发现她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

    荣燚觉得一切那么刺眼,在他眼里,此时的心儿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荣燚冷目相看,知道男子是浦东区某领导的爱子黄建,黄建是某区移动公司老总。

    据说从美国哈弗大学毕业,年轻有为,出了名的钻石王老五。

    想想上官梁心跟他相似的求学经历,再瞧瞧俩人金童玉女般相配。

    荣燚心底刚燃起的微弱火焰,腾地被残酷的现实扑灭了。

    捐款仪式后是歌舞表演,最后是准备的晚宴。

    荣燚代表良言公司捐出一笔可观的数目,在捐款单上龙凤飞舞的签完字。

    拿着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出具的发票后,准备离去,被姐妹服装厂贾月喊住了。

    只见贾月上身深紫色立领小衬衫,下身配了一条黑色的中裙,简单大方,笑看自己。

    荣燚停住脚步,陪同对自己一向倾心的贾月观看起歌舞。

    贾月没想到,一向不愿出席这种场合的荣燚,竟然留下来陪她,开心的咯咯直笑。

    笑意写在她的脸上,溢着满足的愉悦。

    黄建是上官梁心在美国读书时认识的老朋友。

    从相识那天起,黄建就对她死缠硬磨,一直在追求上官梁心。

    但上官梁心丝毫未动心,婉拒过多次,没想到黄建是愈挫愈勇。

    上官梁心没法子,也就任他去了,反正自己把握一个度那就是不回应他,明确表示自己的态度就行了。

    上个月,黄建才知道上官梁心在浦东区上班的消息,这家伙又厚着脸皮纠缠上官梁心。

    刚才,他给上官梁心讲了几个在美国读书同学的趣味,逗得上官梁心笑个不停。

    上官梁心跟黄建站在舞台东面边,开心聊着边观赏着节目。

    不经意间,上官梁心看到风度翩翩的荣燚,亲昵得跟一位楚楚动人的窈窕淑女低声耳语着。

    见女人的手不时碰触他的身体,他丝毫没有躲避,上官梁心气得小脸发白。

    任凭黄建说破嘴唇,上官梁心都未笑一下。

    俩人怄气跟各自身边的男人(女人)参加了晚宴,晚宴采取自助餐形式。

    荣燚帮着贾月夹了些女孩喜欢吃的食物,自己象征性得吃了几口,没什么胃口。

    上官梁心这儿更是心情败坏,连口饭菜没吃蒙头喝起红酒来。

    不远处的荣燚,时刻在留心着她,看到小家伙将两杯红酒下肚。

    再按捺不住了,匆匆向贾月告别。

    他直奔上官梁心跟前,气冲冲从她手中夺过酒杯,拽着她的胳膊就往外走。

    黄建看上官梁心的眼神,似乎跟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男人非常熟稔,也不好阻拦,眼睁睁看着俩人扬长而去。。

    本就没什么酒量的上官梁心有点头晕,上了车后,加上荣燚气呼呼得开着快车,更是有些反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