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男排,男排 > 第一百七十章
    ,男排,男排

    第二局比赛,对于场内的球员也好,场边的教练也好,都感觉有些格外的漫长。

    场边的李教练此时满是身处其中那份紧张感。

    以至于他不是那种心理素质不到位的年轻教练,但他依然感觉到了这份僵持、焦灼的压抑。

    而看看场上的球员,身边的卢林教练,他突然有了些莫名复杂。

    球员们拼了命的拦网、强硬的进攻、缜密的防守和手法老道的传球,应对不同局面,始终保持着该局面下需要投入的手段。

    整个战术极为流畅,作为专业教练他能看的出来,主线的战术始终没乱过。可没能领先,问题还是有的。

    实力差距倒不尽然,主要还是进攻没有那种强势的压迫感,防守存在着短板,让对方的进攻同样也打的出来。

    因此,比分僵持,似乎也不足为奇了。

    但有一点很不错,球员们依然很稳,不管是表现好的还是出了些问题的,有人带领之下,依然挺稳的。

    就像很多人给省一队的评价一样,很稳,不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掉链子。

    而且,他自我感觉,这份稳,比省队那种没有完全没有超出可能的的稳还要更好些。因为队里有一个能全盘操持,带领球队的核心坐镇。

    真就是这样吧,在其中,卢林的执教思路又发挥着多少作用呢?

    想到这里,突然间他对这场比赛的胜负看的也不重了。

    他觉得,也许他该以另外一种心态来看待这一次比赛,看待这一次比赛给他这一段历程的意义了。

    想到这里,他再次的瞥了眼卢林。

    依然是一副淡定淡然的样子,只是不经意间,卢林一个凝眉动作,以及双手插袋有些微动的手让他发现了。

    原来,也不是真淡定嘛!

    卢林确实不那么太淡定,虽然说是一场比赛不算什么,可那也要看是什么样的比赛。

    来参加比赛了,当然想赢,而且,这一局开局很好,但第二局这样的拉锯不是他喜欢的节奏。

    可能还有当运动员时的思想在作祟,打相持拼意志从来不是他喜欢的节奏,他认为,只有弱者才需要靠着拼意志拼热血来获取胜机。

    而现在,偏偏是有些像在拼意志,尽管他不觉得自家球员们拼意志会先崩了,但他依然不喜欢。

    真就有些像是不可控性了,他更愿意的还是技术和实力的直接比拼。

    他们蓬蠡是弱者吗?即便对方也不算弱者,但在这个层次的队伍中,卢林始终相信,蓬蠡队绝对是属于靠前的那一批。

    这不是盲目的自信,是他一个曾经顶级运动员的观察力和判断力。

    而看了一局多了,他自问自家的孩子们整体不比对方差,一两个点上还要比对方强。强在一两个点,在快节奏的进攻上。

    但也有弱点的地方,大多的球员在身高和拦网、扣拦高度上要稍弱些。防守人高马大的对手进攻,前排拦网,有好几轮都出不了好效果。

    这才倒置了,看起来双方像都是都防不住对方的样子。

    卢林不经意的瞥了眼几米之外的对方教练席。

    看起来多少有些焦急,但是勉强着稳的住,刚一次暂停,对方完全没变化,只是调节了刚刚有些躁动的球员心态。

    想来现在的局面,对方是能接受的。

    打不死,就拼命打,带拖着打,也许对方也不喜欢,但是局面如此。他们掐不死蓬蠡队的进攻,因此,可能僵持的局面对整体体能素质较好的一方更有力些。

    继续吗?

    不!

    对方没什么可变的,可蓬蠡队并不是不能改变,因为他们有打破节奏的能力。

    既然僵持,那就让局面更直接些,既然防守不太防的好,那就用最强势的冲击让对方的整体防守不得不凑过来,让整体节奏也跟着乱起来。

    脑海里转了转思路,卢林又仔细的观察了场上球员的状态,随即下了决定。

    “李教练,拍个暂停吧!”

    “呃……”

    李教练有些诧异,不过他也没多问,走回教练椅边,看着场上的比赛,等到这一次攻防死球,他伸手拍下了椅子边请求暂停的按钮。

    比分再次打平,20:20。

    李少华心里默念,回到了卢林身边,有些疑惑的看着。

    接收到暂停信号,第二裁判吹响了哨子,看了看表,同时向第一裁判提示。

    “哔~”

    跟着,第一裁判一声哨响,蓬蠡队请求暂停。

    林幕和他的队员们同样有些诧异,不过,已经响哨,他们只能赶忙的离开球场抓紧时间了。

    “变一下吧,把这样的局面变一变,就让他再直接点、粗暴点!”

