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变强从县令开始 > 第 218 章:师父果然是无敌的!
    “姑娘有何事?”

    贺兰嘉诚踏剑而立,试探的问道,言语客气。

    他认真的看着眼前身穿红色甲胄的女子。

    白马侧身悬挂这一杆长枪,仅有枪头露出尖儿角,却已然刺目异常。

    与此同时,女子腰间还悬挂着的狭刀长剑。

    他都无需试探便知,这绝非凡品,甚至品级说不定比他脚下的这柄名还要高。

    他的剑名为拜月,出自宗门山上剑冢,南靖洲几大名剑之一。

    然而,依旧不如女子的长剑。

    单从这一身近似于仙人的装备,便能让他感到无比的压迫感。

    这女人的气场太凌厉了。

    他不知道要经历怎么样的杀伐,能让一个区区中武境,杀气就达到如此境地。

    所以,贺兰嘉诚才没有冒然离去,或者当着她的面再递出第二剑。

    境界越高,看的世界就越广阔。

    不到神游飞升,便很难知晓这浩然天下间,绝不仅限于大洲王朝,有很多千百年隐士的家族,其实力更为强大。

    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刚才天上那一剑,是你出的?”宋一枝淡漠开口。

    贺兰嘉诚皱了皱眉:“与你无关,我贺兰嘉诚出剑,何须与人解释?”

    毕竟是上武境的剑仙,即便谨慎了些,但剑心依旧如此。

    剑修出剑,同武夫出拳同理,无需解释出剑而已,想了就做了,这便是剑心。

    宋一枝微微抬眼,有些异样,而后点头:“剑心不错。”

    贺兰嘉诚忽然笑了。

    他是没想到,自己堂堂一个神游境剑仙,居然被一个刚刚观海境的丫头说剑心不错,恐怕传出去都没人信。

    “不知姑娘是否要拦我,若只是路过,还请让路。”

    宋一枝摸了摸白马,绝美的脸上依旧清冷,哪怕面对贺兰嘉诚释放的威压,却是没有半点波动,反而眉宇间英气逼人。

    “那一剑是到封疆的。”

    “哼,是有如何?”

    “那就对了。”宋一枝闻言,竟是稍稍松了口气的样子,而后直接下马,将白马牵到了一边的小树下:“我来跟你打。”

    贺兰嘉诚:“?”

    宋一枝走回泥泞路面,直视贺兰嘉诚。

    虽说回来的晚一些。

    但也算是赶上了。

    按照宋一枝单纯的人情世故理解,在她看来,既然决定收他为徒,那作为师父,自然有义务给徒弟成剑之前,保驾护航。

    毕竟是她的第一个徒弟,或许也是唯一一个。

    不知道沈木怎么想,不过她还挺认真的。

    收到消息,紧赶慢赶就怕回来晚了,到时作为师父没能出上力,那就有点说不过去。

    不过还算运气不错,方才贺兰嘉诚那一剑给她确认了方位。

    既然他是对这封疆城出剑。

    那自然是自己那个便宜徒弟的敌人。

    不过宋一枝疑惑的是,这才刚走多久啊。

    就直接惹到上武境剑修了?

    记得之前还只是跟腾云观海境的打一打。

    好像龙门境的都少呢。

    看样子走之前,的确有必要好好的教育一番了。

    如今自己在东洲的事情已经办完,倒是有了点时间,不过也不是很多。

    一边想着,她缓缓迈步向前。

    贺兰嘉诚眼神复杂,心中有些恼怒,倒不是出于眼前女子的狂妄,而是他内心莫名的古怪,却又看不出异样!

    这就不太对了。

    对于宋一枝,他觉得自己不会看错,就是一个刚刚观海境的剑修,无非身上的物件奢侈了一些,仅此而已。

    可这种压迫感和内心的慌乱是哪来的?

    境界差距如此巨大,对方不可能给他带来这样的感受!

    他的剑心在颤抖!

    眼看着斜挎狭刀长剑的宋一枝越来越近,贺兰嘉诚忽然眼神一变,竟是直接飞上高空,而后死死地盯着下面,如临大敌!

    不对,太不对了!

    宋一枝抬头,没有动那白色挂有风铃的狭刀,也没有拔剑的意思。

    只是抬头的瞬间,自眉心处,有一道极小极小的白芒飞出!

    速度之快!

    竟是让一个神游境都无从察觉!

    唯有濒临死亡之前的不祥之感,让贺兰嘉诚的剑心烦躁不已。

    他体内剑胚之中。

    温养的本命飞剑也开始剧烈颤抖,发出悲鸣!

