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故土欢歌 > 二十一、千种风情,待与人说(三)
    求收藏、求推荐。

    每年年底跟来年年初是机关最忙的时刻。

    一年的工作总结、检查验收、评比达标、来年的工作计划,紧接着春节前的慰问等一个个接踵而来。

    上官梁心忙得连轴转,这段时间没赖在荣燚公寓过夜,在单位分发的住房休息。

    俩人见面也少了,不像以前那样,每天见一面。

    荣燚跟良言也忙碌起来,尤其是荣燚,年底要答谢跟自己公司业务紧密的老板。

    请人家吃饭、喝酒几乎每天都有,送礼送物更是家常便饭。

    还好,连续一个月的吃吃喝喝,也是硕果累累。

    良言公司又签署了几笔大单子,够明年忙乎的了。

    外地的那边关系还得搭理,另外自己当初买的三处煤矿,当地政府非得与他亲自商谈。

    上官梁心从上班后就未回家看望父母。

    善解人意的张领导,让上官梁心春节跟每年一次的探亲假集在一起。

    春节前十天,上官梁心就休假了。

    一向视心儿为宝贝的荣燚赶紧给上官梁心,张罗一大堆年货将她送到门口,才开始准备自己回家的事。

    上官梁心回到家里倒头就睡,舒舒服服在家里睡了两天后。

    才开始到北京的爷爷、大伯和上海的叔叔等一大群亲戚家,来回串门。

    日子过得飞快,除夕夜,梁家一大家人在北京爷爷梁海域老宅吃年夜饭。

    上官紫嫣跟梁森俩人都是单位一把手,年底是最忙的时间。

    虽说女儿回来好些日子了,但一家三口就在心儿回家当天,聚在一起吃了个晚饭。

    剩余时间,不是梁森慰问群众,就是上官紫嫣忙着汇报工作。

    自小习惯父母忙碌不着家的心儿,干脆天天在亲戚家混吃混喝。

    整天个在北京和上海的飞机上飞来飞去。

    在她的记忆中,自己从小是吃着亲朋好友家的百家饭长大的。

    作为儿媳,即使再忙,每年除夕饭,上官紫嫣按照梁家老规矩跟妯娌一起准备。

    在厨房忙着炖甲鱼的上官紫嫣,看到女儿没精打采得,站在厨房里,无聊得拨弄着一根小葱。

    小葱似乎跟心儿有仇,被心儿捏成扁的了。

    大妈跟她说话,心儿也有气无力应着。

    这么情绪化的女儿她多少年没见了。

    平时女儿能很好的掩饰自己情绪,看来得抽空跟女儿谈谈心了。

    这时,上官梁心的堂哥在客厅喊着让心儿接电话。

    恹恹的心儿一听说自己手机响了,跟打了兴奋剂般扔下手中的葱,手脚麻利得跑出厨房。

    上官紫嫣边掌握炖鸡的火候,边留心观察,站在客厅窗户旁低声接听手机的女儿的动静。

    正如她猜测的,女儿接了电话后情绪高涨,兴高采烈地跑到爷爷身边赖着讨要红包。

    远在浦东区的荣燚,看着亲人围着一起有说有笑得包饺子。

    帮不上忙的他,跑到自己的卧室里给上官梁心打电话。

    十几天没见面了,还挺想她的。

    俩人腻腻歪歪得聊着,荣燚挂掉手机,想到刚才小不点染着问他想念她了没有。

    没想到自己也能跟小不点,围绕这么没有营养的话题纠缠半天。

    大年初一,上官紫嫣就飞回了上海。

    上官紫嫣带着班子成员跟往常一样开展团拜会、慰问节日期间坚守岗位的一线工作人员。

    等忙碌完已经是大年初五了。

    上官紫嫣提早回到家,瞅瞅鞋柜的鞋子。

