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蚀骨偏宠 > 第八十一章 后悔的种子
    江赦丝毫不退让,在他的眼中,温知遥已经是他的所有物,任何人对温知遥有想法,都等于是跟他过不去。

    唐以申也不是一个随便就能被摆平的人。

    温知遥已经答应了他的条件,愿意陪着他留在舞会结束,如果他还没有抓住这一次机会,以后传播出去,谁还会将他当回事?

    怕是都会将他当成一场笑话吧。

    思及此,唐以申更加的不会退让。

    “既然江总不领情,我也没有必要再给你面子,第二支舞,必须由我和温知遥跳。”唐以申笑着开口,但是,笑容却不达眼底。

    江赦冷哼,只当他的话是放屁。

    唐以申还没有资格在这里指点江山,更没资格命令任何人。

    “我不同意。”江赦直言挑明立场。

    唐以申将温知遥往自己的身边拉,江赦不甘示弱,将人往自己的身边带。

    两个男人的手劲都很大,温知遥站在两个人中间被抢夺,她一点立场都没有。

    这种感觉令她很不爽。

    唐以申和江赦两个人都已经意气用事,两个人谁都不愿意成为最后落败的哪一方。

    温知遥的手腕被抓的通红,她吃痛,一时没有忍住,尖叫出声,“疼疼疼……”

    温知遥脸色微变,江赦回过神来,注意到温知遥因为疼而扭曲的面孔,他手一松,温知遥被迫拉到了唐以申的身边。

    唐以申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调侃道,“谢谢江总的成全。”

    随即,唐以申带着温知遥进了舞池中央,音乐声起,第二支舞的时间已经到了。

    最后的胜利者是唐以申,其他人也没有继续在原地逗留,各自找人跳舞。

    舞池的另一边,周云升的目光一直在温知遥的身上落定,站在身旁的姜可研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温知遥现在还真是抢手,一个江赦似乎已经满足不了她了,又来了一个唐氏总裁,我听说,江敬延也对她特别的关心,没想到,她竟然背着我们做出了这么多伟大的事,还真是不简单呢。”

    姜可研故意将声音拔高了许多,生怕周云升听不见。

    周云升的目光依旧落在温知遥的身上,今晚的她,一席红裙,艳丽四方。

    漂亮的脸蛋更是让人的目光挪不开。

    有男人愿意站在她那边,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以前他怎么没有发现这女人的魅力竟然如此的大?

    刚刚那第一支舞跳的妩媚动人,哪怕离的远,也能被她的舞步惊艳到。

    周云升很想上前去邀请温知遥共跳一支舞。

    但,他现在要以什么身份去邀请?

    两个人的未婚夫妻身份已经成为了过去式,温知遥现在也不想看到他。

    “我身体不舒服,先走了,你一会让司机开车带你回去吧。”周云升说完,直接离开了舞会。

    姜可研来这里的目的就是盯着周云升的,生怕他被其他女人带走了。

    如今,周云升离开了,她也没有必须继续留下,给自己找不痛快。

    今天这场舞会,似乎成为了温知遥的主场。

    在场里最优秀的男人都围绕在她的身边,眼里根本放不下其他人。

    很多女人都对温知遥羡慕嫉妒恨。

    “云升哥哥,你等等我,我想跟你一起回家。”姜可研急忙的挽住了周云升的手臂。

    路过的人看着两个人举动,姜可研斌不觉的有什么,周云升却很不喜欢在外人面前表现的太过亲密。

    周云升身体有些僵硬,故意将臂弯里的手臂拿开,有意跟姜可研之间保持着距离,不喜被她靠的太近。

    这里有些熟脸,之前知道周云升和温知遥之间事的人,周云升不喜欢被那些人看到。

    哪怕,温知遥现在都已经跟两个男人在一起举止暧昧,周云升也不想被人看到他和姜可研之间举动暧昧。

    “云升哥哥……你最近对我很冷漠,无论我怎么联系你,你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上一次在你家,一大早,我连口饭都没吃,直接被你赶出你家门,难道,我在你的眼里,配不上留在你家吃口早餐?”

    一辆超跑内,周云升坐在主驾驶上,姜可研不请自来,主动坐在副驾驶上。

    明明,她的车就在不远处,可她偏不回到自己的车上。

    今天,周云升必须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要不然,这件事过不去。

    周云升的脑海里想的全都是温知遥在别的男人身边巧笑倩兮的模样,像是在脑海里生了根,她的一颦一笑,都对他产生致命的诱惑力。

    再回到姜可研的身上,之前的可爱和温柔荡然无存,有的只是胡搅蛮缠,蛮横不讲理。

    他越是不想面对的事,她越是强迫他去面对。

    这种感觉十分的不爽。

    周云升觉的自己的世界被压的喘不过气,姜可研继续这样下去,他真的不想继续跟她认识下去。

    “我之前跟你说过,我们之间的关系最好先不要让身边的人知道,可你偏偏不听,大晚上跑去我家找我,又在那里过夜……我爸妈不知道你的出现,我不想让他们觉的你是随便的女孩,所以,那天一早便让你离开。”

    周云升找理由解释着。

    姜可研心里不是滋味。

    为了周云升,她愿意把自己交出去。

    现在,她所做的一切,全部成为了他一句随便的女孩打发了。

    姜可研心有不甘,周云升他怎么能这么对她?

    “周云升!”姜可研彻底的动怒,眼神里藏不住的火焰,像是随时都能将身边的人烧灼。

    姜可研的声音陡然拔高,震慑的身边的周云升心一惊。

    “怎么了?”周云升并不清楚姜可研此刻的想法,他只想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至于姜可研以后怎么看他,对于周云升来说并不重要。

    如果不是之前姜可研的勾引,现在站在温知遥身边的人,应该是他,绝对不会是江赦,更不可能是唐以申。

    后悔像是一颗种子被埋葬在心中,随着时间的推移,随时都会生根,发芽。

    “我那么爱你,在意你,可你却是怎么对我的?你太让我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