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为妇不仁 > 004章 各怀鬼胎
    这么一喊相当于是给屋里的人报了信儿,谢芙雅便故意放慢了脚步,心想怕是老太太屋里有什么人在。

    果然,不一会儿老太太身边的大丫头抚红挑着帘子出来,在门口给谢芙雅福了一礼,“二奶奶来了,老太太和五太太正念着您呢。”

    谢芙雅轻笑道“也不知我贸然地过来,扰了老太太和五婶儿没有。”

    抚红下了台阶,亲热地挽托起谢芙雅左侧的手臂、和如诗一起扶着她往正房走。

    “二奶奶这话外道了。”抚红笑道,“昨儿徐大夫进府给老太太请脉,便说您的病已经调理得差不多了。老太太正和五太太商量着使人给您送些四爷带回来的人参和燕窝过去呢。”

    抚红从六岁时便在老太太身边当差听事儿,如今是十八岁的年纪。因其甚是聪明伶俐、会说话儿,老太太一直舍得放她出去。

    谢芙雅两辈子都佩服抚红接人待物的恰到好处、说话的分寸掌握,想自己上一世竟长得个榆林脑袋、没孔的心,若是有抚红这样的七窍玲珑心,哪还会被蔡家人耍得团团转、最后惨死!

    心绪翻腾不过短短一瞬,待进了老太太所住的屋子,谢芙雅便敛起飘荡的心神,提起百倍的精神!

    谢芙雅醒过来后并非没想过马上提和离,趁着母亲还得皇帝外祖父的疼爱、舅舅还是太子,将她从蔡家这个狼窝子救出去!但每每闭上眼睛忆起上一世的种种,仇恨便像地狱烈火般灼疼她的五脏六腑!从骨血里往外蹦着“报仇”两个字!

    她恨啊!

    “给老太太、五太太请安。”

    进了内室,谢芙雅朝坐在上端的老太太陈氏和坐在左下首的五太太小陈氏福身行礼。

    “起来吧。”身穿洒金暗红薄缎衣裳的老太太声音听起来有些冷。

    “山哥儿媳妇来啦。”穿着绛红铺金枝儿对襟褙子的五太太坐在椅子脸上笑容亲切,“听说你病体已愈,现下看起来,脸色是比之前好多了。”

    这对婆媳在穿着喜好上倒是格外的眼光一致,甚是喜爱红色与金色彰显富贵。

    心里不屑五太太虚伪地关怀,谢芙雅面上却是得体的微笑着,“自然是真的好了,只不过还有些体虚,大夫说需喝些时日的补汤调一调。”

    也不等老太太让坐,谢芙雅径直走到老太太右下首的椅子上坐下了。

    老太太看着谢芙雅没规矩的举动,脸色便有些难看。但碍于有事要让这小蹄子回娘家求安阳公主去办,老太太生生压下怒火,强装出关怀的模样来。

    “好了便好,需要什么补物只管让下面的人去大太太那儿要,若是没有便让你四弟去寻来。”老太太淡淡地道。

    “谢老太太关心。”谢芙雅欠了欠屁股又坐下了。

    老太太口中的“四弟”是五房的次子蔡诚原,打理着成义伯府公中的几个铺面和乡下的庄子。

    这位四爷是个妙人儿,不喜读书、不喜武功,就爱买卖经!十三四岁时跟着管事溜了几趟铺子,便一发不可收拾!一年到头在伯府里出现的次数两个巴掌用不完,多数时候是在外面天南地北的跑。如今都快二十了,仗着下面几个弟弟年纪都小,他也不急着成亲,把个五太太愁得逢人就说自己又多了几根白发。

    但谢芙雅曾仔细的看过,五太太的头发乌黑油亮,没见有什么白头发。

    喝了口婢女送上来的茶,谢芙雅朝如诗使了个眼色。

    如诗领会,出去唤两个小丫头进来。

    老太太看着谢芙雅和自己的婢女眉来眼去,又见两个小丫头各抱着一个用红布包着的东西进来,便挑眉看向谢芙雅。

    “这是怎么个意思?”老太太问。

    如诗上前小心的拿走两块红布、又打开锦盒,方退到了一旁。

    老太太陈氏和五太太往盒子里一看,是两支青花瓷瓶。

    “山哥儿媳妇,这是……”五太太眼毒,一眼便看出这青花瓷瓶不一般。

    “上次孙媳不小心打碎了老太太的一支花瓶,特从嫁妆中挑了两支青花瓷瓶送过来向您赔罪。”谢芙雅起身面朝老太太微笑地道,“这两支瓷瓶是我母亲大婚时皇后娘娘赏赐之物,还望老太太笑纳。您大人大量莫再恼我了。”

    说这番话时,谢芙雅故意作出娇憨之态,一副晚辈向长辈撒娇的样子。

    上一世你不是硬抢吗?这一世我直接送给你!然后再让你最疼爱的孙儿因这对瓷瓶在牢里吃顿鞭子!

    想到以后会发生的事,谢芙雅心情大好!连向老太太陈氏“赔罪”的话语都充满了诚意,只期望陈氏不要拒绝的收下这对瓷瓶。

    一听谢芙雅说这对儿瓷瓶是宫里赏下来的御贡之物,老太太陈氏脸上终于见了笑模样。

    “你倒是有心了。”老太太语气缓和地道,“不过是支普通的花瓶,碎了便碎了。哪值得你用这好东西来赔我?拿回去,拿回去吧。”

    半个月前,谢芙雅因老太太赏的丫头被蔡诚山收用一事闹到延寿居来。哭诉的言语间竟有指责老太太赏人之意!

    老太太陈氏听了自然不高兴!

    长者赐、不敢辞!她谢芙雅就算是公主的女儿,嫁到了蔡家也是晚辈,竟敢质疑长辈的意思?

    说什么“不小心打碎了花瓶”!明明是她谢芙雅耍泼砸烂了那支花瓶!

    老陈氏虽然是故意把貌美的丫头赏给蔡诚山的,但被谢芙雅闹得也是堵心!要不是五太太今天带来个消息事关亲孙子蔡诚川的差事,恐要求到安阳公主那里去,她才不想给谢芙雅这张狂跋扈的小蹄子好脸色!

    谢芙雅还等着将来看好戏呢,哪肯拿回去!

    双方各是一番虚情假意的推拉后,老太太让抚红将瓷瓶收下了。

    “方才听抚红提起四弟回府了?”谢芙雅看向五太太问道。

    “正是,午后进的府。他这趟回来给家里人带了不少东西,方才我还与老太太说你身子骨不大好,要挑拣些给你送去。”

    谢芙雅记得蔡诚原这次回来还带了些珍贵的药材,她倒是想跟这位隔房小叔子讨几样备着。

    反正今天来延寿居的目的已经达到,谢芙雅也懒得再跟老太太和五太太周旋,便起身准备告辞。

    “山哥儿媳妇,且等等!”五太太有些急地站起来阻止谢芙雅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