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霍格沃兹召唤图鉴 > 第171章 法术鉴证科
    “被杀死的都是法师,孙家有几个年轻的子孙并没有觉醒法师天赋,还是普通人,他们倒是死里逃生,幸免于难。也是他们向执行部描述了当时的情形。”燕霓霜道:“火焰都是从人们的喉咙烧起来的,从他们的嘴里涌出来,然后是眼睛、耳朵……”</p>

    “活下来的都是些孩子,执行部在获得必要的信息后,消除了他们的记忆,把他们送到了福利院中……”燕霓霜有些不忍地道。</p>

    “是燕家丫头吗?”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一排排尸体架子后面响起,着实吓了白麟一跳,他都没有感觉到这里还有个活人。</p>

    “宗爷爷,是我!”燕霓霜答应道。</p>

    说话间,一名身材佝偻的老人从昏暗的灯光中走了出来,他形容枯槁,面黄无须,至少有七八十岁,有些驼背,一条腿还是瘸的,但白麟却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魔力,他不动声色的拿召唤图鉴一扫描,燕霓霜魔力足有83,而这个不起眼的宗爷爷,竟然高达92,这是白麟除邓布利多和自己以外,见过的魔力最高者。</p>

    老者打眼扫了白麟一眼,忽然十分惊异的眼睛瞪得老大,半天没说话,还是燕霓霜喊了声:“宗爷爷,我带个人来看看,或许对破案有帮助。”</p>

    白麟猜想这位老者应该是执行部的老前辈了,这么大的案子,都已经上了司天监日报,恐怕已经震惊整个东方法术圈,对于老牌的法师家族来说,一时间应该是人人自危,就算燕霓霜能力再强,法术管理委员会也肯定会派遣最得力的法师来协助调查此事。</p>

    白麟向老者点头行礼,客气的道:“宗爷爷您好!”</p>

    宗爷爷脸色一松,甚至像是松了一口气道:“老朽眼拙,都没看出这位小哥的法力深浅。”</p>

    燕霓霜简单介绍了一下彼此,白麟猜的不错,宗爷爷多年与国外的邪恶巫师作战,是执行部的老供奉,已经退休二十多年了,如果不是除了这个大事件,也不会请他出山。</p>

    不多客套,宗爷爷打开解剖台上的一只裹尸袋,露出一面一具可怖凄惨的尸体。</p>

    一个年轻男子的整个脑袋被烧成了黑漆漆的骷髅,皮肉、大脑都几乎烧得一干二净,只剩下像是泼了沥青一样的头骨,脖子以下本来还算正常,不过从胸腔道腹部也已经被切了个大大的y字型,应该是法医解剖后又合上的,正常情况下解剖后内脏会取出来另行保存,所以腹部深凹了下去。(火化时会一并处理)</p>

    白麟看着都感觉胃部有些不舒服,那黑洞洞的眼窝似乎在盯着他看一样,让人心中发怵。</p>

    不过白麟也是见过世面的,他强定心神,凑了过去,仔仔细细的观察着骷髅的细节。</p>

    “这火确实是从里往外烧的……也不是厉火咒……这种法术,闻所未闻啊……如果还能追踪目标、群体伤害,那这个法术强的过分了!”白麟一边看一边道。</p>

    宗爷爷道:“的确十分蹊跷……老朽白活了九十余年,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邪术,我也是翻遍了典籍,才从只言片语中推测出,这是两百多年前盛行于南洋的厌胜之术。”</p>

    宗爷爷继续介绍道:“厌胜之术,简单来说就是将怨恨化为实质,这股怨恨越是强,这邪术的威力就越强。”</p>

    白麟喃喃道:“听上去不像是南洋的,倒像是东洋的……有个电影叫咒怨,好像说的就是将怨恨化为了杀人的邪术……不过电影里施术者是死了之后才获得的能力……”</p>

    宗爷爷眉毛挑了挑道:“你是说霓虹国?战争年代东方法师与霓虹的法师多次作战……他们的邪术确实层出不穷,让人防不胜防,但却也没见过杀伤力如此之强的邪术,孙家虽然不是什么强大的法师家族,但上下一百多法师,这在国际上也是一支不弱的力量,就这么被一招灭门,简直惨绝人寰!”</p>