    看着球员们正下场向他们走来,卢林先跟李教练解释了下,然后稍顿了顿道:“先让李峰顶下小罗的位置,小罗继续按正常和小魏轮换。”

    “哦!?准备怎么安排?”

    李教练没反驳,他只问了一句,不过球员们已经回来,暂时的只能先放下。

    终归马上卢林一布置就知道了。

    “来,说一下!”

    卢林招呼了球员过来,给大家开始指导,李教练跟在旁边,顺便朝替补席那边招了招手,替补席这边赶忙的就动了起来,给林幕他们递水、递毛巾。

    “林幕,韩晨,体力没问题吧?”

    没说之前,卢林先问了问,见林幕点头表态,他这才继续道:“42配备,后排组织插上,前排三个攻,总的战术咱们不变。

    不过,当林幕在后排时的三轮,保持不插上,这里……”

    卢林划着战术板,语速飞快的给球员们讲着战术,重点在于林幕在后排时的一些攻防战术上。

    路线没有具体规定必须怎么跑,讲的更多的还在于,前后排相互间的协同和配合。

    林幕在一号位整体该如何,在五、六号位又该如何。

    卢林讲的很快,但也清晰,总之就一个事实,林幕要充当最直接的进攻锋头,不以前后排的位置而改变。

    这一来,在这其中有几个球员需要做的就要功夫多一些了。

    韩晨这个二传当然是其中之一。

    他看着战术板,听着教练讲着思路,心里已经转开了。

    这样的情况以前也打过了,老蓬蠡队员都知道,分区赛的时候林幕打过一场半,因为连续的透支体力,林幕打的极累。

    那是基于当时有些问题而打的,他就是问题的其中之一。且因为球员们实力和整体配合上还有欠缺,其实严格说起来,只能算是当时情况下的选择,效果也只是大差不差。

    但以教练现在的布置来看,那次比赛之后,教练很显然细心的考虑过,把一些战术上的布置更精细化了。

    只是看起来,整个进攻战术很固定,毕竟,打起来可能百分之八十的进攻都选择这一个点。能不固定吗,而且,还显得有些粗暴。

    但林幕的进攻效率他不怀疑,他倒也不认为林幕做不来,有人配合着,比林幕那会儿只能闷头强带肯定还要更好些。

    他们知道的是他几乎都会传林幕,其他人也会配合着林幕跑位,但对方即便知道,肯定也不会对其他球员无动无衷的。

    因此,就是利用这点,林幕要再打出强势的效果,一旦效果和效率出来了,何尝不是把局势打开了。

    不过,他作为组织球员,所要做的也相对多些了。之前非不得已情况,他在前排基本不用特意去组织二传。但现在就不是了。

    而且,在每一次的组织中,他都要保证能传好,在传出前,需要多一些考虑和一些调度。

    韩晨在分析着如何去做,暂停时间已经快到,这时,卢林最后吩咐道:“小罗,你先换一下,李峰,你上去,刚说的前后排,以前你们打过这样类似的战术,明白了吗?”

    “明白!”

    李峰稍一愣,但他瞬间反应过来,瞥了眼罗一鸣,跟着赶忙的向教练点头。

    自然明白,还是那么说,他们在分区赛时打过。

    刚教练没具体说人,都是按轮次和位置来讲的,不管谁到了哪个位置,都有大概的指导思路。

    他作为副攻,无非就是既要掩护,也要每次做好随时出来的准备。总之,不管是真假还是迷惑调度的战术,当成是真的干就是了!

    至于罗一鸣下场他上,应该就是他更熟悉一些吧,毕竟他打过。

    “好!那就这样!”

    卢林点点头,扫了一圈身边的队员,最后强调道:“最后说一句,不管局面会不会乱,始终保持抓住主线不要变……”

    “哔~”

    暂停时间到,卢林拍了拍林幕,视线平和的看着,接着轻轻用了些力推了推。

    林幕点点头,然后带着上场队友们相互搭手后向球场内走去。

    刚他一直未发一言,是在思考着整个安排的细节。

    至于教练安排的,或是战术板上划着的那一条条线和几个代表位置的方块,他了然于胸。

    从那次比赛之后,关于那场比赛的问题,卢林和他私下里聊过,也通过那次比赛的收获计划了一些可能的战术。比之前分区赛时的粗暴,显然不可同日而语了。

    在这其中,球员们的作用如何发挥?

