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故土欢歌 > 十二、把酒对歌,有暗香盈袖(三)
    求收藏、求推荐。

    良言跟九年前变化不太大,白皙的脸上戴着一副眼镜,身材依然瘦削,上身白色衬衫,打着领带,下身穿一灰色西裤。

    手上提着一国际知名品牌男包,精神抖擞,一副金领打扮,看来梁大侠混得不错。

    良言边走边思索着,荣老大这次去了外地,怎么没一点消息。

    突然被人从身后“袭击”一下肩膀,吓了他一大跳。

    扭头一看,只见一位头扎马尾辫、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的美女,对着自己兴奋、激动的笑着。

    咦?!良言心里纳闷道,自己跟她很熟吗?

    怎么这美女一副见了亲人般激动的表情,正奇了怪了,自己压根就不认识她呀,她是不是认错人了。

    良言微皱眉头,礼貌询问“请问,美女,有事吗?”

    上官梁心兴奋之余,似乎忘记了一个现实问题。

    她与九年前形象翻天覆地的变化,让连着见好几面的荣燚都没辨认出来,更何况是良言呢?

    上官梁心右手青葱白般食指,指着自己的脸,兴奋得解释“是我呀,良言。”

    她太激动了,忘记介绍自己的大名了。

    良言听到美女准确叫出自己的名字,看来这美女没认错人,可她究竟是谁呀?

    良言脑海中快速搜索记忆中的美女。

    筛选一遍后,但,一无所获,真记不得这美女在哪见过。

    上官梁心看着百思不得其解的良言,一副苦思冥想的痛苦纠结表情。

    她快要崩溃了,她抚额长叹一声,无奈得说“良大侠,我是上官梁心呀。”

    “什么?上官梁心?!”良言瞠目结舌得看着上官梁心。

    他瞪大眼睛,手指着美女,张口结舌“小胖墩?!”

    上官梁心听到久违的绰号,格外亲切,连忙点头确认“对,小胖墩,上官梁心,如假包换。”

    良言看着光彩照人的上官梁心,围着上官梁心转了三圈,像打量外星人般稀罕的打量着美女,真是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了。

    与九年的她相比,大相径庭、判若两人,良言再三判断,她肯定整容了。

    他听说韩国整容技术超群,有的人从韩国整容回来,飞机场工作人员不让上飞机。

    因为整容效果,让一个人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跟身份证上的照片形如两人。

    当良言将手伸向上官梁心的耳朵边,准备摸摸她是否带了张面皮。

    上官梁心拍掉他的爪子,不耐烦道“良大侠,你整个变态,跟以前一样德性。”

    良言从上官梁心的怒语中,终于断定,此人真是当年那个圆苹果脸、口戴牙套的小胖墩、假小子。

    当年在一起嬉闹时,被他惹恼的上官梁心,会撕破乖巧孩子的模样,对着自己张口就是“良大侠,你整个变态。”

    随后,俩人坐在附近咖啡店里叙旧。

    良言还未从现实中清醒过来,死死打量判断着上官梁心是否有整容的嫌疑。

    上官梁心猜测出他的想法,朝他送了个白眼球,愤愤不平道“我没整容,原汁原味、素面朝天的上官梁心。”

    良言晃着脑袋感慨道“真是女大十八变呀,你变得也太不可思议了,竟然都认不出来了。你站在萧老大面前,他绝对认不出你来。要不咱试试?”

    良言兴奋得将头伸向上官梁心面前,征询着自己绝妙的建议。

    上官梁心接过服务生端来的咖啡,没好气得说“不用试了,他就是没认出来。”

    话语的不甘和酸涩,让良言品尝出来里面的情愫。

    闻言,良言兴奋道“怎么,你俩见过面了?”

    一提起荣燚,上官梁心就劈头盖脸得训斥教育了一番良言。

    什么良言不够义气,荣燚都混得穷困潦倒了,都不拉他一把。

    刚开始还没搞明白的良言,自责道,哎,当初就不应该听荣老大的话,什么他进过号子不能担任总经理,只能当个副总干干的歪理邪说。

    可越听越不对劲,等听清上官梁心误以为,荣燚如今是个司机兼小二的身份时,笑得前俯后仰。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上官梁心,怒气未消的看着跟吃了哈哈屁般的良言。

    气呼呼瞪他一眼,埋头喝起了咖啡,不搭理良言了。

    良言看再不解释清楚,真惹恼了小胖墩。

    他赶紧向上官梁心解释,荣燚给向进明充当一星期司机兼助理的缘由。

    至于每星期一到星期四在天津灌汤包忙乎。

    老板娘是荣燚在狱中服刑时难友的姐姐。

    因难友在一次意外中身亡,荣燚就心甘情愿认这位难友姐姐为自己的姐姐。

    经常抽空去帮忙照应陈大姐。

    上官梁心从良言那儿得知,当年荣燚入狱的真正原因。

    正如向进明所说,李莎背叛了他,怒火冲天的荣燚,失去了理智将男子毒打一顿,因伤害罪锒铛入狱。

    荣燚虽已出狱多年,但上官梁心从良言沉重话语中,仍感受到那时的荣燚,活得那样无助、那样无奈而卑微,内心不由心疼起来。

    随后,上官梁心买了些孩子喜欢吃的食品,在良言的带领下,去拜访良言的媳妇和女儿。

    在荣燚入狱的两年多里,良言一直独自撑着容颜莘莘学子信息公司,并帮荣燚探望他浦东区的亲人。

    荣燚出狱后回到公司,将原来的容颜莘莘学子信息公司更名为“良言公司”。

    荣燚硬是让良言担任总经理,实际上所有事情都是他在操作。

    荣燚是个性情中人,知恩图报。

    良言也是个义气豪爽的东北汉子,多年坎坷境遇,造就了俩人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亲昵关系。

    良言成家三年多了,爱人孙霞是江海财经学院毕业生。

    大学毕业后,应聘在浦东区的一家金融机构上班。

    如今的金融机构竞争强烈,压力大,俩口子都很忙。

    不得已将两岁的女儿涵涵,送到对门一家老太太照顾。

    孙霞也是东北人,长相清秀,为人随和热情,性格开朗豪爽,跟上官梁心一见如故。

    相认后,上官梁心几乎每天在良言家混吃混喝。

    看到孙霞有时加班很晚,涵涵没人照看。

    作为朋友应该帮她一下,上官梁心从书店购买一套考取公务员的书籍。

    让孙霞抽空学习,等明年六七月份参加浦东区的公务员录取考试。

    孙霞一直向往到国家行政机关上班,工资、福利虽说没金融机构高。

    但准点准时上下班,再说也没什么大的压力。

    因担忧考不上,迟迟未参加报名考试。

    这次上官梁心打包票说什么报名、选岗位等都由她来负责,在心儿的怂恿下,孙霞动心了。

    良言知道上官梁心是某部门助理,再加上她最擅长考试。

    他清楚这是上官梁心在变相得帮自己的忙,惧怕考试的媳妇可以说是遇到了个好老师。。

    如今有了上官梁心,算是万事俱备了,连东风都不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