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为妇不仁 > 037章 再议程郎
    “公主殿下,王爷与王妃在寺中得知您也来上香,特命小的下来迎您入寺。”从钟安寺跑下来的青衣短褐小子拱手大声道。

    原来是寺中的梁王得知妹妹也来上香,派人过来相请。

    谢芙晴与谢芙雅姐妹都看向安阳公主所乘的车架,她们深知母亲对梁王的忌惮。

    静默两息,安阳公主的声音从车架内响起,“原来是四皇兄与皇嫂在寺中啊,既是一家人、自无需避忌了。”

    公主发话了,车下的随从们赶紧动起来。垫踏凳、、掀车帘、扶主子下马车。

    “娘亲。”谢芙晴上前给安阳公主行了一礼。

    安阳公主的视线在长女的身上打量了一番,见谢芙晴脸色与神情皆不错方点点头。

    “既你们梁王舅舅允了,我们便上去吧。”安阳公主淡声地道,“好好求菩萨保佑你们姐妹两个都早生麟儿。”

    “娘亲!”谢芙雅无奈地低呼。

    一旁谢芙晴见妹妹娇羞不依的样子掩嘴轻笑,“妹妹不必羞,你已成亲半年有余,是该求的。”

    谢芙雅不想解释,只是笑了笑上前扶住姐姐另一只手臂。

    安阳公主母女三人带着几个仆婢进了钟安寺,其他随从与侍卫皆山门下候着。

    一名年长的知客僧带着两个小沙弥立在寺门内相迎,见安阳公主一行入寺,双手合什道声“阿弥陀佛”。

    安阳公主母女三人双手合什还礼。

    “请问师父,梁王府的女眷现在何处?”安阳公主还礼后问道。

    “回施主,梁王府的女眷上过香后便移步至后禅房稍做歇息去了。梁王殿下与世子在普贤殿听八运师父讲经。”知客僧答道。

    八运师父原是九华龙国寺大和尚,后云游至钟安寺挂单讲经。因其精研佛法,常能语解玄机困惑,京中很多贵人、读书人都愿来向其请教。

    在知客僧的引领下,安阳公主母女三人先是上香拜佛,谢芙晴还抽中了一根中吉签。

    各殿燃香礼拜后,又由知客僧引领着去了后面供香客暂作休憩的禅房。

    梁王妃早得了安阳公主带着两个女儿来上香的消息,便一直在禅房里候着,有人禀告说安阳公主到了,连忙起身去迎。

    因前几日谢芙雅去过梁王府,所以两府女眷见面倒显得有些亲近。

    这次与梁王妃一同来上香的有世子赵佑的正妃王氏、贵妾卢氏和敏仪郡主赵青惠。

    赵青惠与谢芙雅更亲近些,小辈间互行过礼之后,她便拉着谢芙雅去旁边说悄悄话。

    梁王妃看着亲亲热热的小姐妹躲去一边,笑着对安阳公主道“也不常见你出来走动,便是宫里你都不怎么去,今儿在这儿碰到你,真是佛缘了。”

    安阳公主对李氏这位皇嫂印象还不错,况且不管有多大的猜忌,面子上也要装得和气。

    “倒是定时进宫给皇后娘娘、太后娘娘请安的,恐是与皇嫂错过了。”安阳公主道,“自打芙雅出嫁后,我也打不起什么精神,能推的宴请帖子便都推了。”

    梁王妃掩口咯咯笑道“你可不能惫懒,毕竟倬哥儿还没说媳妇呢。该去的宴请还是要去的,挑个合适的儿媳。”

    安阳公主也笑了,与梁王妃说起自己那不省心的儿子谢倬来。

    谢芙晴陪笑了一会儿,便起身说想去看看寺中的灵泉泉眼。安阳公主不放心,就命采桑跟随在侧。

    “昨天随母亲去益阳姑母处赴宴,荟兰表姐又欺负人了。”赵青惠小声与谢芙雅道,“事后我方知她欺负的那家小姐是曲州知府府上的姑娘,鲁国公府的老太太正打算将这位知府千金说给程世子。”

    赵青惠心仪程淞,自然对与其有关的事极为上心。谢芙雅却是不怎么关心,上次帮着哥哥谢倬赢了那个短命鬼后,他倒是真的不再在谢倬面前出现了。

    “荟兰表姐说一个知府的女儿岂能配得上鲁国公府的世子,程老太太也是糊涂了,要给自己金贵的孙子选这样的媳妇。”赵青惠学着福兰县主的语气道。

    “人家程家想给程世子说什么样的女子自有人家的打算,想来就是不想给程世子娶高门贵女,才相看门第普通人家的姑娘吧。”谢芙雅淡声地道。她这样说既是猜测,也是希望能让赵青惠对程淞不要抱太大的期望。

    果然,赵青惠听了谢芙雅的话后露出黯然之然,“我与姐姐你的想法差不多,觉着程家就是想娶个门第低的世子夫人。可是那样一个门第不高的妻子怕是对他未来无所助益。”

    他还有什么未来?年底他就在西关一命呜呼了!谢芙雅暗想。

    “荟兰表姐还说,就算家里长辈想给程世子说个门第低的妻子,但程世子本人也不见得同意。”赵青惠描述着昨日在李府宴上福兰县主发威情景,“当时在坐的几位公侯伯府的姑娘也附和了。”

    谢芙雅轻嗤一声,“一群未说亲的姑娘大肆议论外男的亲事、还挑剔人家长辈的眼光与决定,这样好吗?青惠,你可千万别学福兰县主那个作派,免得当面被人赞、背后被人说嘴。”

    赵青惠红了脸连连摆手,“我哪会那样。只是……”

    谢芙雅抬眼看着敏仪郡主红润的脸,拍了拍她的手,“婚姻大事、父母作主,你不要自己胡思乱想太多。”

    赵青惠叹了口气,圆圆的脸上露出失落的神情。

    安阳公主与梁王妃聊了一会儿,便说要去寺中安排的其他禅房休憩,梁王妃与儿媳起身相送。

    梁王府的女眷与安阳公主母女三人皆打算在钟安寺用过午间斋饭后再离开,所以让知客僧给安排了两间禅房。

    待安阳公主进了禅房,没见到有孕的谢芙晴,便皱眉道“一个泉眼有什么好看的,芙晴竟看了这许久?”

    “娘亲不必着急,我去寻姐姐。”谢芙雅说完便转身出了禅房。

    钟安寺后门临山,有一个四季不枯、不冻的泉眼。寺中僧人用石板将泉眼围住、挖了条小渠引入后山。因泉眼在寺中,老百姓就给取名“灵泉”。

    谢芙雅带着如诗往寺后门方向走,隐约听到寺前有嚷扰声。她不禁奇怪,寺庙之中何人敢大声喧哗?而且梁王不是已经禁止外人进入了吗?

    谢芙雅纳闷间走了神,绕过一座大殿时险些与脚步匆匆的谢芙晴撞到一处!

    “姐姐?”谢芙雅眼疾手快地扶住谢芙晴,惊出一身的冷汗!“姐姐作什么走得这样急?你的婢女玉儿呢?采桑嬷嬷呢?”

    谢芙晴反手抓住谢芙雅的手臂,神色慌张地左右看看后,压低声音道“芙雅,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