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穿越小说 > 阿根廷帝国崛起 > 第203章 仲夏日玫瑰宫谈判
    布兰卡市短时间陷入用工紧缺的状态,毕竟要修的工厂太多了,

    圣赫塞的解决办法很简单,直接去附近的小城镇招人,跟就业相比,

    现在也只能这么干了,只是要苦一下人口增长率了,为了解决就业,他旗下不少工厂有1/3的工人是女工,这已经是尽量压缩的了,因为像服装厂这种活,大部分只能是女工,

    而他基本主要招聘35岁以上的,美其名曰做事比较可靠稳重,不像年轻人那么不成熟,更容易提高良品率。

    他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促进人口增长,刺激鼓励这里的年轻人多生娃,而且用报纸轮番轰炸,宣传。

    跟她们说,30岁之前都是黄金生育年纪,超过35岁就是高危孕妇,很容易一尸两命之类的,而且他还打算提议市立法会出台法案,降低法定婚育年龄,鼓励早婚早育,多生多育,而南方大学附属医院最重要的一个科室就是妇产科。

    在圣马丁市的实验政策表明,这样搞效果还是很显著的,男主外女主内,发的工资养活四五个小孩不是问题,而且市政税收充足,开始修建互助型的托儿所,还发工资。

    而且年纪大的女工在圣马丁市更有竞争力,圣赫塞特地要求旗下工厂多招聘年纪大的女工人,家里小孩多的更是有优势,圣马丁市即将开始出现新生潮,预计今年2月底开始每个月都出生很多新生儿,因为这些政策也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陆续出台的。

    这样奇奇怪怪的政策出现在圣马丁市,这里的人都开始有些习以为常,圣马丁市有几个工厂规模很大,光普拉里食品几个厂就有6000工人,蓝云纺织也有4000多人,

    雷恩机械厂、玛雅化肥厂、玛雅炸药厂这些都是纳税大户,还有几个建筑承包公司,所以影响了整个城市的招工政策,而且还间接影响了供应商,因为有一条考核规定就是工人年龄的。

    圣赫塞在这里新投资的厂也是如此,甚至圣马丁市还发布行政命令,要求扩大中年就业,鼓励年轻育龄妇女多生,市财政还会给与支持补贴,这样的多方影响下,圣马丁市的妇女怀孕数量多了很多,可以说非常成功。

    在布兰卡市,圣赫塞已经开始反向输出一些新政策了,布兰卡市是圣赫塞看好的城市,而圣马丁市毕竟不是他亲自治理的城市,尽管克罗斯很多事情都会找他请示一番,他也不会太多去干预,克罗斯需要更多的锻炼,他有足够的信心。

    他给出了具体的方向,让克罗斯做好计划和规划,进行实施。

    只要有足够多的人口,那么20年后的阿根廷,将会有一个崭新的局面,生出一个全新的阿根廷,现在提高生育率的成本比起以后,那是再便宜不过了。

    至于外资企业,用的也是后世老套路,就是用美国红杉和黑石,在美国收购或注册成立一批公司,然后以投资的方式输出资本到布兰卡市自由港免税区,搞来料加工字之类的,再输出到其他市场,跟国内旗下的公司成立合资公司。

    普拉里国际也在巴西找了些巴西的平头老百姓,注册了几家公司,给自由港建设添砖加瓦。

    圣赫塞没有闲下来,他在布兰卡市亲自监督工程进度,一船船国外进口的设备直接在布兰卡市清关,入港,然后就是投进工业区进去,安装测试几天,就可以开工。

    布兰卡市第一个火电厂也开始准备修建了,因为他估算在这么多的工厂投产下,布兰卡市的电力也会不够用,水电投资大见效慢,火电厂可以很快满足需要,而且很多设备也是现成的。

    圣赫塞也拿到了从特钢厂送过来的钢板,进行了一系列暴力测试,强度让他非常满意,就是不锈钢拿来加工困难,目前的技术水平只能做冲压件之类的,

    圣马丁飞机厂也直接重新设计了箭4型号的战斗机样机,打算重新制造。

    “看来这年产三四百万吨的钢铁还是不够用啊。”

    圣赫塞看着钢铁厂每个月送过来的销售报表,光自己的几个城市就要消耗很多的钢铁,而且吞钢巨兽房地产还没有放出来呢,还是需要继续搞更多钢铁厂才行,1000万吨不嫌多,2000万吨不嫌少。

