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故土欢歌 > 序
    江北市是华北地区一线城市之一,地处中国东中西三大经济带的结合部,是一座具有千年建城历史的古都。

    濒临江河,三面环山,是华北地区一个科教、文化、工业和金融商业中心、综合交通枢纽。

    江北市飞机场,喧闹的候机大厅内,接人送客的,人来人往、人头攒动、人声噪杂,一片喧闹而忙碌的景象。

    大厅内封闭的贵宾室却一别洞天,静谧的等候室里,舒适高大的皮椅错落有致得摆放着,立在墙角的空调散发适宜的温度。

    悬挂在屋顶四个角落的音响设备流淌出动人的旋律,轻轻低吟,让人有种割舍不已的情愫。

    屋内中央摆放着几盆高大的绿叶花卉,恰到好处得将空间分隔成互不干扰的地带。

    一棵高大绿巨人盆景后,长条沙发上坐着一家三口,依依惜别。

    高雅靓丽的母亲坐在背着卡通双肩旅行包、垂头丧气耷拉脑袋的女孩子左侧,不时在女孩耳边低声交待着什么。

    英俊儒雅的父亲侧身爱怜得注视着胖嘟嘟的女儿,左手轻轻抚摸着女儿的后脑勺,无限怜惜。

    上官梁心蔫头耷脑得坐在沙发上,乖巧得听从妈妈的教诲,她即将远离中国,到美国就读国内未完的大学学业。

    15岁的上官梁心个头不高,不到一米六的身材胖乎乎的,粗短身材上随意套着一身男士牛仔短装,给人假小子的错觉。

    双手插在牛仔上衣的口袋里,下穿一条同色牛仔中裤,肉乎乎的双腿交叠着平放在地板上,脚脖子处跟藕节般肉呼呼的。

    上官梁心空洞的双眼,直勾勾得盯着脚上的卡通凉鞋,这双粉红色卡通凉鞋,还是两个月前刚入夏时他给买的。

    记得当时他刚从外面收完帐回来,兴冲冲地带着她,到商场花了一笔不菲资金为她购置了一套服饰,给他自己跟舍友加铁哥们良言分别添了一身高档服装。

    巴掌长的短发软趴趴得贴在头上没有一点生机,苹果般圆乎乎的小脸毫无神采。

    乍看上官梁心长相还算清秀,再仔细看很是耐看,远山眉、凤眼、翘鼻、小嘴、小巧的耳朵,五官分开非常好看。

    也可能是因为胖的原因,漂亮的五官凑在一起实在是太普通了,平凡如邻家小妹,不,从她中性化的穿着来看,更像一个胖乎乎、肉嘟嘟的邻家“小弟”。

    不过,再看看她身边父母的外貌,可以断定将来的她,肯定是个美女。

    性情温和的父亲梁森宠爱得摸着女儿的头顶,看得出来女儿今天的精神好些了。

    俏丽的上官紫嫣满眼担忧得在女儿耳边低语着,从女儿的神色,看得出来她依然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中。

    虽然至今未说出何种原因,让她义无反顾离开中国,但上官紫嫣猜得出来与感情有关。

    就在上官梁心登机、就座、系上安全带的那一刻,远在江海大学忙碌的经济系研究生荣燚,正帮着导师清扫沉寂近一个半月的办公室。

    不知为什么,这段时间荣燚总有种若有所失、惶惶不可终日的不安感觉,干什么事都觉得不对劲,总觉得不踏实,虽说坠入情网的他在学业、事业上一帆风顺。

    上官梁心乘坐的客机离开地面呼啸着飞往无际的天空,心儿眼角的泪水喷涌而落,她难过得闭上了双眼。

    颗颗眼泪滴落在胸襟上,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纵有千钟风情,更与何人倾诉?断了线的泪珠打湿了她的衣衫,更使内心湿漉漉如决堤的江河。

    同一时间,站在椅子上,仰头仔细擦拭日光灯的荣燚,突然被灯罩上飘落下来的灰眯了眼,闭眼时手背擦着眼睛,心脏如被针刺般疼了一下。

    在慌乱中不小心拽了下灯罩,只听稀里哗啦、啪的声音接踵而至,日光灯提前结束了它的服务期限。

    荣燚赶紧跳下去收拾摔碎的灯管,不小心扎破了指腹,血汩汩从手上滴落。

    荣燚望着办公室凌乱的摆设,气急败坏得蹲在地上,任凭鲜血直流,看着嫣红的血嘀嗒嘀嗒落在地板上。

    荣燚深思恍惚,这都是心儿这小家伙惹得祸,都开学三天了,小家伙竟音信全无,似乎从这个世界销声匿迹。

    又好似未在自己的生活里留下任何痕迹,正如人生中,做了一个不起眼的梦……

    恨君不是江楼月,南北东西。

    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是江楼月,暂满还亏。

    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

    飞机在江北上空盘旋,上官梁心满含眼泪深情望着脚下的中国大地。

    她心里默默告别,别了,江北市;别了,江海大学;别了,荣燚;别了,我……深爱的男人。

    但愿重逢时,我能笑着坦然相对你挽着爱人朝我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