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为妇不仁 > 044章 拉拢还是除掉
    “奶奶何出此言?”如诗吓了一跳,眼圈马上就红了,“可是如诗侍候的不好?还是奶奶怕奴婢把今儿发生的事传出去?奶奶放心!如诗便是死了,也绝对不会背弃奶奶!否则天打雷……”

    “快些住口!”谢芙雅伸手用帕子掩了如诗的口,不让她把那恶毒的誓言说出口。“我只是怕今天的事牵累了你。你嫁得远了,将来京中的纷纷扰扰便也连累不到你。”

    “奶奶……”如诗落下泪来,“如诗不走,如诗要陪着您。至少……至少要陪到您离开蔡家为止!”

    好个丫头!原来不过是嘴笨心善,却不是不灵光的!有些人和事,如诗都看在眼里、计较在心中,真遇到大事反是最稳得住的那个!

    主仆二人红着眼睛说了几句知心的话,马车就到了驸马府。

    谢芙雅一下马车,就去搀扶娘亲安阳公主。

    “芙雅。”安阳公主抓住谢芙雅一只玉手,眸光微凛地看着小女儿,“稍后你要一五一十地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谢芙雅感觉到自己被娘亲握住的那只手传来隐痛,但她面色不变地微笑道“好的,娘亲。”

    “王爷,那小谢氏非等闲妇人,心机深沉、胆大心细,留着必有后患!必除之啊!”

    “王爷,卑职以为小谢氏言词间颇有投诚之意,不如再行试探一番。若她真的能归王爷所用,不失为在太子处设的眼线啊。”

    “王爷,自古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妇人多因爱恨情痴而左右意志,不可重用!钟安寺里小谢氏那番话对太子也是颇有维护,不足为信!”

    “王爷,前有小谢氏入王府替蔡家人求差事、后有钟安寺真诚坦言,卑职以为她说那番话时神情认真、不似作假!”

    “张山,你为何总是偏袒小谢氏?她可是安阳公主之女、太子亲甥!而她的哥哥谢倬还有可能是会阻碍王爷大业的五鬼星!”青衣文士吹胡子瞪眼。

    张山温文一笑,摸了一下下颌蓄长的胡子,斜睇着对方道“陈伍先生莫恼,正因小谢氏之兄谢倬可能是五鬼星,若小谢氏能成为王爷的人才是最好啊。”

    从钟安寺回到王府,梁王便召来几个信重的门客谋士及两个嫡子到书房谋划大事。

    按着最初计划——梁王压下了遇刺一事未宣,待过两日他带伤去朝堂上向宣文帝奏报行宫修葺进度时,与几位大臣演场戏揭露太子派人行刺于他的阴谋!但今天谢芙雅突然跳出来说“那刺客言行破绽太多、怕是受人指使诬陷太子舅舅”,惊呆了梁王等人!

    钟安寺禅房内,谢芙雅将自己看到刺客后听其言、观其行,又心生疑虑欲伤之助捕,却反被突然出现的人以利刃威胁击昏的经过讲述一遍。当然,她隐去了当时的真正所想,而是将自己说成欲保护两位舅舅、的孝顺外甥女!把想杀了那个刺客灭口说成欲刺伤他帮助王府侍卫将其抓获!

    梁王等人对谢芙雅那些话自然是不全信的,但有她在其中这么一搅合,之后如何行事怕是要有变化。

    在议事时,与梁王去钟安寺的两位门客发生了激辩,张山认为可借机试探和拉拢谢芙雅,并且利用她监视谢倬和在太子那边探听消息;陈伍则主张除掉谢芙雅,认为这个小妇人奸许狡猾会坏了梁王夺嫡大事!

    两位得力的谋士各持己见地争执起来,梁王坐在首位沉吟不语,倒是世子赵佑有点按捺不住。

    “父王,区区一个小女子何需如此费心的去揣摩!”赵佑道,“干脆除之算了!”

    站在一旁的赵熙手指一紧,抬眼看向梁王。

    梁王皱眉叹道“今日之事确是本王思虑不周、给人落了把柄。没想到谢芙雅比其母、其姐要聪明许多。”

    将安阳公主母女三人请入钟安寺的决定是梁王下的,可他错估了谢芙雅这个“异类”!事情发展至这一步便有种挖坑把自己坑了的尴尬。

    梁王抬起眼帘朝左侧看去,“子誉,你觉得呢?”

    书房内其他人的视线都投向了赵熙身旁身着金绣玄衣的鲁国公世子程淞。

    程世子代表着鲁国公,他的意见自然多少也代表着鲁国公的意思,众人对他即将发表的看法很是重视。

    程淞正百无聊赖、心生不耐,听梁王问到自己,眉尾挑了挑、立在原地拱手淡声地道“子誉以为,安阳公主、谢氏姐妹是一体,单除掉一个谢芙雅并不能将今日之事的偏差挽回。如今安阳公主一行已经回到驸马府,其长女、定安侯府的大奶奶也跟了回去。若想我们的计划如旧施行、不出纰露,怕是要灭了谢驸马府所有人才行。”

    除了梁王外,其他人皆骇然!这鲁国公世子可真是个狠角色,开口便是要灭安阳公主满门!

    “程子誉!你……你这是什么主意!”赵熙气得跳出来指着程淞恼道,“杀了安阳姑母一家,岂不是将事闹大,圣上那里……”

    “赵熙!”梁王沉声喝止四儿子的怒斥,“听子誉说完!”

    “父王!”赵熙焦灼地看向梁王,但在梁王的逼视下不得不退至一旁怒瞪程淞。

    程淞一点儿也不在意赵熙对他的斥责,只是微微一笑,“四爷说得对,这时动了安阳公主一家反而是惹烦。拉拢谢芙雅或是定安侯府、成义伯府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那我们这时在此讨论如何处置一个女人又是何必?不如商议着如何行下一步棋的好,其他且从长计议亦不迟。”

    这些京中高门养的门客、谋士就是多思多虑,屁大点儿的事也要辩一辩、争一争,方能在主公面前显出他们的足智多谋一般!这一辩一争,反而将正经的、重要的事儿给撇到一边了!

    “子誉年纪还小,所思所想自是不如诸位先生周到细密。如有不对,还请勿怪。”程淞朝陈、张两位先生的方向拱拱手。

    张山、陈伍二人脸皮皆微微泛红,轻咳后也拱手还礼。

    梁王勾起嘴角点了点头,“子誉说得对,先将安阳公主母女三人暂放一旁,诸位说说接下来要做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