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为妇不仁 > 028章 表姑娘要来
    成义伯府,延寿居。

    “老太太!呵呵!哎哟,老太太!”

    五太太像只刚下了蛋的母鸡似的又是喊又是笑地进了延寿居。

    延寿居正屋内,老太太陈氏正拿着一张信纸抹眼泪,旁边侍候的婆子、丫头低声劝着。听到五太太有些失仪的笑声,老陈氏气得立起眼睛。

    “这规矩、礼仪都吃进狗肚子里去了?像个疯婆子似的胡喊乱叫些什么?”老太太气恼地喝骂道。

    五太太进门就听到婆母的斥骂,但她此时心情好得要飞上天,挨了骂也是不觉得怎样。

    “老太太恕罪!您莫气,莫气!”五太太疾步上前给老陈氏福了一礼,起身时脸上的笑容还是大得过分。“我这不是因为川哥儿的差事有眉目了,急着来向您禀报嘛,失了礼数您莫怪!”

    一听是亲孙子的差事有了眉目,老陈氏阴郁的心情见了点儿亮。

    “真的?二房那个真的给讨到差事了?”老陈氏挑眉问道。

    五太太一听婆母称呼谢芙雅为“二房那个”便收了笑容,朝老太太身边的任婆子使了个眼色。任婆子领会,除了留下老太太得意的大丫头抚红外,其他人都摒退出去。

    “晚膳前,我收到了山哥儿媳妇派人从驸马送来的信件。说是在梁王那儿给咱们川哥儿讨了个采办那块儿的差事。”五太太从袖子里拿出谢芙雅写的那封信递过去。

    抚红上前接了信,在老太太面前展开。

    谢芙雅在信上先解释了自己为何去求梁王给蔡诚川安排差事只因安阳公主早前去太子那里为谢倬求过差事了,加上之前为二爷蔡诚山求的职缺,不好再去叨扰太子,她便去梁王府上走动。梁王允诺可以给蔡诚川安排个采办的差事,让他去世子赵佑那儿报个到、说是成义伯府的人就行。

    “唉,当初也不知是哪个贱蹄子走露了风声,让二房得了便宜去!”五太太想到谢芙雅这个儿媳妇被二房截和就气得绞帕子!“不然有着太子、王爷、公主这些个靠山,我们川哥儿早就出息了!他肯定不会像二房那个拎不清的山哥儿得罪和冷落了谢芙雅!”

    老太太推开婢女执着信纸的手,哼声道“那种泼辣货娶到家里委屈我的川哥儿吗?没娶更好!反正她是蔡家的媳妇,该为蔡家做的事哪样也不能少!”

    五太太也不过是随口感叹罢了,若真有谢芙雅那种靠山强大的儿媳妇,她这个婆婆怕也是要矮一头!这可不是她愿意的。

    婆媳二人为着蔡诚川的事高兴一会儿,老太太神色又是一黯。

    “川哥儿眼看着是要出息了,但你兰妹妹的儿女却是不知怎么办啊。”老太太说到外孙和外孙女,眼底又是一热。

    兰妹妹?五太太愣了一下,一时没想到老太太口中的“兰妹妹”是哪个。

    “老太太,您这是……”五太太瞥向老太太身旁的任婆子。

    任婆子接收到五太太询问的视线,忙上前假作劝解地道“老太太莫要伤心啦。大姑太太来信不是说了,想将表姑娘送过来,在京里寻门亲事,将来也好帮衬着表少爷。如今大姑太太也是儿女双全了,将来好日子在后头呢。”

    原来是老太太与老成义伯所生的嫡长女蔡兰啊!

    五太太低下头用帕子压了压嘴,掩去嘴角的轻撇。

    老陈氏生了三个女儿,这位大姑太太在家当姑娘时可是了不得!但却陷害别人不成,把自己搭进去嫁给了一个苏姓书生!丈夫屡考不中的情况下,现任成义伯托人给大姑老爷谋了个县令的小官做,以期一点一点儿往上爬。两年前刚补了个正四品的知府缺,家中老娘就病逝了,只能回乡丁忧。算来也正是打算起复的时候了。

    “原来是大妹妹来信了。”五太太故作热络地问道,“可是妹婿打算起复了?”

    “唉,好好的四品知府就那么没了!再起复哪还有那么好的缺儿!”老陈氏唉声叹气地道,“兰儿来信一是托三位兄长帮忙,二是想将长女柔姐儿送来京中寻门好亲事。”

    蔡兰与苏姑老爷育有一儿一女,长女苏薇柔今年十五岁,因着祖母病逝之事耽误了说亲,幼子苏禄今年才四岁,是蔡兰喝了不少汤药才得的一子。

    五太太对小姑子家的事不甚关心,她现在一颗心思都放在儿子身上!但面子上的漂亮话儿却是不怕多说,反正这成义伯府也不是五房作主,爱谁来谁来呗!

    “那敢情好,咱们府里大姑娘、二姑娘也都到了说亲、看人家的时候,表姑娘来了正好能跟着一起出去走动、露露脸儿。”五太太道。

    老太太听了眼睛一亮,“正是这样,那我便赶快写信让柔姐儿过来!可惜是赶不上太后的寿宴了,不然……”

    五太太转头悄悄翻了个白眼儿,心想赶上太后的寿宴又怎样?难道会有高门看上一个还未起复、仕途不明人家的女孩儿不成?

    二太太是第二天给老太太请安时才知道,儿媳妇给五房的蔡三爷求了个行宫修葺采办的差事!这可把二太太气得不轻,但当着老太太和五太太的面却还是要强颜欢笑!

    娶了这么个里外不分的儿媳妇也是糟心!不帮衬自家人,倒去给五房出力气!

    二太太气得头疼,回了自己院子便勒上额带躺在榻上闭目养神。休养了一上午才缓过气儿来,命身边侍候的管事儿媳妇去二门找个小子。说让小子去衙门口等着蔡二爷,只要二爷下了衙就马上回府来,不准去别处!

    蔡诚山与谢芙雅吵架后一直宿在书房,即使得知妻子回了娘家也不甚在意!今日他正打算去铜串儿巷与那鹂儿粉头儿温存一晚,却被府上小子堵在衙门口,说二太太急唤他回去!

    蔡诚山不知发生了何事,急匆匆回了成义伯府,进了二太太所住的院子。

    “娘亲可是哪里不适?可请了大夫过来?”

    蔡诚山进门就看到二太太躺在榻上、婢女正给她揉着头上穴位,以为二太太生了病。

    二太太睁开眼看到还穿着官服的蔡诚山,心中便是气恼!抓了榻上一只垫子砸向了儿子!

    “娘亲?”蔡诚山不敢躲,被垫子砸中了胸口。

    “孽障!孽障啊!”二太太扶着发胀的头坐起来,指着蔡诚山骂道,“好好的媳妇你不守着,偏爱招惹那些腥臭的狐媚子!如今好处都让人得了去,枉费我当初一片苦心为你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