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为妇不仁 > 039章 刺客(2)
    安阳公主的手拢在袖同,十指紧紧扣在一起。此时她担心的是在外面“处理”刺客的小女儿!

    王府侍卫仔细搜寻过禅房后退出去,朝统领微微摇头,其中一人附在统领耳边说了什么。

    那统领再次向安阳公主拱手道“公主,请问府上小姑奶奶去了哪里?刺客还在寺中,怕是不安全。”

    躺在榻上的谢芙晴身子一僵,紧张得腹部隐隐作痛。

    “芙雅去灵泉替她姐姐取泉水去了。”安阳公主冷冷地道,“已是闲人勿进,刺客都能混到寺庙里来行刺,可见你们梁王府侍卫之无能!竟然还未能在刺客行刺时当场将其捉住,以致危及寺内女眷!四皇兄养你们这帮酒囊饭袋何用!若是我家芙雅有半点儿事情,本宫定要告到父皇那里去,将尔等都充去边关军中!”

    安阳公主一番怒斥令梁王府侍卫统领面上无光、隐隐冒火,但面前是一朝嫡公主、太子亲妹,他再有不甘也不敢反击半句,只能低头认骂!

    侍卫统领留下十名王府侍卫守在禅房外,美其名曰“保护公主与定安侯府大奶奶”!然后他带着剩下的人与其他搜寻刺客的侍卫汇合。

    安阳公主命婢女枫红关上门,高冷之色从脸上褪去,变成了担忧神情。

    “娘亲,妹妹她还在外面!”谢芙晴推开侯府婆子压着自己的手撑起身子,焦急地道,“万一芙雅和那……”

    “大奶奶,您要注意自己的身子啊!蔡二奶奶一看就是个聪慧的,定不会有事的!”侯府的婆子打断谢芙晴的话,又将人按回榻上,“况且王府的侍卫这么多,刺客肯定找殿房躲起来,哪能在外面明晃晃的跑?您就放心吧!”

    虽说罗三太太派来这婆子是个聒噪的,但好在能安抚住谢芙晴。

    安阳公主此时也只能祈望小女儿真的聪慧,不要被梁王的人抓住现形或把柄!否则……拢在袖中的手指再度扣紧,安阳公主眯了眯眼。

    谢芙雅命如诗将姐姐谢芙晴送至娘亲安阳公主所在的禅房,她自己便朝灵泉所在的后山门疾步而去。

    上一世谢芙晴也送帖邀请过妹妹谢芙雅一起来钟安寺上香,但那时的谢芙雅因蔡诚山对自己冷淡、不理不睬而伤情、恼火,不想被娘亲和姐姐看到自己那副不堪的样子,便拒了同行。

    后来某日听说梁王在城外遇刺、女眷受惊!刺客被抓住后酷刑之下招供出是受太子所使,梁王朝堂上报此事引得龙颜大怒!太子虽极力辩驳喊冤,宣文帝却是不信,首次提出了废太子之意!

    不知上一世的行刺与这一次可是同一次?谢芙雅恨自己上一世太注重自己的小情小爱,而忽略了内宅之外的人与事!

    脑中回想着上一世关于刺客行刺梁王的事,脚下却是不停。谢芙雅很快就到了灵泉泉眼处。

    与谢芙晴相遇的殿房离泉眼并不远,谢芙雅赶过来时看到采桑嬷嬷扶着一个瘦高的黑衣人往靠近寺庙北墙的一排殿房走。

    “嬷嬷!”谢芙雅喊了一声。

    泉眼旁的玉儿和扶人的采桑嬷嬷都被吓了一跳,黑衣人更是警觉地抽出手中握着的剑!

    “小姑奶奶!”玉儿看清来人后欣喜地唤了一声。

    谢芙雅上前几步,打量着握剑横在身前的黑衣人,他身材偏瘦、个子中等、脸上蒙着黑巾,一双内陷的鹰目闪着寒光。

    “小姑奶奶,您怎么来了?快回禅房陪着公主和大姑奶奶,奴婢处理这边的事!”采桑绕过黑衣人快步来到谢芙雅面前,低声道,“小姑奶奶,这里太危险了,梁王府的侍卫很快就会搜过来的。”

    谢芙雅盯着采桑嬷嬷认真地打量了一会儿,也低声道“即使嬷嬷知道梁王府的侍卫就搜过来了,为何还要帮这个刺客?就因他说自己是太子舅舅派来的?”

    采桑嬷嬷一怔,回头看了一眼黑衣人再转回头,“这……奴婢是怕……”

    “嬷嬷打算把他藏到哪里去?”谢芙雅问。

    采桑嬷嬷转身指了指已经被推开大敞的后山门,“奴婢将人藏起来,若是梁王府的侍卫过来,奴婢和玉儿便说看到人从后山门跑走了。先将侍卫骗走一段时间,再让人从后山门从另一条路下山。”

    王府的侍卫那么好骗吗?未必!

    到时若是搜出这个刺客,别说被指是主使者的太子舅舅,就是她们安阳公主这一脉窝藏刺客也是要降罪的!

    姐姐谢芙晴想不到,连采桑嬷嬷这位在宫中二十多年的老宫人也想不到吗?这个时候保护自己主子才是首选吧!

    谢芙雅压下对采桑嬷嬷这次的不快,朝那黑衣人走进两步。

    黑衣人已经收了剑,但对谢芙雅的警惕眸光依旧未减。

    “你真的是太子舅舅派来刺杀梁王的?”谢芙雅盯着黑衣人问。

    “正是。”黑衣人可能是通过采桑与玉儿对她称呼,猜出谢芙雅的身份,“原来是谢驸马府上的小姑奶奶。”

    谢芙雅视线下移,看到这黑衣人肋下与左腿都有被利刃划开的伤口,血水染湿了周边的黑衣,地上还有滴落下来的血迹。

    突然寺前又传来嘈杂声响,想是梁王府的侍卫入寺开始搜人了!

    “小姑奶奶?”采桑嬷嬷焦急地提醒,“耽搁不得了!”

    谢芙雅眼珠一转,沉声道“那便让他藏在寺中的罗汉堂吧!”

    钟安寺的罗汉堂于两年前修建而成,殿内供奉五百罗汉,就在后山墙这一排殿房之列。来寺中求子的妇人除了去拜观音菩萨外,也会专门去趟罗汉堂摸摸诸位尊者、贤者的脚祈福,希望佛前罗汉震慑妖魔鬼怪、驱邪除祟,保佑女子平安孕育、诞下子嗣。

    采桑嬷嬷再度扶住黑衣人朝罗汉堂走去,谢芙雅留下玉儿在此守望,自己则跟在后面。

    推开罗汉堂的殿门,黑衣人和采桑迈过高门坎入内。后面的谢芙雅从袖中缓缓抽出一柄黑鞘小刀……

    “果然是个藏身的好地方!”采桑嬷嬷扫视两旁高台上俯视殿内的罗汉泥塑感叹地道。

    谢芙雅一只手背在身后,上前拍了拍正打量五百罗汉泥塑的黑衣人,“喂!”

    黑衣人皱眉侧转半身……

    谢芙雅扬起藏在身后的手朝着黑衣人的颈项狠狠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