    其实其他人的变动不大,现在有魏潇和温霄卿,包括一些防守上的协同配合问题也更宽松。等于充分的给他释放出了精力和空间。

    主要还是他要主动的带动起来,分区赛的时候他就知道。

    现在比当时多的就是他带动之后,其他人的配合以及他配合对方的配合。

    说起来似乎有些绕,但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比赛重新开始。

    上场后,林幕此轮是后排6号位,对方发球。

    发球的是对方的接应,和林幕不太一样的接应。应该说,津沽体校的接应才是目前主流的接应。

    和防守主攻承担差不多的地面保障任务,在前排充当二号位、三号位进攻上的变量,其他的拦网和二传都是作为补充的存在。

    其实真说不上是所有教练都对接应位置不看重,关键则在于,如果接应需要更好、定位更高,对于其他位置上的球员也要跟着拔高。

    到底是一个人就五个人容易,还是五个人就一个人容易,不言自明。

    当然,如果接应能突出到带动起队友,队员们又能在一定的战术设定框架中通过互补来协同,达到良好的化学反应,那又当另说。

    这不,思路就有了。

    蓬蠡队,现在卢林的安排也大致与此。曾经他当球员的时候就在想,现在有了自己的战术理论后,有了林幕这样的球员以后,他也正在一步步的尝试着去实践。

    本来在他的计划里,可能落实还要更晚些,毕竟现在这些少年人的水平有限,比赛经验不丰富,通过比赛来熟悉的战术意识也差了些。

    何况,这支队伍打完这次比赛就要解散,就算打出个常规效果来,终归也没多大意义。

    不过,既然碰上了,那就上一回了,打破他现在不满意的节奏,也当是给林幕和韩晨等人一个进一步熟悉的机会。

    至于最后效果能不能好,打过才知道。

    津沽队接应发球。

    上手飘球。

    发球质量不错,很快也很飘。

    不过,还是那句话,蓬蠡队的球员们,接飘球,还是很拿手的。

    “我来!”

    球飞的方向在5、6号位之间,坐镇后排左半场的魏潇,高吼一声就脚步移动了过去。

    别人自然不会和他抢,在魏潇移动时候,其他球员也同时开始移动,跑位起来。

    蓬蠡队曾经的自由人卢伟和现在场上的第二自由人温霄卿,他们接飘球的方式取用的是上手高位接,在飘球还没发挥出飘的最大作用时提前拦截。

    但魏潇不同,因为身高和中心更低,他更喜欢在最低位去接。

    在球下落,变量大致消失,球路稳定了再去接。

    这样接自然有好处,可以给队友们更充足的跑位时间,他也可以通过这些时间,来选择一传最合适的位置。

    而且,球的旋转和飘的效果消失后,接球手也可以选择是否给球添加力量,控制球飞行的轻重快慢。

    但这样接,难度要大的多。

    因为球下落间飘的变量,需要十分准确的判断,灵敏的反应,还需要十分敏捷,能在飘的效果落定时不至于措手不及。

    魏潇的接球不错,一传直冲网前。

    球的落点是二号位,不同于之前的战术,组织之一的林幕没有冲去前排接应二传。

    韩晨和李峰交叉换了个位,等在了二号位这里。

    因为有准备,魏潇这个送了力量的球飞来时,韩晨做的准备很充足。

    他轻轻起跳,似乎完全没有看身前左右,抬手拉开了传球架势,甚至迷惑性的二次攻动作都没做。

    网前,津沽队的拦网球员严阵以待,副攻位置换人了,不过也是之前上场过的轮转副攻。他们印象里这个副攻拦网和打快攻不错。

    因此,当韩晨进入传球节奏,已经有球员盯住了李峰的位置。

    因为后排那个接应没到网前传球,他们刚一直在盯着蓬蠡队的情况。

    只见那个接应跑向二号位途中突然拐了一个弧线落到1号位去了,倒是让他们稍有些意外。

    要知道,之前的一传到位的组织攻,好像对方都是前插前排,然后三个攻点分布,这也是他们之前一直比较头疼的问题。

    现在不上来了,前排二传直接去了,虽然也多了个吊球的机会,但可不是这么算的。

    是配合失误了,抢了位置?他们可不认为一传到位对方会没时间跑位。

    比赛中,他们也没时间去考虑对方到底是因为什么,但看对方的传球架势,基本没有吊球可能,何况自家后排的球员也在注意着,问题不大。

    于是,三名前排球员瞬间分布开,一名主盯3号位副攻,一名靠二号位,另外一个接着三号位,也同时保证着随时可以向二号位并拢。

    那一边4号位的对方主攻手,虽然看起来不强力,但不在意也不可能。

    阵型拉开了,三人身体肌肉紧绷,凝神以待,随时准备着。

    然而,当韩晨起跳传球,几乎几个点都在或动或跳,依然让他们心里烦躁。

    每一次都这样,每一次传球都是这样的架势,一个人还没传,其他人就全部的在动。

    多次的亲身目睹后,他们知道,每一处最后都有可能变成最后的攻击方向。

    因此,他们的精神更集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