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修真小说 > 凡人之我是灵兽山弟子 > 第97章 故人
    凡人之我是灵兽山弟子正文卷第97章故人江景离心里暗暗叹气,觉得自己这些年运气很不好。

    几十年前受了重伤,法器灵虫俱损,加上二十年前为了还救命的恩情拿出了全部的积蓄。这些年才勉强缓过来。

    这次接了家族任务来落炎山脉捕捉某种低阶妖兽,家族的另一个新晋筑基修士同行。

    结果事情一波三折,以往进入山脉没多久就能找到的任务目标,不知为何深入山脉上千里了还没找到,之后还迷失了方向,真是偏漏屋逢连夜雨。

    江景离内心都在考虑要不要找车骑国里面那帮秃驴买几张转运符了。

    之后似乎是时来运转了,回去的路上竟然找到了一株500多年修为的珍惜灵植。若是卖掉的话,卖个数百灵石绝对没问题。要知道此次抓妖兽的任务报酬也就三百灵石而已。

    他们二人废了好大功夫才把守护灵植的二级妖兽灭杀,将妖兽尸体收进储物袋。随后向灵植走去,准备将其摘取。

    但就在此时从远方飞过来七八个修士,其中有两个还是筑基期,江景离赶紧把灵植收进储物袋。同时心中顿时暗道糟糕。

    果不其然,对方落地后带头的一名筑基中期的中年修士悠悠开口道:“两位道友,那株灵草是我们家族一个晚辈早就发现的,只不过对付不了守护的妖兽,所以才未采摘,还请将其还给我们,我们澜水城赵家感激不尽。”

    江景离自然不会相信对方的鬼话,便回答道:“哦?竟有此事?那道友能否告知之前守护此灵植的是何种妖兽?”

    对方顿时一静,他们几人刚来,只看到了灵植和附近战斗过的痕迹,怎么可能猜出守护灵植的是什么妖兽,之前也只是想试试对方是不是傻子,或许对方够傻会把灵草交出呢。

    此时另一个年轻的筑基修士开口道:“族兄,何必跟他们废话,他们灵力消耗不小,直接拿下他们,这样不只是灵草,就连他们的全身家当也是咱们的了!”

    顿时双方气氛更加紧张起来。中年修士心中有些犹豫,毕竟对方也是筑基修士,万一对方拼命的话我方也会有损伤。

    思虑了一会儿,还是贪婪打败了谨慎,一咬牙决定喊众人动手。

    突然,中年修士腰间的的防御法器碧罗盾发出了灵光,自动变大挡在了身后。

    ”啊!”“铛”旁边年轻筑基修士的惨叫和盾牌碰撞的声音同时响起。

    老者回头一看竟然是两只云君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后。好在自己的防御法器有自动护主的功能才躲过一劫。

    攻击自己的云君用牙齿和爪子牢牢地抓住了自己的碧罗盾,因此一时竟无法收回法器。

    而旁边的年轻修士很惨。只见另一只云君用缠绕了风属性灵力的巨嘴咬住了年轻修士,随后狼头一甩,轻易将其撕成了几截。

    中年修士也顾不得那几个练气期族人和自己的法器了,连忙祭出一把飞剑御器向空中飞去,竟然果断逃走了。

    此时江景离被这个变故惊到了,连忙祭出法器戒备两只妖兽,就在这时候一道传音出现在耳边。

    江景离的表情瞬间变得十分古怪。但还是通知旁边的族人暂时不要攻击两只妖兽。

    此时中年修士已经飞到上百米高空了,看到两只云君并未追杀自己,而是在虐杀家族那几个低阶弟子,于是送了一口气。

    毕竟云君在紫金国修真界是家喻户晓,这是一种善于御空,飞行速度极快的妖兽,他御剑飞行还真不一定能快过对方。

    就在他心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危险,随即放出了神识,但已经晚了。

    “轰!!”中年修士的上半身瞬间被一股猛烈的金色灵火包裹住,一息不到的时间就化为了灰烬。随后下半身的尸体从空中高处向下跌落。

    “咚!”半截尸体正好坠落在江景离前方十多米处,储物袋也在尸体的腰上,但是他和旁边的人一动都不敢动。

    毕竟他们眼睁睁地看着一名筑基中期和一名筑基初期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死了,而且死的很惨。

    此时一道遁光才从空中落了下来,正是江云。

    青火和白华乖巧地将众人尸体上的储物袋叼给了江云。江云从储物袋拿出了一瓶丹药并倒出两颗。给了它们各一颗。

    随后便没再管它们,向江景离走去。

    江景离看到的是一名陌生修士,心中也是暗自疑惑,依旧戒备着,这时对方率先开口道。

    “江云见过师叔,多年未见,想不到会在此地相遇,五岁挑选灵虫时前辈对江云有大恩,江云不敢忘怀,还请受我一拜!”江云温声说道。随后弯腰行了一个大礼。

    “你,你真是江镜尘的儿子?”

    江景离听到江云说起了往事,顿时心中再无怀疑,不过心中还是深受震撼。没想到当年的小家伙现在杀筑基期修士如同砍瓜切菜了。

    江云笑着点了点头,取消了易容术恢复了本来面目。

    江景离盯着江云仔细看了看,发现面貌虽然变化巨大,但依稀能看出小时候的影子,而且那一脸认真严肃的表情和小时候真没多少变化,顿时松了口气开口道:

    “之前在族内听说你在灵兽山站稳了脚跟,族长对此乐了好几个月。”

    “你能筑基我不意外,但是没想到你斗法竟然也如此了得,真是后生可畏啊!“说完还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江云微微一笑,谦虚地说道:“师叔缪赞了,晚辈只是出其不意才能如此顺利,若是正面较量还是得费一番手脚。”

    江景离听出江云并未把这两个筑基期修士当成什么强力的对手。心中不由地想到,难道大门派弟子和家族子弟真的差距这么大吗?

    江景离不知道的是,门派弟子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优秀。

    就算是灵兽山的精英弟子,比如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兄也使用的也不过是上品法器和晖日鸦那种层次的灵兽罢了。

    基本只有每峰的首席弟子才会拥有极品法器,血脉强大的灵兽甚至有符宝傍身。比如黑煞峰大师兄封凌云。

    如果碰到抠门的峰主或者弟子数量较多的峰,就算是首席也不一定能拥有这些。

    至于这些家族修士,能有一件上品法器就很了不起了,至于极品法器,基本都是家族的结丹种子,或者后台很硬才会拥有。

    随后江云和江景离二人一边向山脉外走去,一边寒暄了起来,也聊了一些家族的事情。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