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双鸯并 > 第25章 夜袭
    钱天和是正月初二到达的皊州,他再一次成为了军中千户。

    皊州树林茂密,人烟稀少,军营建在洺水河畔的平坦处。

    这里有和岚州截然不同的景致。

    他却没心思欣赏,他有几分想念宛姑娘,尽管她一直对他冷冷的。

    到达军营的钱天和,给家里去了信报了平安,便全身心地投入到紧张的军营训练中去了。

    钱天和很能吃苦,虽是正五品千户,却能和士兵同吃同住。

    但他军中,依然有人不服他。

    正月二十的早晨,皊州下了一场薄雪。

    自幼在北方长大的钱天和,甚少看见这样的雪。

    细细的雪花,小如米粒,还没落地便化成了水。

    要不是全军将士的兴奋,钱天和一定会认为,这就是雨。

    皊州军的士兵,多是本地人,甚少见雪,眼中无不闪烁着兴奋。

    各个百户千户也并未多管,偶尔一次放松也并非不可。

    稀稀疏疏的雪花打在了南洺将士的身上,他们在统帅平元忠的带领下快速前进着。

    他们的目标是夺回洺水,拿下皊州城。

    手起刀落,原本埋伏于皊州城外打探消息的斥候悉数被灭。

    平元忠就像是提前知道皊州军的布防图一般,提前出击,从无遗漏。

    快要到皊州城墙巡逻弓箭手的观察范围了。

    平元忠的左手高高抬起,万余人的军队瞬间有序地停下,没发出一点声音。

    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强军。

    平元忠从其中挑出了千人精锐,换上了崤东江州军的军服。

    日前,江州新兵入伍人数远超其余州县。

    故而兵部下令将部分江州军调往瑾、皊两州。

    平元忠自己也扮做了寻常士兵,而他的副将关正德则扮做了江州军千户,化名江成文。

    刚刚还一派精锐模样的士兵,转而变为了一幅疲惫懒散的样子。

    这才是入伍不满一月的江州军,赶了几日路,该有的样子。

    剩余约莫一万将士则在平元忠的另一副将蒋良哲的带领下,就地休整,只等天黑。

    皊州城的护城河,是崤东九州中最为宽阔清澈的。

    因为洺水的下游,水量颇丰,这皊州城的护城河,便是从洺水引出的支流梦溪河。

    平元忠望了望这清澈的梦溪河,又想了想因为洺水改道造成的南洺东北部大旱。

    心中升起了几分此战必胜的信念。

    “江州军江成文挟江州新兵前来报道,我手里有兵部调军令牌。”

    皊州军城墙上应声下来一个年轻士兵,这士兵水性极佳,没一会儿便游过了宽阔的护城河。

    小士兵拿着令牌原路返回了城墙。

    守门将领仔细查验了令牌,这才放他们进了城。

    小雪依然在下。

    进了城的平元忠一行人,被暂时安排在了皊州军的边缘处,扎营休整。

    一切安顿完毕,月亮也将升起。

    吃着热腾腾饭菜的平元忠,坐在火堆旁,抬眼望着那弯弯的月牙。

    同样是新入皊州的钱天和,看着今日新来的一千江州新兵,主动过来打了招呼。

    他拉着化名江成文的关正德,热络地说着话。

    “江千户一行辛苦,不知有没有遇上南洺蛮子。”

    “运气颇好,未曾遇见,不知这位兄弟如何称呼?”

    “江兄叫我一声钱老弟即可,我听说,今日有小股南洺军与皊州城外,杀死了不少我军斥候。江兄运气非凡,竟然不曾遇见。”

    “侥幸而已。”

    环视四周,钱天和总感觉刚刚有很多眼睛盯着自己。

    平元忠尽量放弱了自己的杀气,可多年带兵的他,身上仍然不可避免的有几分凌冽之意。

    吃了晚膳的士兵们,此刻正聚在火塘边烤着火。

    偶有两个好斗之人,在火塘附近的空地比着武。

    “这位大哥,上去练两手吗?”平元忠的肩膀突然受到一拍。

    是钱天和。钱天和是空降过来的千户,军中士兵多有不服。

    正好今日来了江州新兵,和他们一起练练手,总归能证明自己一二。

    和自己直属士兵练手,输了丢脸不说,赢了还要饱受非议。

    不过是让着你这直属上司罢了。

    这其他千户手下的士兵,钱天和赢了,便能证明自己一二。

    平元忠虽年少成名,久经沙场,却一直都在霞西边境作战。

    故而崤东很少有人知道这南洺赫赫有名的平元忠的真实样貌。

    围观士兵越来越多,这所谓的江千户成了此次比武的裁判。

    两人皆赤手空拳,双眼紧紧地盯着对方。

    钱天和率先出拳了,他直奔其面门而去,拳风凌凌。

    平元忠看似不闪,右脚却已出击。

    这一拳,是虚招。

    钱天和一偏身子,平元忠一脚落空,险些栽倒。

    又是一拳,直奔肚腹之处。

    本就重心不稳的平元忠,这一次受到了重重一拳。

    要是宛矜玥在场,一定会想,这木头,比武竟然还是个用脑子的。

    围观的士兵也显然有几分惊讶。

    这钱千户,长得一副书生模样,比起武来,还真有几分意思。

    平元忠对这个皊州军千户,多了几分好奇。

    他本就不打算赢的,一个江州军的寻常士兵,要是有着过于出众的身手,不免引人注意了些。

    这可不利于今夜的行动。

    可这姓钱的狡诈打法,令平元忠不免的多注意了他几分。

    比武在一刻钟左右便结束了,钱天和成功的借着这次机会,收服了部分人心。

    皊州城外,蒋良哲派了三支十几人的小股士兵在皊州城周围侵袭。

    用以掩护这万人大军前进。

    夜色渐浓,皊州军营陷入了沉睡。

    钱天和躺在帐篷中,有几分失眠。

    今日的宛姑娘,在干什么呢?会去夜探澄王府吗?

    或许她正借着各种机会靠近澄王妃呢。

    火光冲天,大刀砍人声响起之时,钱天和仍未睡着。

    有敌人袭营。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待听清外面的混乱,他面前没缘由的闪现了一张脸。

    今日进城的江州军有问题。

    想通了这一点的钱天和迅速穿好盔甲,隐藏在了帐篷暗处。

    两个极轻的脚步声渐渐近了,在掀起帐篷的那一刻,钱天和迅速出击,砍下了一人的头颅。

    又转而将刀捅入了另一人的肚腹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