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故土欢歌 > 二十五、良辰美景 ?始知相忆深(三)
    求收藏、求推荐。

    上海市某银行许副行长,这几日很是苦恼。

    疗养院项目资金,在柴行长的争取下已全部到位。

    最终经过专家论证,决定将选址选在浦东郊外张村的150多亩国有土地上。

    去年柴行长就未雨绸缪,做了前期调查跟摸底排查工作。

    这段时间,工作组成员在上海市征迁办公室的协助下。

    120多亩土地及地上附着物进行评估后,从老百姓手中买了下来。

    最头疼的是夹在中心的废品收购站,业主至今未松口。

    这地段如楔子般锲在中心,是项目的中心地段。

    前段时间,银行已经将14亿元提高到15亿元,可人家业主仍迟迟不露面。

    这不,在自己多次电话求爷爷告奶奶的恳求中,业主才姗姗而来。

    可谈了半天,这良言公司总经理良言一直不松口。

    以什么公司是合资成立为由,非得等公司副总前来一起商量。

    可是大后天,是上级银行给上海支行征收土地的最后期限了。

    许副行长无奈得看着对面沉住气的良言,正慢条斯理得品尝着龙井茶。

    擦擦额头的汗,长叹一声去给柴行长汇报。

    虽说自己是项目负责人,可上官行长是组长,自己是副组长,天塌下来有上官行长顶着。

    有难题了,自然找上官行长解决。

    不知为什么,眼睛一向毒辣的许行长,感觉这个梁总理只是挂了个总经理的名,根本拿不了主意。

    最终拿主意的,应该是那位据说,早晨从外地乘机赶来的副总。

    在多次交涉中,许副行长就发现,遇到棘手问题,良言就出去打电话,跟那位未露面的副总商量。

    上官行长听完许副行长的汇报,包括许副行长自己对良言公司领导层的猜测。

    上官紫嫣右手食指抵着太阳穴,思索片刻问“揣摩出对方的底线了吗?”

    许副行长说“自始至终,良言咬着21个亿不松口,还真看不出来。”

    上官紫嫣若有所思地说“当初他们花了6600多万元,不到五年时间打算翻上3倍,这算盘打得可真响。”话语间蕴藏着怒气。

    看着许副行长愁得五官都挤在一起了,上官紫嫣给他一个定心丸“良言那位狗头军师何时到?”

    此时的她,不知道自己嘴里的狗头军师,就是女儿稀罕多年、惦记多年心尖上的人。

    许副行长见上官行长准备出马,屁颠颠说“中午一点到上海。”总算将这包袱卸了。

    上官紫嫣看看如释重负的许副行长,心想,这段时间也确实辛苦他了。

    瞧,本就瘦削的身材,最近这段时间,瘦得都快跟马竿媲美了。

    下午三点半,某银行支行的贵宾室里。

    从外地赶来的荣燚,坐在良言右边。

    良言左边坐着吴助理,荣燚右边坐着韩俊。

    这间贵宾会议室按照商务会议室布置的,上面吊着白色吸音吊顶,会议室南面是宽敞明净的大落地窗。

    北面是高大的视频屏幕,东西两面是特殊材料制作的米黄色壁纸。

    地面铺着厚厚的淡绿色花式地毯,褐色厚实的红木办公桌椅给人凝重的感觉。

    许副行长带着银行精英坐在对面,中间的主位空着。

    上官紫嫣在秘书焦敏的陪同下,走进贵宾会议室。

    许副行长见顶梁柱进来,满脸笑容得起身迎上前。

    将上官行长介绍给良言公司代表,然后将良言公司人员一一向上官行长介绍。

    荣燚、良言看着笑脸殷殷的女行长,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连粗枝大叶的韩俊,都觉得这位美艳的女行长这张脸,似乎在哪儿见过。

    这种念头在三人心中一闪而过,三人没再深思。

    上官行长按照介绍顺序,跟良言等人一一握手相识。

    凭着多年官场阅历,她发现良言年轻有为,看上去为人实在。

    那个姓韩的粗壮高大个就是个直筒子,虽然没说一句话。

    助理也很精明能干。

    这群人中最难缠的,就是这位身材高大挺拔、英俊帅气、相貌堂堂、目若朗星的荣副总。

    他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沉稳,以及深不可测的眼睛。

    上官行长坐在对面,朝许副行长示意开始商谈了。

    许副行长清清嗓子,接着早晨跟良言未谈完的话题。

    说了半天,荣燚听出来,这家银行支行最多出15亿元的资金,购买废品收购站。

    对方陈述完,良言微笑着告诉对方,良言公司派荣副总商洽,将皮球直接踢到荣燚手上。

    自俩人开办公司以来,所有硬骨头都是荣燚来啃。

    荣燚的到来让良言安心了,他可以把心放在肚子里,不用挖空心思、费劲脑汁得跟人打嘴巴仗了。

    荣燚不紧不慢地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市场调查报告。

    将浦东区近几年一类、二类、三类土地的市场竞标价格,及中间利润做了简要陈述跟对比。

    上官紫嫣等人从中听出一个主题,良言公司张口要21亿元,并不是狮子大张口,也不是信口开河而来。

    是按照近几年,浦东郊区国有土地升值空间,合理科学测算出来的。

    上官紫嫣没想到良言公司竟然做了充足的功课,与许副行长去年年底调查结果大同小异。

    她意味深长得看着对面侃侃而谈的荣副总。

    知道今天遇到了厉害角色,人家良言公司没打无准备之仗。

    许副行长也没想到,对方做足功课提出的21亿元的数字。

    他赶紧从疗养院项目是国家投资项目,说了些社会福利项目在征收、征用土地享受什么优惠等之类官场话语。

    看来这许副行长是真急眼了,半洽谈半威胁利诱的,准备吓唬良言公司,拿出了下下策来对付良言公司。

    荣燚听后,犀利的双眼,盯了许副行长片刻。

    直盯得许副行长毛骨悚然,后背直冒冷汗。

    就在上官紫嫣以为良言公司代表要拍桌离去时,荣燚不慌不忙得从《物权法》、国家建设部、国土部下发的关于征用、征收国有土地的条例等角度,一一反驳许副行长的说法。。

    在荣燚条理清晰、语言简要犀利、句句抓住要害陈述自己的观点时,银行法律顾问急忙给上官紫嫣传了张纸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