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为妇不仁 > 007章 惩婢
    要与“挚爱”之人分离,蔡诚山自是心如刀割,在父母面前跪了半个多时辰恳求他们留下翠鹂。二爷此番举动却令二太太更加怕翠鹂将来起妖,趁着蔡诚山外出,直接让翠鹂的兄弟将人接回老家,速速安排嫁了人!

    蔡诚山便将失去心爱之人的怨恼发泄在妻子谢芙雅的身上!新婚之夜他喝得大醉未能圆房,之后便是谢芙雅小日不能行房。蔡诚山又突然要跟四爷蔡诚原一起去南边看货,一走就是数月!两个多月前谢芙雅为他求得了给事中的差事后又因赏月的事大吵一架……如此一番拖沓,一个心傲不愿委屈迎合、一个心有怨气刻意相避,这对夫妻成亲近半年竟还未圆房,谢芙雅至今还是个“姑娘”!

    上个月,蔡诚山被人拉去铜串儿巷的院子里喝酒听曲儿,那里妈妈推了一个貌美水灵儿的丫头出来说是自己的女儿,不几日便要挂牌子了,请在座的爷们捧场,若是喜爱便给梳拢了。

    蔡诚山见那丫头眉眼与翠鹂有几分相似,便掷了银子将人包了下来。最近大半个月他几乎是日日去铜串儿巷,要不是安阳公主亲自去成义伯府为女儿讨要说法,二老爷对他狠狠训斥、并下了禁令,怕是还不愿归家。今儿跟谢芙雅置了气,便又要去温柔乡里缓缓。

    那厢蔡诚山去铜串儿巷与包下的粉头儿胡混,这厢成义伯府盛时园里谢芙雅倒高兴落个清静!不然面对着蔡诚山那张恶心的脸,她怕自己控制不住直接上刀子攮了他!那样岂不是便宜了他,便宜了成义伯府那帮子狼!

    “奶奶,怎么又与二爷呛起声来?”一直在屋子里侍候的如画见谢芙雅又气走了二爷蔡诚山,便开口劝道,“奶奶莫不是忘了公主上次来时对您的劝告?公主让您切莫再与二爷别扭,这夫妻……”

    谢芙雅将帕子往地上一甩,锐利的眸光逼回了如画后面的话。若是上一世,如画这话听在她耳中也是忠言,但这一世她根本不想跟蔡诚山再做夫妻,如画说话时也带着私心,她便不爱听!

    如画头一次见到主子用这种如实质般扎人的视线看人,不敢对视的低下头。

    “捡起来。”谢芙雅冷声道。

    如画快速看了一眼主子,上前一步蹲上来去拾那素帕。

    突然脑后一阵刺痛!如画痛呼出声地被迫仰起头,再次对上谢芙雅如利刃般的眸光。

    “奶奶……奶奶饶了奴婢!”如画被吓出了两泡泪。

    谢芙雅扑了粉显得无血色的唇弯了弯,“你可知自己做错了什么?”

    如画的泪落下来,“奴……奴婢不该尊卑不分的……对奶奶指手划脚。但奴婢真的是为奶奶好,求奶奶饶了奴婢这次!”

    “呵!为我好?”谢芙雅呵笑出声松开了手。

    如画扑坐到地上,吓得浑身发抖、呜咽出声。

    “出去!让如春进来侍候。”谢芙雅躺回床上,收起满身戾气冷声吩咐道。

    如画从地上爬起来疾步退出内室,半分也不敢多耽搁。

    如诗送了徐大夫到二门,又吩咐跑腿儿的小子去按方儿抓药,耽搁了好一会子才回到盛时园。甫一进门就见如画坐在东厢门口抹眼泪。

    如画对蔡三爷那点子心思早已被如诗知道,私底下也是几番苦劝。如画面上好姐姐的叫着、点头应了不再对蔡三爷有妄念,转身却又常寻机会与进内院的蔡三爷偶遇!如诗悬着心怕出事,却又不忍心在二奶奶面前揭穿如画的心思。

    “这是怎么了?烟熏着眼睛了?”如诗走进东厢,关好门后上前问如画。

    如画抬起红肿双眼,哽咽道“奶奶与二爷吵架,便拿我撒气!倒不如嫁出去,不招这嫌!”

    “噤声吧!”如诗一听气得用手里的帕子打如画的头,“奶奶生气何时拿我们撒过气?定是你侍候的时候惹恼了奶奶才得了训斥!你若是动了什么念头,便赶紧请奶奶叫了你娘来将你带走就是,也省得你委屈!”

    如诗是很少对如画说重话的,只是最近如画实在是不像样子!如诗也是憋了许久,才将怨恼发了出来。

    隔房兄弟看上嫂子身边的婢女本就是膈应人的事儿,若是如画真和蔡三爷有了首尾,到时候二奶奶的脸面往哪儿放!

    如画听了如诗的话,哇的一声掩面奔了出去。

    许是东厢这边动静大了些,吵到正房里的谢芙雅。如画跑出去后,如春便掀帘子出来喊如诗。

    如诗顺了顺胸口闷气,才进了正房。

    谢芙雅已经从床上起身,换了身浅黄罗衫素裙斜倚在美人榻上,手里握着一本书卷。

    “如诗,你派个人给如意街的家里送个信儿,说我明日要回去看望母亲。”谢芙雅从书页中抬起眼望着如诗道,“再告诉管事让府里明儿给我备辆马车。”

    清算蔡家人来日方长,不急于一时。倒是娘家那边一些乱糟的事该防得防、该提醒的得提醒。

    晚膳前,老太太陈氏把下衙的三个儿子叫到了自己的延寿居。她额上勒着嵌了红宝石的眉勒病怏怏地靠坐在榻上,诉苦般说老伯爷去了之后自己如何艰难,如今小辈们也是越发不把她这个老太婆放在眼里了。

    成义伯和两个弟弟听得一头雾水,彼此对过眼神皆不知情的样子。

    老太太诉完苦后也不留老爷、太太们侍候有膳,把人都赶了出去。

    “白日里发生了何事?”从老太太延寿居出来,成义伯面沉似水地问大太太。

    大太太也是一脸迷惑,“我与二弟妹今儿去梁国公府吃满月酒去了,方回来不久,也是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说着,大太太看向走在五老爷身后的五太太。

    众人皆看向五太太小陈氏。

    五太太假模假样地做出不安状,用帕子掩着嘴轻咳一声后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今儿下午山哥儿媳妇带着一对瓷瓶来向老太太赔不是。说是前阵子不小心失手打碎了老太太屋子里的花瓶,特以陪嫁的御贡瓷瓶相赔。”

    二老爷和二太太有些讶异,没想到自己那个从嫁进来就娇贵、目下无尘的儿媳妇会主动来给老太太赔罪。这是好事啊,为何老太太还是一副不愉的模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