    钢铁厂的每个月利润都在扩大,腾挪空间更大了,而且圣赫塞对于目前的钢铁厂技术并不是很满意。

    尽管规模上不错,可还是比不上日本新建的几个钢铁高炉,转炉虽然也吃了世界新技术,可是拉普拉塔钢铁研发水平还是差了一点,他想要修更先进的钢铁厂。

    布兰卡市这次动乱又被搞掉了不少议员,圣赫塞勉为其难的扩大了激进党,加大了改革进度,通过了一系列修正法案。

    布兰卡市的很多法案政策条例也仅限于此,俗称先上车后补票的那种,很多议案只交到省议会一级,并没有在国会通过,但并没有违反宪法。

    只是在违反和不违反的灰暗地带,反正现在全国到处法案崩坏,叛乱造反起义都快出来了,搞点违宪的东西可太正常了。

    圣赫塞提出的很多法案都是有利于城市发展扩大的一些事情,包括外来新工厂2年免税,5年减税,通过举债的方式扩大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而奥托市长在一次主持会议的时候,直接咳血病重了,进入了布兰卡市医院。

    病床上的奥托市长亲自提名圣赫塞担任布兰卡市副市长,这次他没有再推辞,原先布兰卡市是没有副市长这个岗位的,因为布兰卡市的议长并非后世的那种副市长兼任,

    而且布兰卡市的地位和发展规模并不大,所以并没有设立副市长,而像科尔多瓦市、圣马丁市、拉普拉塔市都是需要设置一名副市长的,也仅有一位,就跟阿根廷的总统和副总统,高官和高官一样。

    2月6日,布兰卡市议会召开紧急会议,补充了缺额议员,并正式提名圣赫塞为布兰卡市副市长职位,辅助奥托市长工作,获得了议会全票通过,在奥托市长生病期间,由圣赫塞全权代理市政厅的工作。

    圣赫塞正式去掉了自己头上的议员身份,激进党也替换了2名新的议员上去,包括圣赫塞的和一个新的,至此,激进党在布兰卡市议会占据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席位。

    圣赫塞左手拿着圣经和阿根廷宪法,右手覆盖在上面,前边就是一幅巨大的阿根廷国旗,

    他在市政大厅进行了宣誓和发表了就职演说。

    “今天我以沉痛的心情告知全体布兰卡市市民,我们伟大的奥托市长因工作过于劳累,导致病情恶化,暂时无法恢复工作,我以极大的荣幸担任布兰卡市第一任副市长职位,我将效忠阿根廷,教会,并为布兰卡市民的幸福而一直努力下去……我会尽全力服务于布兰卡市民,直到奥托市长恢复身体健康……”

    圣赫塞谨慎地继续维护好奥托的形象,反而让圣赫塞在全市更受欢迎了,这样的有情有义的市长,谁不喜欢呢,而且还那么有能力做蛋糕。

    圣赫塞以极大的热情全力投入工作,处理积压的各种的老问题,他坚持走访街区,逐渐脚步遍布整个布兰卡港,并听取了各种意见。

    圣赫塞正式把招商部列入市政厅的重要部门之一,激进党回归市政厅,一部分激进党人员通过正式招聘加入了市政厅。

    同时布兰卡市政厅再次跟巴伦银行布兰卡市分行拿到了一笔100万美金的低息贷款,远远超过了市政厅贷款不能吃超过财政支出1/5的规定。

    圣赫塞利用这笔额的贷款,开始进行下一步的城市建设工作,良好的基础设施可以促进城市发展,自由港建设速度加快了,自由港的新工业区也开始入驻一些企业,主要以化工企业为主,南方能源正式设立了一个总部,在圣赫塞的支持下准备获取阿根廷石油化工的渠道。

    “我们布兰卡市应利用优秀的港口资源,发展石油冶炼化工业、造船业、以及各种工业,促进城市发展。”

    讲真,最近一直用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安卓苹果均可。

    “我们要制定一个5年工业发展计划。”

    圣赫塞制定了布兰卡市的第一个五年计划,争取把布兰卡市的规模扩大5倍,经济也扩大4倍以上,因为基数太低了。

    同时布兰卡市也出台了一部人口法案,在官方层面鼓励生育。

    他在后边推着布兰卡市前进,布兰卡市的发展速度再一次加快了,港口优势也开始扩大起来。

    ……

    像圣马丁市的退出教会明显就违反了阿根廷宪法了,因为罗马教会属于国教,而且很多地方有信教自由。

    那天克罗斯跟圣赫塞请示的时候,圣赫塞也存了一点点试探的意思,就同意克罗斯搞一把大的,结果科尔多瓦省议会直接表示了支持。

    “显然科尔多瓦省的离心力强的可怕,同时必隆跟教会的冲突也很大,所以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地方自主权也不是说笑的,哪怕总统府也没办法直接指责圣马丁市政厅违宪,而且这次圣马丁市确实是个乌龙事件。”

