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姑娘她开口见财 > 第三百零一章看
    陶惟昀在符十六娘夫妻走了后,他到前面和陶青碧说了,符十六娘男人的打算,很是感叹道:“我是打心眼里面佩服他的冲劲。”

    “二哥,你觉得他去省城跑生意,很好?”陶青碧好奇问。

    陶惟昀看了陶青碧一眼:“难说。但是这或许是他的机缘,我不能因自个小心谨慎的行事, 随意说话拦了别人的机会。”

    兄妹两人还想继续讨论下去,一对夫妻进了店铺,他们连忙迎了过去。

    傍晚的时候,兄妹两人想到这两天的客人身份,不由的感叹起来:“符家这一次事情,反而给我们这一条街道带来了一些生意。”

    他们回家后, 听包五富提及生意不太好的事情,兄妹两人交换一下眼神, 然后不再提及自家店铺的事情。

    晚上的时候,陶青碧再一次和陶作染夫妻说:“爹,娘,我这几个晚上睡得好,我今晚回自个房间睡吧?”

    陶作染赞同女儿回自个的房间,笑着说:“行,你今晚回自个房间睡。你要是睡得安稳了,明晚也不用来你爹娘房间里睡。”

    陶青碧欢喜的点头,她知道爹娘待她的好,可是和爹娘在一块的时候,她总没有在自个房间来得舒服。

    安二芷面上露出迟疑的神情,但是听陶作染就行了,又见到陶青碧面上灿然笑容。

    她用手指点了点陶青碧:“你哥哥和弟弟们都没有你让我和你爹操心。你今晚回去睡吧,要是睡得不好,大半夜里, 也一样可以来敲门, 知道吗?”

    陶青碧笑着说:“娘, 哥哥和弟弟们比我有出息, 您和爹应该高兴才对啊。”

    这个时候, 她也不会说,她其实也不用爹娘这般仔细的照顾,她太明白了,陶作染夫妻对她的担心和忧虑。

    她只要依顺了爹娘的安排,当爹娘的人,多少就会安心一些。

    晚上,陶青碧回房睡觉了,安二芷临睡前,还特意扯着陶作染到女儿房门外,趴在门上仔细的听进而面的动静。

    陶作染把她扯着回了房间,对她说:“你还笑话我,总是不敢去想妞妞出嫁后的事情。我看你和我差不了多少,妞妞说了,已经没有事情了,你还这般的紧张她。”

    安二芷叹一声:“三弟妹从前一心一意要女儿的时候,我就想和她说,养女儿种种不好的地方, 她在娘家的时候, 我们要担心她会不会被外面的恶意惊吓到。

    她出嫁后,我们大约一样会担心,她在夫家的日子会不会平顺。”

    陶作染看了她一眼:“我们只生了这一个女儿,她自幼懂事可爱,我们自然把她看得重了一些。别人家的女儿多了,女儿的命,那是比草芥还要不如。”

    安二芷一下子沉默下来,过了好一会后,低声说:“我们家的女儿就是如此的贱命,我听人说,当年还是我娘舍不得我,才没有让我祖母动手淹了我。”

    陶作染拍了拍安二芷的头,在家家户户艰难过日子的时候,家里面的长辈们,总会选择留下儿子的命,而不得不放弃女儿的命。

    陶作染读书的时候,听符家的人说过,符家兄弟们为什么以排行当名字的原因,就是因为家中长辈们,从前放弃了许多新生女婴的命。

    符家上上一辈的时候,差一点就要断了根,家里的长辈因此去问了高人。

    高人的意思,他们符家要想不断根,日后家谱里可以记下儿孙们的正式的名字,在外却要以排行当名字,这样可以避开一些看不见的耳目。

    陶作染当年不懂事,回来把闲话,当成趣事说给平三顺听,结果平三顺听后脸色一下子变了,她想起了从前听来的一些闲话。

    第二天,天色朦朦,陶青碧起来后,她打开房门,第一眼看到候在门外的爹娘,心里面一下子非常的感动。

    “爹,娘,我昨晚睡得好。天色还早,您们要不要回房睡一会?”

    陶作染仔细打量了陶青碧的神色,说:“我们平时也是这个时辰醒来的。妞妞,你今天醒得早,走,陪爹在院子里跑两圈。”

    陶青碧面上的笑容一下子没有了,她苦着脸对陶作染说:“爹,我先去梳洗啊。”

    安二芷在一旁笑了起来,在女儿转头向她求情的时候,她直接装作没有看见的伸了伸双手,说:“今天又会是大晴天。”

    陶作染看了看女儿一眼,笑着说:“你梳洗后,跟着我跑两圈,又要去梳洗,还浪费水。走吧,别等你侄子们醒来笑话你跑得慢。”

    陶青碧只能跟在陶作染的身后,用委屈的小眼神看着安二芷,当娘的直接转身走了。

    陶作染在一旁忍住笑意,提醒道:“妞妞,先活动一下手脚,然后和爹一块跑起来。”

    他们父女在院子里跑了两圈后,陶青碧有些不愿意再跑了,陶作染鼓励她:“妞妞,跑啊,来,再一圈。”

    陶青碧跟着陶作染又跑了一圈,然后父女满脸汗水进了厨房。

    季八姐看了后,赶紧和他们父女说:“先别急着用冷水,我给你们倒一些热水。”

    早餐的时候,陶惟昀听说陶青碧跑步的事情,笑着说:“妞妞,你每天跟二叔跑两圈,对你的身体大有好处。”

    “二哥,我的身体一直很好的。”陶青碧很是肯定的对陶惟昀说,这些年,她一两次因为吹了冷风,受了凉,鼻子会堵塞上一两天,但是很快便会好起来。

    陶作梁端着茶杯,在院子里走了半圈,回头来对陶作染说:“刘家的活,你再去看一看,要是实在价格太低了,我们也不能白给人做活。”

    “哥,我今天去一趟,要是价格谈不下来,我们就另外找活吧。”

    陶作柱在一旁对他们两人说:“大哥,二哥,我去角头街上问一问,张家的活,眼下要不要急着做?”

    “行,我们现在不用担心没有活做,我们现在要担心活太多了,会错过老客介绍的新客人。”

    他们兄弟三人互相看了看,这么多年下来,他们如今看到过好日子的曙光。

    陶永能从后院转了出来,看到三个儿子的时候,提醒说:“这两天,你们伯父身体不太好,你们一会去看一看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