    白麟沉吟着,燕霓霜问道:“宗爷爷,您有什么发现吗?不妨说出来大家合计一下。”</p>

    宗爷爷指着尸体的身上道:“解了这是第十具尸体了,都没找到这团火是怎么烧起来的,哪有什么发现,你那边呢?可曾查到孙家有什么仇家之类的?又或者有人能从孙家灭门中得到好处?”</p>

    燕霓霜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这些天派了三队人去走访,有一丁点嫌疑的都控制住了,审了两天两夜,有点新仇旧恨的,倒也有几个,不过要说做这么大案子,那些人既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胆量。最主要是这几年全国经济都在蒸蒸日上,孙家这些年的产业发展却都在走下坡路,还在外面欠了不少债务,如果说得利者,外人是一点都讨不到好的。”</p>

    宗爷爷一摊手道:“得了,白忙活,一点路子都没有。”</p>

    这时候,燕霓霜看到白麟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禁问道:“小麟,你有什么看法?”</p>

    她倒没有指望白麟真的能帮她把案子破了,之所以让白麟参加调查,一是为了和他做情报方面的交换,另一方面,还是对自己感情的一个交代,如果她拒绝了白麟,很可能,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和他在一起相处了,当然,这种小女儿的心思,她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p>

    白麟扶着下巴道:“三个疑点啊,第一,我在欧洲与很多黑巫师作战过,他们都需要用眼睛盯住目标,然后释放法术,比如哈瓦达索命咒、钻心咒,乃至简单的石化咒、昏迷咒。我也会一些简单的群体黑魔法,但仍需要用目光锁定大致的目标,如果是远距离诅咒施法,凶手是怎么锁定这么多目标的呢?”</p>

    宗爷爷眼神闪动道:“继续说。”</p>

    白麟道:“第二,为什么死者都是法师,而孙家的普通子孙却没事?凶手的法术是怎么分辨对方是法师还是普通人的?”</p>

    “第三,为什么要在婚礼时作案?是非要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才能施法,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我看电影里,中了诅咒的人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会被怨恨追上杀掉。”</p>

    燕霓霜道:“你的意思是,凶手之所以要在婚礼上动手,就是为了让所有的目标都在自己的视野范围?所以他当时应该就在现场!”</p>

    白麟点头道:“大概率是这样,不然解释不了他的施法逻辑,还有个问题,我们知道,越是强大的魔法,越是难以精准的控制,如果凶手能将威力这么大的魔法还能如此精准的控制,那绝对是法术大师的等级,不可能默默无闻,来去无踪,我觉得他一定用了什么作为辅助他施法……”</p>

    在宗爷爷和燕霓霜惊异的目光中,白麟将红眼嗅嗅召唤了出来,嗅嗅落在了解剖台上,开始四处闻来闻去。</p>

    </p>

    “这是……泥伏雷?”燕霓霜问道。</p>

    “这是一种稀有的变异体,能够闻到含有黑魔法的物体。”白麟解释道。</p>

    红眼嗅嗅似乎很不喜欢尸体的气味,但因为对白麟的忠心耿耿,还是强忍着这股不好的气味,在尸体上寻找黑魔法气息的东西。</p>

    然而这具尸体的脑袋已经烧得只剩个骨壳,身体也被解剖得空空如也,嗅嗅无功而返,宗爷爷手一挥,裹尸袋自己封上口,带着尸体飞到了一旁的架子上,另一具没有解剖的尸体飞过来,落在了解剖台上。</p>

    红眼嗅嗅再次忙活了五六分钟,仍然没有收获。</p>

    白麟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这时,燕霓霜道:“也许留下的东西不是在尸体的体内,我们去物证科找找!”</p>

    白麟点了点头,伸手抓住嗅嗅,燕霓霜已经很自然的上前握住了他另一只手,开启了传送符箓。</p>

    平心而论,燕霓霜的传送符箓应该比普通的幻影移形要高级一些,因为完全没有幻影移形的失重、超重,还有施法后的胃部不适,而且白麟握住了她有些冰凉的手内心不由得一动。</p>

