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故土欢歌 > 七、往事如风 ?不堪回首(四)
    求收藏、求推荐。

    浦东区“盛世之家”高档别墅区内,一幢幢具有唐代风格的精致别墅,错落有致得散落在苍翠树木的掩映之下,置身其中,远离都市的尘嚣,宁静幽远令人神往。

    这套建筑面积达500平米的高档别墅是荣燚的房产,为了让爷爷和爸妈居住得比较宽敞。

    他特地在老大哥向进明的房地产,购买一套专门打造并适宜老中青三代同居一室的别墅。

    荣燚为人低调谦卑,家里老人也都过得比较勤俭,为了不惹一直对他爱答不理的老爸荣繁生气,在去年装修别墅时,他特地按照老爸老妈的品味装潢的。

    整个别墅装潢的文雅精巧不乏舒适,门廊门厅向北舒展,四层楼的客厅、卧室都设置大落地窗,光线充足。

    每层楼都恰如其分得在不同位置“见缝插绿”,绿色植物或盛开的花卉随处可见,但又不显得杂乱,恰到好处。

    一楼是一个大客厅、餐厅、卫生间,小客房和储物室,爷爷和爸爸妈妈分别住在二楼的两间朝阳大卧室里,阴面的两间房,一间是大客房,一间是会客室。

    荣燚住在三楼,整层三楼都是荣燚的领地,四楼是健身房、书房等,五楼是个大露台。

    上面种植绿植,被多年从事景观种植的容燚亲自设计,亲自动手打造的,非常巧妙,如同一个绿色世界。

    地下室一半是储物室,一半是车库,足够停放四辆车的大车库,车库里洗车等功能齐全。

    一楼客厅里,容燚的爷爷荣茂拄着一根拐杖,来回在房间踱着步,老人脸色明显不悦。

    荣茂一米七八的个头,身材瘦削,腰背佝偻但精神矍铄,干瘪的脸上长了不少老年班。

    长子荣繁,也就是荣燚的老爸此刻坐在沙发上,目光紧张的追随着父亲在移动,他生怕老人气坏了身子。

    容燚的妈妈古雨是一位风姿绰约的中年妇女,体态微胖,慈眉善目。

    她端着一杯茶,小心翼翼放在茶几上,对着余气未消的老公公,劝说道“爸,别气坏了身子骨,刚才荣燚不是来电话了嘛,给露露在北京买房的钱,全都由他一人承担。”

    “这是该让荣燚出钱的事嘛?按理说这次给露露在北京买房,老二荣葱和汪菡就应该出大头。”荣茂气呼呼用拐杖捣了下地板砖,来发泄内心的怒火。

    不过听到大孙子荣燚的名字,老人心中的怒火顿时消了一半,他余怒未消得坐回沙发上,把拐杖斜靠在沙发边上,长吁短叹。

    古雨见公公面色柔和许多,她恭敬得把茶端起来递给荣茂。

    可能说的话比较多,口有点渴了,荣茂接过大儿媳端来的温热适宜的茶水,咕咚咕咚喝完。

    荣茂从儿子荣繁手上接过递给他的餐巾纸,擦擦嘴巴,干瘪的嘴巴又开始数落起来。

    “荣繁,你说说,当年你们回到上海来,为了帮衬你们兄妹四个,我把大西北的老宅卖了,把和你妈多年的积蓄取出来,给你们兄妹五人分了五份,荣葱为了娶汪菡买婚房,把给你小弟荣昌的那份子钱借用了,说是日子过好了再还给荣昌,可这么多年来,他啥时候还过呀?”