    贺兰嘉诚脸色一变,没等祭出拜月长剑,体内的本命飞剑便自行飞出,剑身刚走出眉心一半之时!

    嘭!

    一声巨响,贺兰嘉诚只觉得神魂震荡,头疼欲裂。

    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的本命飞剑为了护主,自行动了。

    可是这一下突如其来,没有任何准备,竟是一击便伤到了本命剑的剑灵。

    贺兰嘉诚一口鲜血喷出,眼神惊恐!

    “你到底是何人?你不是观海境!我来自贺兰剑宗,有话可以慢慢谈!”

    “不谈。”

    宋一枝冷淡的回了两个字,而后目光所致之处,那几乎看不见的细微波动再度来袭。

    噗!

    贺兰嘉诚右臂洞穿!

    让一脸茫然。

    怎么回事?

    哪来的剑!

    他内心狂怒,却又毫无头绪,这可能是他成为神游境剑仙以来,遇到过最离谱的对决!

    剑修杀人,不在气势强弱。

    如之前那劈开云雾的一剑,实则虚有其表,当然,虽说杀力依旧强大,但那是给外人看的。

    当剑修真正的想要杀一人之时,可能寥寥几剑便分出生死了。

    场面再小,不代表就是杀力弱。

    场面如何宏大,可杀不死人,那就还是垃圾。

    这是唯有剑仙之上才能明白的一个道理。

    此刻,

    贺兰嘉诚稳固了本命飞剑的灵智,而后再度祭出,自己则是单手持拜月剑防守。

    嘭!

    本命飞剑再度遭受碰撞,似乎只有它才能寻找到了那道无形的剑击。

    贺兰嘉诚眉头一皱,似乎心中寻到了一丝轨迹。

    而后眼神一瞪,仿佛不敢置信大声喝道:

    “你这是…无色剑胚!你修了无色剑!”

    宋一枝静静站着没有回应。

    贺兰嘉诚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他是真的想不到,居然在东洲地界遇见了一个无敌的先天剑胚。

    先天剑胚其实可以代表剑修的很多东西。

    不仅仅是决定了本命飞剑,同时也牵扯到剑法,剑意,剑心,等等。

    毕竟这是与生育来的先天天赋。

    而先天剑胚体质,也分很多种,比如之前贺兰剑宗被干死的木尘,剑胚衍生的便是无尘剑心。

    而贺兰嘉诚自己的,则是‘观象剑胚’,也不差了。

    但在繁多的先天剑胚体质中。

    也有一些天花板级别的天赋存在。

    而在这些天花板的剑胚体质当中,宋一枝的这个,则是另一个称号:无敌剑胚。

    所谓大道无色无形,可任意成道,也可任意归于虚无。

    说白了,这个无色剑胚,你想咋玩咋玩的意思!

    而无色剑心顾名思义了。

    有一个特点,剑修若是修炼到极致,出剑之后敌人看不到你的剑,想想那会是什么情景?

    尼玛!

    这剑胚就不该存在于世界上!

    不公平!

    很过分!

    本来这仅仅存在于古籍传说当中。

    但贺兰嘉诚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居然碰见了。

    他有点欲哭无泪。

    真不知道说运气好,还是运气差。

    宋一枝忽然停手,似乎直到贺兰嘉诚道出她的无色剑心之后,她的眼神才有所变化。

    “你知道?”

    废话!贺兰嘉诚无语,我特么一个神游境的大咖,这种事我能不知道?

    也就那些低境界的人还自以为先天剑胚不能决定未来。

    实则剑修很大成分上,看的就是先天天赋。

    因为这才是上限。

    他眼中露出一抹贪婪:“想不到啊,居然真的是……”

    宋一枝看着他,而后深吸一口气。

    心中打算了一下。

    她承认境界有差距,时间久了未必就能赢。

    这也是她没拔剑,而是上来便使用本命剑的原因。

    不过对方已经知道了,那无论如何,他都必须死了。

    如果自己拥有的天赋,被那座战场对面的某些人境大妖知晓,是绝对不会允许有她这样的新一辈存在。

    但一旦动用杀招,家里人肯定会知道,那她就要提前回去,离开的日子可能也要提前了。

    宋一枝有点郁闷,时间太短,恐怕教不好那个便宜徒弟了。

    她看了一眼贺兰嘉诚,眼神凌厉。

    贺兰嘉诚全神戒备,冷冷道:“你的确厉害!若你到了上武境,可以说这浩然天下,没人是你的对手,不过我……”

    “废话真多。”

    哧!!!

    嗖!

    一道破空声风驰电掣!

    贺兰嘉诚惊恐的长大了嘴巴,满脸的不敢置信!

    “你!不……你这是……怎么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