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贱门第一刀 > 第二卷:初露峥嵘! 第一百零七章:不速之客
    贱门第一刀第二卷:初露峥嵘! 第一百零七章:不速之客

    林八两一路上思考着柳樊突如其来的人生道理,他有些懵逼。

    他不知道柳樊猛然蹦出这话是啥意思,难不成真是觉得我天赋异禀?

    ......

    二人并肩步入大堂,堂内已经支起一张长约丈余,宽约半丈的硕大长方形檀木桌子。

    一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山珍海味,简直看花了林八两的双眼。

    清炖裂山甲,红烧烈火牛尾,炖虎排,霜草炒寒羊......

    林八两认来认去, 只认出一小半。

    没办法,多是书上见得,在飞剑宗也没吃过几种,能认出一小半来,林八两都觉得自己是个天才。

    他估摸着这一桌子上,符合他身份的也就是那灵韭炒鸡蛋。

    林八两心中没有来的想到一句话,穷小子见丈母娘。

    林八两嘴角不经意间露出一抹笑意,此时柳樊也已经落在主座。

    看到林八两嘴角的笑意,没有来的心中一紧,有点不安。

    柳樊连忙招呼着林八两落座,正巧也只省一个位子,柳樊的右手边。

    林八两半个屁股坐在凳面上,有些不太自在。

    桌上分别是柳星,柳月,柳颜清,柳夫人,柳樊。

    林八两坐在柳樊的右手边,柳夫人坐在柳樊的左手边。

    让林八两感觉不自在的,分别是他对面的柳星柳月,还有他身旁的柳颜清。

    隔着的距离恰到好处,刚好是...柳颜清能一个巴掌能抽他脸上的距离。

    林八两坐下后,大堂内气氛略显尴尬。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着自己的小心思。

    柳星低着头看向桌面,一言不发。

    柳月目光不善的盯着林八两,脸颊微微鼓起。

    柳颜清余光瞥向林八两,双颊微红,轻抿朱唇。

    林八两则是感受到柳颜清的目光,不禁有些心惊胆战。

    柳樊心事重重,似乎在思考着如何调节气氛。

    唯有柳夫人,似饶有兴趣的观察着众人。

    柳樊轻咳两声,干笑开口道:

    “咳咳,哈哈,欢迎八两来咱们柳府做客,大家一起举杯走一个。”

    说着就举起碗边的酒盏,柳星柳月柳夫人甚至柳颜清也纷纷举起酒盏。

    这让林八两不禁有些犹豫,他刚11岁啊。

    “这......我刚十一岁......”

    林八两此话一出,柳夫人单手捂嘴咯咯笑个不停。

    “感情咱们小八两还没喝过酒?”

    柳颜清也是轻捂朱唇,双眼含笑的看向林八两。

    最让林八两气愤的是,柳月那浓浓鄙视的眼神,林八两都快气炸了。

    一个手下败将,还敢在这鄙视他。

    林八两想都没想单手捏住酒盏,一仰头将酒全部灌进肚子里。

    一瞬间一条火舌从喉咙直入胸膛,火辣辣的。

    林八两强压住即将狰狞的面孔,云淡风轻的将酒盏轻轻的放在桌面。

    完事还斜着头瞥了一眼柳月,尽显嚣张。

    众人纷纷仰头将酒饮下。

    柳夫人这才笑道:

    “八两啊,你莫不是真第一次喝酒?”

    林八两点点头,狠狠咽了口唾沫,微微压下酒气才回道:

    “确实是第一次。”

    桌上众人仿佛纷纷来了兴致,饶有兴趣的看向林八两。

    柳夫人继续笑着说道:

    “那你这几日可得多练练,咯咯再过两年就该成婚了,怎么能还没喝过酒呢,柳星他们俩八岁就开始饮酒,颜清更是六岁就抱着酒坛子喝。”

    林八两这才反应过来,这个世界大家族子弟都早熟。

    像他8岁时身体才能成习武,大家族子弟成天天材地宝的滋补着,多是五六岁就能习武。

    现在看来八岁喝酒也很正常不过。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八两感觉身旁柳颜清脸颊上的红晕,似乎更重几分。

    “快吃菜吧,待会都凉了。”

    众人纷纷附和柳樊,由柳樊率先动筷,晚宴又或是家宴,正式开始。

    众人所有谈话基本都围绕着林八两。

    酒过三巡之后,林八两柳月柳星三人,纷纷挂上小红脸蛋。

    柳月忍不住的向林八两说道:

    “林哥,之前确实是我错了,确实不该招惹你,今天我哥说了我一顿,我也想明白了,从最开始在客栈相遇,就应该是缘分的开始,而不是互相针对,我拆你家的事后悔死我了。”

    说完就抽了自己一个嘴巴。

    林八两红着脸蛋单手搭在柳樊肩膀,含糊不清的回道:

    “老弟,这都不叫啥,我也没吃啥亏,那房子拆了就拆了,都没人住了,那不是家那是房子。”

    林八两顿了顿,吧唧两下嘴巴继续道:

    “老弟啊,是我对不起你才是,我不应该把你的牙打掉,我确实没想到你那么不禁打,来!提一个!”

    柳月林八两隔着桌子,举着酒盏在空中一比划,又是一杯酒下肚。

    “我...我也跟一个。”

    柳星晃晃悠悠的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后。

    哐当!

    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哈哈哈,你别把我的酒量和我大哥的相提并论,打架你厉害,喝酒嘛,还是我略强一些。”

    没过多久,柳月也躺在桌子上睡着了,只不过柳星刚才睡到桌子下面,被下人抬回房间去了。

    林八两则是抱着柳樊哇哇大吐,柳樊红着脸嘲讽道:

    “原来就这点酒量啊,我以为多狠呢。”

    柳夫人狠狠地在柳樊腰间拧了一把,只不过柳樊也已经喝多了,根本没任何反应。

    林八两闻言硬生生将吐意咽下,直起身来就继续跟柳樊拼酒。

    柳夫人和柳颜清对视一眼,纷纷从对方眼中看到无奈。

    最终柳樊也是被喝的五迷三道,愣是跟林八两称兄道弟起来。

    林八两则是在那近气多,出气少,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

    ......

    晚宴散去,柳樊的卧室内传来一声尖叫。

    一只手捏住柳樊的肩膀,柳樊顿时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逃脱出来。

    柳樊一只手轻轻握住惊恐的柳夫人,示意她不要害怕。

    此时就听这‘不速之客’开口道:

    “这个屋子隔音了,将夫人请出去吧,我跟你谈谈。”

    “不必了,若研不会说出去的。”

    “我这次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来给你提个醒,你今天有件事估计错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