    得,她还算是回家早的,老公梁森还没回家,家里只有女儿一人。

    换上拖鞋,沿着楼梯慢慢走向二楼。

    走到拐角处,就听到女儿撒娇的声音,心儿没关卧室的门。

    “什么?昨晚又喝醉了?”上官梁心嗓门提高八度,咋咋呼呼的。

    不知对方说了什么,心儿训斥道“你真笨,不会装呀,你装醉趴在酒桌上,人家还能捏着你的鼻子往你嘴里灌呀?”搞得她在酒桌上多有经验似的。

    “酒鬼,我就喊你酒鬼。”心儿在这儿不依不饶,娇嗔着。

    “不管,你就是给我摘天上的月亮,我也喊你酒鬼。”心儿撒着娇、耍着赖。

    荣燚在电话那头,告诉上官梁心自己淘了一块河阗的羊脂玉,准备送给心儿当新年礼物。

    “要,凭什么不要呀,你不能送别人,否则我喊你一年酒鬼。”当听说荣燚逗心儿,他打算将玉石送给别人,心儿皱着鼻头恶狠狠威胁着电话里的人。

    上官紫嫣听到这里,轻手轻脚的下楼,听到女儿娇滴滴撒娇,看来,她真恋爱了。

    上官紫嫣坐在沙发想着女儿的事,一会儿,心儿哼着《今儿个真高兴》的旋律蝴蝶般飘下来。

    看到妈妈回来了,燕子般飞过来蹭在妈妈怀里,缠着妈妈给她做虾仁饺子。

    娘俩来到厨房,上官紫嫣从冰箱取出大虾,开始和饺子面。

    心儿蹲在妈咪脚边拨几根大葱、洗洗葱姜。

    上官紫嫣边手脚麻利和着面团,边看女儿清洗完葱后,笨拙得切着葱花。

    等女儿切完葱花,上官紫嫣装作不经意询问“心儿,刚才跟谁打电话呀?”

    不动声色得观察女儿的表情,只见女儿脸色绯红,支支吾吾解释“一个朋友。”

    上官紫嫣追问“是男朋友?”一副八卦的神态。

    心儿羞赧道“妈咪”小女人般撒着娇。

    看着女儿羞中带嗔的神态,上官紫嫣心领神会,思酌片刻,语重心长道“心儿,过了年,你就快25岁了,该考虑婚姻大事了。”

    心儿听完妈妈的话愣怔半天,试探,“妈咪,您跟爸喜欢怎样的男孩呀?”一脸的好奇,满眼的期待。

    上官紫嫣笑着打趣“我们喜欢怎样类型有什么用呀?关键是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宠溺得瞄了眼女儿。

    上官梁心沉思片刻问“妈咪,非得要门当户对吗?”

    说完,眼珠子滴溜溜转,神态间略显得有些忐忑不安。

    上官紫嫣挑眉看了女儿一眼,从话语跟女儿慌乱的神情中。

    她基本判断出,刚才跟女儿煲电话粥的那位神秘男子,门不当户不对。

    身为梁家多年儿媳,多少知道公公梁海域对子孙后代另一半的标准。

    给女儿透露了梁家择婿的底线“就算不是门当户对,那也得家世不能太差了。”

    上官梁心一想到荣燚当年曾因伤害罪入狱,心底愁苦起来。

    再想想除夕之夜,爷爷有点想让自己联姻的意思。

    她怒气冲冲离开厨房,还给妈妈撂了句“我先把话撂这儿,我不搞联姻那套,谁爱搞谁自己搞去。”

    小嘴撅着、鼻子皱成一团,哎呦呦,看来女儿芳心大乱了。

    上官梁心气呼呼坐在客厅打开电视,胡乱得按着遥控器,一副烦躁不安的模样。

    上官紫嫣更加相信,女儿这次喜欢的人不管是家世还是本人,肯定入不了梁海域的眼。

    上官紫嫣知道女儿在感情上跟自己很像。。

    平时对感情反应迟钝,一旦认定了人,就会投入全身心的精力、心力,爱得死心塌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