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修真小说 > 鼎天 > 0026 龙岛来客
    东玄岛南面的海滩,分布着一些大大小小的村落,村落里男人们出海打渔,妇女们留守在家,修补渔网、晾晒海货。

    岛上居民越来越多,凡与饮食相关的物品也越来越贵。村落中生活看似清贫,但只要勤劳做事,日子都过得不算太差。再加上背靠有东玄宗这一强大后盾,海域中各类灾祸也都不来侵扰,生活得远比其他海岛居民要舒服得多。

    “坏小子,又来逃学赶海!你娘老子辛苦做工,就盼你知上进,拜入仙宗、帮扶乡亲……”

    有逃学的孩童在海边玩耍,被自家父母撞见了,难免一顿皮肉之苦。

    徐逸在一边看得呵呵傻乐,并不时帮腔:“就该狠狠教训不成器的坏种,今秋又要考选门徒,若连文字都不认识,怎么去学更高深的道经符文!”

    “你才是坏种!我教训自家小子,干你何事!”

    妇人听到这话,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转头便拉着自家孩子离开沙滩,那顽童临走时还要对徐逸做个挑衅的鬼脸。

    “你要倒霉了,不知自己惹到多强大的存在!”

    徐逸对着那母子背影大竖中指,忿忿说道。

    说完这话后,他便绕着海滩巡察一番,主要是看一看被安排在周围巡逻的弟子们尽不尽责。

    宗门封山禁海,只是不许弟子在近海区域肆意搜罗灵材,对凡人渔猎民生并不干涉。

    但由此也带来一个问题,那就是原本弟子们近海搜罗灵材的时候,顺手也会帮助那些遇到危险的渔夫。可如今宗门禁令,他们已经没有了再来这里的需要,就难免会有妖变的水中凶兽逞凶伤人。

    因此外门庶务堂便安排了一些近海巡逻的人物,守护一方安定。

    之前徐逸同两名师兄运送鲲兽归宗,走了几天后那鲲兽封印隐隐有松动的趋势,三人也都没有处理此事的相关经验,于是卓元节便和徐逸先行返回,请宗门师长前往接应。

    卓元节径直归宗报信,徐逸则顺便留在海滩上抽查一下外门弟子们的作业,看看他们有没有因为自己不在宗门而心生懈怠。

    “还是自家地域舒服啊!”

    徐逸漫步在阳光下的沙滩上,只觉得身心愉悦。

    海滩上气味并不好,腥潮的海风,还有渔民晾晒海货的杂秽味道,但灵气萦绕的美妙感受足以抵消这些不适。

    “往常只道寻常的事物,原来已经是旁人羡慕不得的前人遗泽!如果没有易祖师在此合道,如今的东玄岛怕也跟东海其他灵气稀薄的海岛没有什么不同。”

    此番出山游历一遭,徐逸才深刻感受到在东玄岛修行的便利之处,原本对那素未谋面的祖师易玄之乏甚感受,如今则是满满的崇敬与感激。

    他心中正作此感慨,突然见到远处海面上有一团云气光辉正向岛上快速飞来。观此气象,绝不是外门弟子出行能够搞出的动静,于是他便手捏剑诀,阔步迎向那云气落点。

    那团云气抵达近前后,绕着海滩飞行片刻,便也直直向着暗生警惕的徐逸飞来。

    云气消散,一名少女在沙滩上现身出来。那少女身着一袭锦绣华袍,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光芒,使得少女整个人都笼罩在这一团光辉中。

    但这身华服却并未因此而喧宾夺主,只是因为那沐光的少女美的惊世骇俗。当徐逸看清楚她的样子时,视野中所有事物都成了黯淡失色的背景,唯有那如画的眉眼破人心防。

    “喂,你是此间东玄宗弟子?怎么瞧着有些呆?”

    少女声若黄鹂,站在沙滩上有些烦躁的瞪了几眼周围那些被她吸引过来的民众视线,又望着徐逸开口问道。

    徐逸听到这话,竟难得的有些脸色发烫,片刻后才恢复如常,抛开第一眼的惊艳失神,再望去时少女虽然仍是美的不可方物,但也不至于让他心旌摇曳:“我是东玄宗弟子,姑娘你又是哪处玄门同道?登我东玄岛有何贵干?”

