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我的婆婆特别刚 > 036.是非精
    他说的很多话确实是实话,就因为太过真实,所以靳棠真的很!不!想!听!

    一天靳棠正在切菜,马添海在一旁帮忙洗菜,他又嘴贱的叨叨道“姐,你说姐夫该不会在外面有人了吧?”

    靳棠一刀剁在砧板上,目露凶光的望向他“马添海,你是不是喜欢秦默?”

    马添海哆嗦一下,听她这么说连忙反驳道“我怎么可能喜欢秦默,我又不像你喜欢网恋。”

    靳棠挑眉“你不喜欢他啊,难怪老是说他坏话。”

    “我我我我,不是说他坏话,我不是担心你么。”

    靳棠眯着眸子冷冷的睨着他“多谢关心,下次再敢在我面前挑拨是非,我把你剁了炖汤。”

    马添海摇了摇头叹气道“你看看你这幅泼妇叉腰的样子,姐夫知道你真实的性格是这样子吗?你平时在他面前说话温温柔柔的,我看他肯定不了解你,他要是知道你这样子,他还喜欢你吗?”

    靳棠的锃亮的菜刀举了起来,马添海立马拔腿就跑,见林欣妙靠在自己的卧室往外伸头看热闹,推着她进了卧室就锁了门。

    马添海趴在门上听了听外面的动静,随后朝着林欣妙笑道“我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哪舍得真的砍我。”

    林欣妙无语的望着他“马添海,你怎么这么欠揍啊?你是不是想把你姐这事给搅和黄了,你才开心?”

    马添海一脸冤枉的说道“林姐姐,你说什么呢,我姐没什么心眼,我这不是关心她么。我是真的怕她上当受骗,到时候伤心难过啊。”

    林欣妙眼神有些诡异,然后带着些许兴奋的小声问道“你不会有恋姐情节吧?”

    马添海愣了几秒,随后连连否认道“你说什么呢,我又不是变态!”

    “哦,不是啊我就随口这么一说,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我哪里紧张了,”马添海解释道,“我从小虽然和我姐打到大,我也总是欺负我姐,但我决不能容忍别人欺负她,否则我多没面子。”

    “哼,行,我信了。”

    信了你的邪。

    马添海嗤笑“我说的是真的,我坦坦荡荡,你,你爱信不信。”

    中午吃饭的时候,马添海又十分狗腿的拍马屁道“姐,你做饭真的是越来越好吃了,多亏了我天天来吃饭,否则你的厨艺怎么可能进步这么快。你以前做得那叫饭么,那简直是黑暗料理,连猪食都不如。”

    靳棠冷眼扫向马添海,马添海觍着脸嘿嘿的笑了笑。

    林欣妙笑道“是啊,靳棠你做饭越来越好吃了,你是不是经常和赵阿姨取经啊?”

    靳棠应道“嗯,这段时间确实有问过阿姨,毕竟她做饭这么好吃呢。”

    林欣妙瞄了眼马添海,坏笑着说道“虽然赵阿姨厨艺精湛,但以你现在厨艺精进的速度,以后给秦总做饭,保证他不会挑剔。”

    果然,马添海的脸立刻黑了下来,嘟囔着“他不是有钱嘛,请保姆就好了,干嘛要我姐给他做厨子。”

    靳棠翻了个白眼“那我现在为什么要给你做厨子。”

    “我能一样吗?我是你弟啊,我们多亲啊,他秦默能比得上我俩的关系嘛。”马添海说完,见靳棠和林欣妙都盯着自己,又讪讪的改口道,“我是说我俩在一起的时间比你和姐夫在一起的时间长,按时间和血缘算,我们亲密些。”

    林欣妙一挑眉,这孩子,真的是个孩子,就像是自己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和玩伴,被人突然抢走了一般,十分不开心且十分介意。

    靳棠吃完饭,就指挥马添海去洗碗,然后自己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玩了会游戏。

    马添海忙完,就屁颠屁颠的来到靳棠身边,直接枕着她的腿,拿出手机开始看剧。

    靳棠不满的推了推他沉重的头,抱怨道“马添海,到沙发那头睡去。”

    “不要。”

    马添海就是一个撒娇的孩子,死不挪地,继续看他的动漫,靳棠只得由着他。

    林欣妙下午和麻友们约好去摸麻将,靳棠对于她的爱好十分无语。

    林欣妙总是说要健身,却根本没去过几次,打麻将倒是勤得很。

    麻友们还都是些叔叔阿姨老太太,范围十分广,总感觉她已经提前步入了老年生活。

    靳棠玩了会游戏,感觉眼皮越来越重,然后开始打起盹来。

    马添海见状,便坐起身,让她躺着休息会,又去寻了条毛毯给她盖上了。

    靳棠睡觉比较浅,马添海动作很轻。

    靳棠约莫睡了几小时,反正睡得不踏实,醒了的时候差点以为家里遭贼了。

    只见满地的饮料瓶和垃圾袋,案几上还放着一堆堆的零食,有的打开只吃了几口,有的打开一口未动。

    而罪魁祸首像只猫一样,整个人窝在一旁的一人沙发上,就这样缩着身子睡着了。

    靳棠压制着怒火,把身上的毛毯盖在那只缩成猫的马添海身上,开始收拾地上的垃圾。

    她忽然发现,地上有好多根冰棒棍还有冰棒的包装纸。

    她震惊的望向马添海,这才四月底啊,天气还冷着,这小子居然吃这么多冰棒,怕是想死吧!

    靳棠一掌拍醒马添海,马添海哼唧了声,然后那双大眼睛带着委屈的望向对方,问道“姐,你干嘛啊?和姐夫分手啦,手劲这么大。”

    靳棠冷冷的扫了眼马添海,问道“你这一下午吃了多少支冰棒?”

    马添海裹了裹毯子,眯着眼睛说“我不知道啊,我去超市卖了十几二十支吧,都放冰箱了,应该还剩好几支,你想吃就去拿呗。”

    靳棠轻拍了把马添海的头,骂道“你有病啊,现在是什么天气,还没到夏天呢,你这样吃不怕吃坏身体啊。”

    “哎呀,我皮实着呢。你别叨叨了,我要睡觉。”马添海说着又缩回了沙发。

    “你”靳棠叹了口气,就知道想让马添海不作妖,那是不可能的。

    客厅不一会就被收拾干净了,靳棠看了眼时间,准备开始做晚饭。

    林欣妙一般打牌都是不回来吃饭的,有的时候甚至通宵,所以靳棠准备随便做两个菜,应付下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