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改变时空的神器 > 第220章 征途的节外生枝
    改变时空的神器正文第220章征途的节外生枝临近晌午的暖阳透过薄云,尽情轻抚胡杨林的每一寸土地,把这片光秃秃的树林染成了生机勃勃的幻像,连那林外戈壁连绵起伏的沙梁,也变化成被定格的金波荡漾的海面。

    林中的冷风也渐渐娈得暖和起来,薄雾消散,吹过面庞不再是刺骨的寒意,而是轻轻滑过,没有一丝声息。姽媚快走出胡杨林时,透过稀疏的树林,望见“清虚法上师”正和营门的哨卫说着什么,便迟疑了脚步……

    猛然间,“清虚法上师”似乎有了一丝感觉,向树林方向前行几步。然后,驻足举目向林中张望着。

    队伍既将启程开拔,事务繁杂,而他却似清闲般跑出营门,只有一个足够的理由,那就是他在寻找自己。

    想到此,便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放下思绪,抬手掸了掸适才祭奠时罩衣上的尘土,轻轻松松向林外行去。

    让姽媚意外的是,“清虚法上师”此次却是一反常态,并无往日满面笑容殷勤的迎来送往,而是站在那里眯着眼静静地望着姽媚,眼神眇忽隐晦,难以揣测。那张英俊的面庞映照在和煦的阳光中,平静的似乎无喜无悲,无欲无求。

    如此的一副姿态,不知何故?竟让姽媚刚刚平静的芳心骤然腾起一许难以名状的失落。

    姽媚行到他的面前,默语相视而立,脸颊上的发梢在风中有些凌乱,二人如有灵犀般的默契,就那么静静在站着,谁也未开口,好像都在等对方的言语,又似在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此时无声胜有声”,多么像是一双青年男女在静默中情感的升华。谁知?这却是二人彼此间,在无声的眼神中的揣测、试探与读心,也可以说是一种含蓄的心里对抗。

    “大护法祭奠死难的兄弟,未漏半点口风,不然,属下陪同大护法为长眠的兄弟,敬碗辞行酒,添把新土抵寒意。”

    “清虚法大师”难抵这无声的暗战,嘴角抽搐着挤出一丝笑容开口言道。

    如此的道行并非一蹴而就的做作,它更多隐在自我意识的灵性之中,而是冰冻三尺的修行,“清虚法上师”的道行相较姽媚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此刻他才明白,自认为,自己也是纵横四海的一教之主,这几年忍辱负重的境界升华,完全能与姽媚一决高下,简直就是自欺欺人。她的道行是那么的深不可测,如深遂的夜空一般。

    “启程军务繁忙,全压在你肩上,遂不忍惊忧。”

    姽媚闻言,转目看向营门口的哨兵,淡淡地回道。

    “如此甚是欣慰!”

    “清虚法大师”长长吁出一口气,如释重负般回道。随既侧过身,笑道:“请大护法入营。”

    二人心照不宣,前后相随迈入营中。

    ……

    战马嘶嘶,车轮隆隆,伴着晌午暖暖的阳光,魔界昆仑墟特遣队再次踏上征途。

    “清虚法上师”作为先行官率黑衣武士行在队伍前列。他警觉的目光,扫视着四周的沙丘,唯恐沙丘的背面在窜出变异巨蜥或者什么怪兽邪灵。

    队伍行进约有一个时辰,荒凉的戈壁滩渐渐抛在身后,天空不时有成群的鸟雀掠过,沙坡上出现了大片的绿绿的沙地柏树丛,而生机盎然。

    “总算离开了这危机四伏的戈壁滩。”

    “清虚法上师”松下一口气,面露悦色,回头看看身后的队伍,心中暗道。

    恰时,行在队尾担负后翼粮草护卫之职的少年八子,忽闻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急忙紧勒缰绳向后望后。

    滚滚烟尘只见六匹快骑急驰而来,奇怪的是马背上只有三人,妫乾愣怔片刻才反应过去,这三人应是投送特急军务快报的军差,一人双骑,人歇马不歇。

    妫乾定睛细瞧,领头的马背之人十分眼熟,好似在哪里见过,愣怔片刻,忽然想起,此人正是钧尧的皇家禁卫军殿前带刀校尉。

    来人胯下是一匹枣红色的高头战马。此刻,正挥舞手中皇家禁卫军红黄相间令旗,声音嘶哑地高声叫喊:“尊贵的魔界大护法请留步,钧尧陛下有紧急军情送达。”

    嗓音虽然嘶哑,但力道深厚,声响如雷,前行的队伍顿时停下脚步,众人纷纷转头张望。

    八子少年掉转马头,一字并肩驻立,挡住其去路。

    来人二十左右的年令,眉清目朗,一袭禁卫军的官服落满尘土,干裂的嘴唇裂开一道道的血口子,见状紧勒缰绳,片腿落马。

    不知战马疾驰了多久,已竭尽全力,汗水混合着扬起的尘土将身上的毛发拧成一缕一缕的,见主人落地,前腿一软,扑通摔倒再地。

    来人瞥了眼坐骑,神情充满怜惜,脚下却无丝毫的迟疑,气喘吁吁奔到少年八子面前,抱拳行礼,神色焦灼,声音嘶哑地说道:“吾奉旨有要事拜见大护法姽媚,请几位少侠速速引见,十万火急。”

    姽媚此时已驭马来到队尾,从来人落满尘土的眉眼中,认出是皇家禁卫军的校尉,又是长途奔驰而来,便取下腰间牛皮水囊,手腕转抖,将水囊抛了过去,语气轻柔地开口说道:“先润润喉咙,再慢慢说。”

    来人敏捷地从半空中接住水囊,迟疑一下转身将它传给身后腰挎短剑的随从,催促道:“快快先饮马。”

    身后的随从落马接过水囊,半爬至战马身旁,将水倒在手心放在马儿嘴边,战马垂着头,鼻孔喷着白气,它太累了,似乎喝水的力气也为主人耗尽了,随从跪在那抚摩着马儿的脸,先将手心的水慢慢打湿它的鼻唇……

    校尉小心翼翼从怀中掏出一个短笛般的竹筒,竹筒顶端封着印签红蜡,脚踉踉跄跄行到姽媚马前,单腿跪地,双手高高举头顶,“启禀大护法,钧尧陛下有紧急军务千里传书。”

    姽媚片腿下马,伸手接过竹筒,快速撕掉蜡封取出信件,展开信件匆匆一看,不由得是神色骤变——

    原来,钧尧在信中,再三恳求姽媚率队折返教民小镇,帮助他平叛造反的叛匪。并再三强调,据卧底传出的可靠线报,灵界的护宝少女珂玥和魔界的少年初七同时现身,并一起加入了造反的匪军……

    这一消息犹如平地起惊雷在姽媚脑中炸裂,眼前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