    “我来自东海龙岛,来这里寻找一人。”

    听到少女这么说,徐逸不免又是暗感惊讶,他是真的没看出来这少女竟然是异类成精的妖修。

    不过这倒也正常,海外玄门一般不将龙族视作妖修,一则是因为龙族乃海外水生族类的皇族,二则龙岛有化龙池可以洗炼妖气、重塑筋骨。

    一般进入化龙池洗炼并幻化成人的龙族,其筋骨根基与人族修士无异,而且还多了龙族天生具有的禀赋神通,可谓得天独厚、阔的没边。

    当然就算如此,龙族仍然要雌伏玄门大宗之下,因为此界毕竟人道大昌,真正强大的人族修士、杀龙跟杀鱼也区别不大,不是多有难度的事情。

    “原来是龙岛贵客,请问姑娘要找的人名叫什么,若我恰好认识,可以直接为姑娘引见。”

    联想到师父日前出门便说要到龙岛去,徐逸心里隐有猜测,便又发问道。

    龙女容貌极美,心机却是不深,闻言后便直接说道:“我要找的人名叫徐逸,他在你们这里应该名气不小,因为他的师父很强,就连我族里的长辈都要对他师父恭恭敬敬。”

    果然是同师父出访龙岛有关,徐逸心里暗暗嘀咕,但仍不动声色道:“我是认识徐逸,但却没听说他有什么龙岛的好友。姑娘你远来登岛、寻找徐逸,有什么紧要事情吗?”

    “你这人话可真多,这是我同他之间的事情,没必要告诉你。”

    龙女被徐逸问的有些不耐烦,反手掏出一枚晶莹璀璨的灵珠:“既然你认识徐逸,请你带我去找他。这一枚水灵珠,送给你做带路的报酬。”

    看着那流光溢彩、灵气逼人的灵珠,徐逸也是惊讶的暗暗咋舌,龙岛中人果然阔气得很,这样一桩小事就给这么丰厚的报酬。再联想之前赤枫岛见到的北宸宗弟子,只觉得原来海外玄门诸大势力,真是只有他们东玄宗最寒酸落魄!

    “宝物虽然诱人,但我不知姑娘来意是好是歹,不敢轻易领你去见徐逸。”

    徐逸收回视线,摆手说道。

    “这里是你们东玄宗地界,我就算对他有歹意,又能对他做什么?但你这人倒是很讲义气,换了别人可能不会拒绝。”

    龙女虽然有些烦躁,但对徐逸却有几分欣赏,稍作沉吟后便又说道:“我对你同门没有恶意,寻找他是因为我族里的长辈想要攀附强者,要把我许配给徐逸做妻子,还让我跟随他师父一起回东玄宗。但我没有见过徐逸,半道上甩开了他师父,自己先来一步,想要看一看徐逸是怎样的人。”

    “竟、竟有此事?”

    徐逸虽然有些猜测,但却没想到事情走向这样吊诡,一时间也是瞪眼惊诧,有些不能消化。

    “我骗你做什么?你如果肯带路,那就快点走。如果等到徐逸的师父回来,我也不再需要你带路了。”

    龙女纤手一张,那灵珠便向徐逸飘来,倒是不担心他收礼却不做事。

    徐逸这会儿思绪杂乱,却没有心情贪人宝物,只是摆手说道:“实不相瞒,那个徐逸相貌丑陋、品性低劣,虽然拜得名师,但却不肯用心修行,在宗门里风评极差,可以说一无是处,这绝对不是一桩良缘。

    姑娘你出身高贵、美丽动人,一定少不了俊才倾慕。况且玄门修行,男女情事只是拖累。实在没有必要同这样一个庸劣之选纠缠,还是赶紧返回龙岛,不见为好!”

    龙女听到这话,秀眉便微微蹙起,片刻后望着徐逸的眼神已经生出几分嫌弃:“我本以为你是好人,原来是看错了。只是想请你带路,那徐逸是好是坏,我有眼看,并不需要你评价告知。人间哪有无一可取的坏人,他既是你的同门,你就不该在外人面前张扬他的丑恶!”

    徐逸本以为这龙女出身高贵又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应该是心高气傲,或许不忿长辈的安排,私自前来挑衅自己,随口几句坏话应该就能将之打发走,没想到自己反被责备一通。

    “算了,我也不需要你这个讨厌的人引路!”

    龙女伸手一招,收回飘在徐逸身前的灵珠,脚下云气又聚集起来,将要离开之际,她又望着徐逸认真说道:“你或许跟徐逸有怨,所以才看轻他,但人是会变的。我们龙岛化龙池能伐骨洗髓,改变他的容貌很简单。他只要有上进心,我们龙岛自会帮助他修行。你不要再随便说他坏话,否则我就告诉他,他又要报复你!”

    说完这话后,那龙女便不再停留,足踏云气向岛内东玄城飞去。

    突然多了这么一个热心护夫的小媳妇,而且还美的惊心动魄,徐逸却全无心理准备,不知该乐还是该忧。

    一想到师姐得知此事会有怎样反应,他心里更是焦虑的很,再没有心情留此巡察,忙不迭催动身法,向宗门疾奔而去。

    一路狂奔返回宗门,徐逸已经是气喘吁吁,来不及休息便又往外门庶务堂跑去,沿途又外门弟子瞧见他着急忙慌的身影,便忍不住酸溜溜说道:“好不容易这徐府君出游,宗内能清净几日,一回来又要去烦扰竺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