    在睁开眼,他们三人已经出现在了另一栋建筑里,只是同样的光线昏暗,气温很低,只不过走廊中来来回回有不少人在匆忙的穿梭,看到了他们,很多人都点头示意,喊一声:“宗老,燕队!”然后赶紧让路。</p>

    燕霓霜一马当先,大步流星的走进一间办公室,办公室门前牌子上写着“法术鉴证科”,白麟走进去一看,那是大开眼界。</p>

    从外面看只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十几个平方办公室,里面却大的出奇,一排柜台横在房间中部,靠门这边是很多长椅供人排队休息,柜台那边是一片像是巨大书本一样的折叠空间,数十名工作人员在里面忙活。</p>

    看到燕霓霜,马上有工作人员上前打招呼,在燕霓霜报出案件编号后,他拿出一支很短的魔杖一挥,柜台后面的空间就像是巨大的书本被打开,翻到了目标页面,便就此打开,顿时一片由无数物件形成的画面便展现在白麟面前。</p>

    白麟一看,才知道为什么孙家院子中那么干净,就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这时才看到,原来物证科将整个院子里的所有可以搬走的东西,全给搬到了这里,而且所有的物品都保持在原有的位置,它们都悬在半空中,像被一片无形的冰封存住,正如执行部到达孙家大院时的样子。</p>

    地面和背景也被投影成了当时的照片,只不过这个时代像素还不是很高,但已经完全可以复原凶案现场,死者的位置被一个个红色人形模型代替,还有几个蓝色的模型,应该代表的是幸存者。</p>

    白麟走近打量,那些物品大多是婚宴现场的餐具、酒具、菜肴、垃圾,还有一些宾客的个人物品,甚至有两个大哥大。被物证科用魔法封存后,可以随时还原现场寻找物证,这可比普通人的鉴证工作好用太多了。</p>

    燕霓霜朝工作人员点点头,对方马上走过来,对着他们三个人一挥魔杖,白麟感觉手一紧,低头一看,手上、脚上头上都自动套上了一层橡胶套,脸上也戴上了口罩,避免他们污染了证物。</p>

    三人小心的走了进去,白麟捧着红眼嗅嗅,不让它碰到那些物品,但嗅嗅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开始左闻右闻起来。</p>

    被封存的物品会像冰封或者时间停止一样,很难再向外挥发物质,所以气味十分微弱,嗅嗅闻起来很吃力。</p>

    但正当白麟都几乎要放弃的时候,嗅嗅却忽然兴奋起来,白麟一看,嗅嗅冲着摆在角落的一堆空酒坛子叫了叫,白麟一个激灵,赶紧带着嗅嗅走过去,嗅嗅对着那堆酒坛子全身用力的扭动起来,如果白麟一松手,它肯定就扑了过去。</p>

    白麟摸了摸嗅嗅的脑袋,从兜里掏出一个加隆,然后融入了一些魔力进去,递给了嗅嗅,算是给它的奖赏,嗅嗅抓着金币心满意足的被收回了图鉴。</p>

    “这些酒有问题!”白麟道。</p>

    这时一旁的工作人员道:“酒液也化验过了,并没有毒!”</p>

    燕霓霜道:“也许不是毒,而是一种魔法标记,喝过这些酒的人就自然成为了目标,喜宴当场,除了几名少年和小孩,大部分人都喝了酒,于是都成为了邪术的攻击目标。”</p>

    宗老马上指挥工作人员分理处所有的酒坛、酒具,还有在现场收集到的剩余酒液,重新进行测试,但很快工作人员就来报告:“这些酒都是孙家用魔法酿造的,本身就带有很多魔法气息,不能分辨出是不是做过了手脚,但经测试都是无害的。”</p>

    正在这时,燕霓霜的小皮包中发出一阵铃声,燕霓霜从中取出一个小一点的大哥大,刚刚接通,那头就传来黄成化的声音:“燕队,出事了!”</p>

    白麟心中一惊,怕不是悠茜他们出了什么状况吧,他倒是不担心悠茜,她性格温柔当然不会去主动闯祸,可琪琪就不一样了,如果遇到什么突发状况,她可是“不服就干”。</p>

    而电话那头黄成化却道:“云湖上起了大雾,雾里传来雷鸣声,似乎有人在施放一个大型法术。”</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