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穿书后我把反派都弄哭了 > 125 莫失莫忘(五十二)
    爆,炸案发生的那一天。

    j市中心医院,急诊科。

    安和把一名他正在服务的患者,从三楼的ct检查室里推出来,从三楼到一楼,电梯打开的一瞬间,他就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整个急诊大厅人声鼎沸,每个医生护士都在大吼大叫,躺在担架上的患者,有些在尖锐地哭嚎,有些则晕了过去,而大部分患者有一个明显的共同特征就是

    他们身上都有或多或少的肢体残缺,这些躺在担架上的人,几乎没有一个是完整的。

    安和从来没见过这个阵仗,就算他在医院工作了这么长时间,也习惯了看着别人的生老病死,但这么惨烈的画面,还是第一次见。

    这是发生什么了?

    他手中轮椅上的患者那会儿精神倒还不错,看到急诊乱哄哄的,竟然有些兴奋地说

    “安和,你把我放一边,然后去打听打听那边到底怎么了。”

    安和摇摇头

    “急诊那么忙,就算我去问,也不会有人理我的。”

    患者竟似乎像泄了气似的,好像是什么好事儿他没赶上,露出一副遗憾的神情。

    安和看着患者这样,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也没说什么,就推他回了病房。

    回到病房,平时都有人值守的护士台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其他的护工三三两两的聚堆聊天。

    安和不是爱听八卦的人,奈何这些人聊天声音太大,那些信息不由分说地闯进他的耳朵

    “听说今天出大事了。”

    “你是说那一声炸响吗?我那会儿还在打瞌睡,还以为地震了呢。”

    “不是地震,听说有人把团结大会给炸了。”

    “真的?”

    “真的,今天送来的人,全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你当时在睡觉是吧,我可是在看那个团结大会的直播呢。我亲眼看着一个女的,表情跟贵似的,穿着白色连衣裙,走到那演讲台上,轰~~”

    “天哪,竟然有这种事?”

    “那女的什么话都没说,就是上台,然后过了几秒钟,就举起手,估计那个东西就在她手里,威力特别大……”

    “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直播就中断了啊。我看不像是人为掐断的,而是她那东西威力太大,把会场里的信号给炸没了。”

    “什么啊,歪理邪说,网络信号可不是那个原理哦。”

    “总之,在那一声响之后,直播就结束了,什么话都没有,再点进去,就是提示不能播放。”

    “按理说,坐在演讲台附近第一排的,应该是十二元老吧?”

    “对啊。”

    “那现在楼下抢救的那些,岂不是……”

    “对啊。”

    几个人正在兴奋的八卦,楼道口的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从电梯里走出几名身着黑衣的男子。

    安和那时刚把自己手头负责的患者安顿好,正站在门边准备稍微休息一下,便看见几个黑影出现在走廊尽头。

    一股不安的直觉涌了上来。

    黑衣人粗粗数上去大约有六七名,每个人都是墨镜遮面,而且他们走路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有一只手臂始终紧贴着腰际。

    安和猜测他们是特工?

    为首的黑衣人走在最前面,只见他走到护士台,拿起话筒,简短地发出声音

    “喂喂?可以听得到吗?”

    其中一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入一间病房的黑衣人,从房间里探出半个身子,对首领比了一个ok的手势。

    首领略一点头,接着说道

    “各位,请记住,今天你们在医院的所见所闻,一律不许发布到网络上,也不许跟你认识的任何人谈论,包括在医院里面互相谈论也不可以。接下来,我们会对各位进行面部数据的采集,我们会确定你们每一个人的身份,如果今天的事情,不管你们知道到什么程度,只要后续,在网络上消息有所走漏,那我们绝不会放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我们不会有那个耐心,去挨个查明是谁放走了消息,我们只会理解成,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泄密的可能性。所以,一个人的轻举妄动,会给你们整个楼层所有人带来厄运。日后说话的时候,一定要多加考虑,不要给自己和别人带来无妄之灾。”

    一名身上打着吊瓶,手里拄着输液架的老人不服气道

    “你们是谁?凭什么命令我们?我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管得着吗?”

    听到这个声音,首领缓缓地扭过头去,只是怜悯地看了他一眼。

    距离老人最近的一名黑衣人,从腰间拔出一把消音型的轻型武器,咔咔两声上膛,走到老人跟前。

    老人却也不怕,梗着脖子道

    “怎么,光天化日,我头顶就是监控,还这么多人看着,你还能打死我不成?我可是上过战场的,你以为我是被吓大的吗?还有没有王……”

    “咻!”

    枪声打断了老人的言辞。

    下一秒,他就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之中,眼睛还睁得大大的。

    整条走廊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被镇住了。

    安和负责的那个患者,原本在病床躺着,还想坐起来朝外面看看,被他一把按了下去。

    每个房间里的扬声器又同时传出了黑衣人首领的声音,这次,他说话多了一分柔和

    “大家看到了吗?这就是随便质疑我们的下场。千万不要怀疑我们做事情的底线,大家也不用猜测我们是谁,你们猜我们是谁都可以,把我们想象成什么都可以,只要一点,今天的事情不要出去乱说,就好了。否则,你们整层病房的人,都会跟这位老伯一个下场。我说得够清楚吗?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虽然首领的声音变得比之前温柔,却因为这份温柔,又平添了一分惊悚。

    面对他的问话,全病房依然鸦雀无声。

    因为大家都在害怕,现在是不是回答一个“听清楚了”也会被认为是质疑,然后被一梭子抱头

    “既然如此,我就当在场的所有人都听明白了我的意思。以后若是出了差错,可别怪我们没有事先告知和询问哦。”

    首领说到最后,几乎是在微笑了,但这一层的患者们无人敢跟着笑,反而越发觉得害怕。

    首领满意地巡视着走廊,看着一动不动的人群,对另外几名黑衣人做了个简洁的手势,几个人便搭乘电梯,离开了这一层病房。

    安和望着他们的背影,陷入沉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