    “荣繁呀,对你的小弟弟,我这当爸爸的心里愧疚呀,当年咱们拍屁股走人了,大西北就留下他一个人坚守呀。前天晚上和那些老朋友聚会,要不是荣昌还留在宁西市坚守边关,我这老脸真不好意思参加哟。”

    荣茂退休前是大西北某大学的校长,养育五个孩子,四个孩子在上世纪90年代回归故土,仅留下他最心疼、也最亏欠的小儿子荣昌一人在大西北宁西市。

    “那些老朋友自豪得说,我们这一代人在大西北是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哟。可是侬瞧瞧,阿拉四个孩子都回上海了,就剩下一个儿子留在大西北。”

    “阿拉知道,荣昌虽然没得说啥,他还是对我有怨气的了,他结婚,阿拉莫的钱给他,工资全部帮衬你们四个人,我这个小孙女露露出生,阿拉还是没得钱,帮衬你小妹荣郁做生意。”

    “哦,现在露露在北京上大学了,我们是不是该帮衬下你小弟了?你说说,荣葱和汪菡这两个小赤佬,算盘打得啪啪响,说什么当初借用的荣昌的2万元,现在给露露买房子加上利息才3万元,有他这样算账的吗?!2万块在他们手上过了30年了,多少个2万块被他们挣回来了?!”

    望着老爷子又急火攻心得咳嗽起来,荣繁伸手拍着老人的后背,安慰道“老爷子,你不操心了,这件事我来处理吧。”

    荣茂的小儿子依旧坚守边疆的荣昌,他的女儿荣露露今年以大西北理科状元的成绩考上了北京某医学院。

    当年荣茂与上面的四个孩子回上海市,无房,为了帮衬儿子们,老人把大西北的房子出售后,又加上老俩口都是离休干部,工资高,多年的积蓄全部分给上面的孩子,帮着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

    对于远在大西北的小儿子荣昌,是一分钱的忙也没帮,全靠他自己孤身一人在外面打拼。

    多年来,荣茂老人觉得愧疚小儿子,一直想着弥补小儿子,借着孙女荣露露今年考上大学的机会,打算自己出资、上面几个孩子垫资给荣露露在医学院附近买套小公寓。

    荣茂早就打听过,给露露在医学院附近买套50平米的小公寓,也得要200多万元,加上装修家居及房屋用品,也得250万元左右,是一笔不小开支。

    荣繁听从老爷子荣茂的安排,向荣茂保证在荣露露上大一之时,一定把公寓的钥匙交付给她,按照大学新生开学的时间,还有一个多月的期限,看来要抓紧时间了。

    翌日,荣繁召集弟弟荣葱、大妹荣茵、小妹荣郁到他家来召开个家庭会议。

    会议主题当然就是给最小的侄女荣露露在北京买套小公寓,方便小丫头在医学院五年的学校生活。

    大妹荣茵在浦东区政府办公室担任会计,即将退休了,她早早来到了荣燚的别墅,站在一盆盛开的绿钻前欣赏着墨黑的叶片。

    对着站在她身旁的荣繁低语道“大哥,我支持老爷子的做法,你说,咱们兄弟姐妹五个人,谁最辛苦呀?不就是小弟荣昌吗?当初咱们离开宁西市回到上海,那日子过得,哎,现在都不能回想,要不是老爷子把房子卖了帮衬咱们,咱们能过上现在这好日子吗?我这次出20万,我的意思,老爷子就不要出钱了。”

    荣繁望着身边宽容体贴的大妹妹,这个比他小3岁的大妹,内心还是很感动的。

    荣繁拿着喷水壶喷洒和一盆君子兰的叶片,“我跟你想得一样,容燚早就告诉老爷子了,露露的房款他一人承担,但是老爷子就是较这个劲,容燚说了,你们象征着出点钱意思一下算了,剩下的他一人承担。”

    荣郁看着哥哥提起容燚,脸上的自豪溢于言表,揶揄道“咋,现在知道容燚是个好孩子了呀?不是我数落你,你有时候还不如咱家老爷子开明呢?当初容燚过失伤人,那不是他故意的,这孩子本质好着哩,瞧你,我可听老爷子唠叨了,到现在你还对他爱答不理的。”

    荣繁嘴角一咧,不好意思道“我不搭理他,还不是逼着他赶紧成家,他都32岁了,到现在还没个正形。”

    兄妹俩说话间,就听到别墅入门玄关处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老爷子,我来了。”

    别墅进门的玄关处,站着一位大概三十年纪的女子,尖尖的脸蛋,眉目甚美,看起来有点疲惫。

    但是两眼却非常有神采,岁月的风霜在脸上刻下的沟壑却掩饰不住她曾经的美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