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科幻小说 > 成为魔神后要干些什么 > 第五章 雪原生活
    “今天由我来钓鱼?”在几根彻夜焖烧的树干的热量下睡了一个好觉的辉夜,还没来得及享受兔子们的浆果早餐就被费顿拖到冰湖上。

    冰面上已准备好钓鱼小洞、充当椅子的木桩、取暖用的小篝火、松针、金属杯子、钓竿、铁桶、鱼饵罐,条件比昨天好得多。

    费顿把辉夜按到木桩上坐下,笑道:“看你的收获情况,如果上午连一条都钓不到,那下午得再加两根钓竿,我和铃仙陪你一起钓。”

    “你小看谁呢!今天所有人的午餐和晚餐由本公主负责!”声明一点,辉夜从来没钓过鱼,也从来没接触过现代钓鱼竿。

    “嘛,我认为你拥有成为‘钓鱼之神’的潜力哦~”费顿把钓鱼竿塞到辉夜手中,“毕竟钓鱼很需要耐心,而你拥有长达800年的发呆经验,这项特长是其他钓鱼佬所不具备的。”

    辉夜表情微妙:“……我怎么觉得这不是称赞。”

    “错觉错觉~”费顿打开鱼饵罐,递过去。

    “咿呀!”看见里头种类不同的昆虫,辉夜尖叫着跳走。

    “回来。”费顿招招手,笑道,“把鱼饵穿到鱼钩上和把鱼取下来放进桶里这两步,破例允许你使用魔力操作。”

    法爷捕鱼很简单,把鱼钩直接塞到鱼的嘴巴里,甚至直接把鱼从水里提出来,但这就没有意义和成就感了。

    辉夜闻言走回来,但还是戒备着鱼饵罐:“……可以吗?”

    “不管是虫子还是鱼,都跟高贵的公主殿下不搭配啦~”伤害辉夜的人设,等于伤害自己的眼睛。

    “算你有点见识——嗯?”辉夜突然记起来什么,“慢着!你之前不是把从木头里挖出来的虫子放到我手掌上吗?!”

    “这哪能一样~”费顿摇头晃脑,发表双标言论,“一个是被动接触虫子,一个是主动接触虫子,没有人能控制被动,人设不会受到影响。”

    “你、你混蛋!”辉夜气得直跺脚。

    “你可爱~”三个字让辉夜红了脸。

    “好了好了,快坐下,我还要教你钓鱼竿的操作方式和钓鱼的基本技巧呢。”费顿眨了眨眼,笑道,“不要有丝毫压力,悠闲地发呆就可以了,我原本就打算让你们饿一下肚子,为之后的美食作铺垫。”

    “哼~看我粉碎你的阴谋!”辉夜获得‘新手钓鱼佬’称号。

    》》》》》》

    “永琳,这些碎木料还有用吗?”留下辉夜一个人钓鱼,费顿回到营地。

    正在搭木架床的永琳看了眼地上的木料,笑答:“除非柴火也算作一种用途的话。”

    “那就好。”费顿拿起一根长木条,坐在昨晚过夜所用的枯叶床上开始加工。

    永琳好奇道:“这是打算制作什么?”

    “滑雪工具,滑雪手杖和滑雪板。”走的是双板路线,单板不符合费顿的美学。

    “滑雪?”辉夜通过电子游戏接触过不少异次元文化,但永琳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制药工坊里,这个词暂时还不在其常识范围内。

    “就是一种踩在木板上从雪山上滑下来的运动,当然,既然是一项运动,追求的就不仅是‘从雪山上下来’,或是追求速度,或是追求技巧,或是与人竞赛。”费顿站起来,踩在两根木料上,作出滑雪的动作示意,“我觉得难得来到冰雪环境了,若是没体验到这项运动,感觉缺了点什么。”

    永琳大概脑补到这项运动的画面了,笑道:“听上去是项很有趣的运动。”

    “别抱有过高期待。”费顿重新坐回去,摇了摇头,“嘛,对我们这种人而言,任何体育运动的速度感和刺激感都远不如自由自在地飞行,真正适合我们的是‘飞行足球赛’、‘飞行篮球赛’这样的项目。”

    十分遗憾,费顿至今没发现哪个次元世界有这样的运动项目,原因不难理解,热爱运动的人大多不会飞,大多会飞的自重身份不屑于玩乐。

    永琳笑道:“然而飞得久了,有时候也会想着暂时中止能力,让自己从高空掉落下来,感受自然之力的约束。”

    “是这样没错~”费顿咧嘴一笑,永琳说的这事他干得多了,“嘛,没想到堂堂月之贤者,也有如此不理智的时候啊。”

    “月之贤者也好,永远亭的药师也罢,我只是一介凡人。”永琳淡然道。

    费顿回头看了眼冰湖上的背影:“辉夜做了件好事~”

    永琳看向费顿,喃喃道:“你也功不可没就是了。”

    》》》》》》

    “有奸情!”顶着搜寻物资的名号跑得老远的因幡帝,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窥视主人们与费顿的交互上。

    蹲在不远处的灌木丛边上采集浆果的铃仙没好气道:“这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你不是亲眼看着公主殿下和费顿大人差点亲上了吗?剩下的事情根本不需要惊讶。”

    不如说,武侠世界之旅结束后,费顿和辉夜还没有突破那一层关系,才是让她们惊讶的事情,兔子们私下讨论了许久,最终得出结论——渣男的女人实在是太多了,导致其反而不怎么急色,更注重精神恋爱。

    “谁说公主了?”因幡帝把脑袋缩回来,压低声音,缓慢而清晰地吐字道,“我说的是永琳大人。”

    “师匠!?不可能!”铃仙瞬间来到同伴身边,小心翼翼地从树干后面探头出去。

    魔力聚集在双瞳提升视觉能力,确认费顿与永琳只是坐在一块边处理木材边谈笑风生,这才松了一口气:“帝你又在骗人,师匠不是跟平常一样吗?”

    “跟平常一样?”因幡帝表情古怪地看了几眼铃仙,突然踮起脚来摸了摸铃仙的脑袋,以不同以往的腔调念叨道,“……你也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啊。”

    “???”铃仙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下一秒,因幡帝蹦蹦跳跳地离开,又变回那只调皮又懒散的兔妖:“那么,天真可爱的小兔子要认真搜寻物资咯——啊!幸运雷达告诉我,这里有荒野求生所需要的物资!”

    铃仙没有多想,走到正在扒雪挖洞的因幡帝身旁道:“昨天就一无所获了,今天若还是没有半分贡献,说不准真的会被费顿大人当成枕头使——”

    因幡帝的动作停了下来。

    铃仙的话语也戛然而止。

    在她们眼前的是一只冻僵的雪兔尸体。

    嗯,尸体没有腐烂,冰雪是天然的冷藏箱,简直是荒野求生路上的宝藏。

    可惜,捡到它的是两只兔子……还是让其入土为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