    总统府对圣马丁市的行为表示理解,必隆公开宣布,圣马丁市政厅的行为并不算违反阿根廷宪法,同时也要求圣马丁市在一定程度上回归,克罗斯市长声称遵守阿根廷宪法,但对于邪恶变质破坏规则的教会不支持,同时表示自己可以考虑重新加入教会,但要求惩治清除犯罪分子。

    科尔多瓦大主教拉菲特发表特殊声明,并对圣马丁市进行了访问和演说,他对这种教会中的邪恶分子予以开除教会并放弃处置权,交由当地警察厅处理,同时还对克罗斯市长的清除败类的行为表示感谢,克罗斯市长同意重新加入教会,两方握手言和,克罗斯被邀请加入了“天驻教协会”,正式进入科尔多瓦省的权力核心。

    ……

    经过一年多的扯皮,必隆正式在玫瑰宫宣布,艾娃基金会全面归政府管理,消息一公布,教会再次发表公开言论谴责总统府独裁,必隆没有回应。

    由慈善基金引起的争吵,只不过是导致两方更严重分歧的一种借口。

    天驻教在2月12日公然宣布要建立一支政治力量,目的要使这支力量能够代替正义党并能加强统治阶级在新的条件下的地位。

    总统府和教会的冲突日益激烈,已经撕破脸皮了。

    原先就有情报显示教会要建立主教民主党,但只是私底下的,如今却要彻底公开化。

    圣赫塞也一直在关注这个事件,圣马丁市事件的处理结果表明,教会正在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积极的展开活动,而总统府除了打嘴炮,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

    激进党分部大楼,自从上个月底平乱事件,激进党迎来大发展,不管是新成立的三个区还是老五区,激进党都设立了分部,还把触手伸到了附近的几个县,建立了很多组织分部。

    随着圣赫塞成为副市长,现在已经可以跟正义党搞pk了,正义党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没有一丁点战斗力。

    让圣赫塞对必隆的反应有些失望,他对激进党分部的汤姆说道,

    “自从艾薇塔去世,必隆已经彻底失去雄心,天天搞这些嘴炮,吹的真是离谱。”

    “市长先生,这其实也是教会的问题,是教会弄得太快了。”

    汤姆显然也知道这些情报,圣赫塞有意培养这些年轻人,他准备把这些人全部安排进市政厅,扩大基本盘。

    说实话,圣赫塞也对于这个教会的反应速度出乎意料,估计他们是真的急了。

    2月13日,

    阿根廷玫瑰宫,

    “天驻教协会”开始同政府谈判关于准许建立天驻教民主党的问题。

    必隆和三大红衣主教进行了为时一天的谈判,结果并不乐观,两方不欢而散,玫瑰宫都差点被砸了,因为三大主教谈判的时候带了几万的信徒在五月广场外静坐,结果没能克制住,跟警察厅起了大冲突。

    很久以后,圣赫塞发表过一篇评论文章,隐晦的指出这次谈判的结果和影响:

    “这次谈判没有得出任何直接结果,却在总统府中引起了极大的慌乱不安,毕竟这是政治斗争,你死我活的那种,受到了极大的阻碍,教会不可能单独组建自己的政党,至少在阿根廷是不可能的。

    正义党对于成立新的政党视为严重的威胁,因为新的政党不但能取得很多派别的支持,而且能得到很大一部分妇女和无文化而又迷信的广大债役制农民的拥护,必隆正是在这种局势之下才决定正式攻击教会的。”

    相比于激进党这种半吊子政党,教会想创办的政党,将会十分强大,的威力,很多人都可以预见得到,但不利于民主和自由,后世做的最成功的莫过于中东地区的波斯了。

    必隆在最新的演讲中说:“我从未与基督发生过冲突,事实上,我一直在努力做的就是捍卫基督的教义,他的教义在一千年来都再被神父尝试摧毁,但他们未能成功……”

    必隆发表的演说表明,他当时在捍卫基督的同时贬低了教会,并开始清退很多专属教会的特权。

    这段讲话和其他必隆越界行为演变成了一场重大冲突,教会内的必隆主义者发现自己陷入了两个阵营之间,里外不是人。

    两难之下,许多人选择了必隆主义,毕竟必隆还是很有人格魅力的,就跟后世的懂王一样,而且能给他们带来利益。

    从这件事上就能看出这一点:布宜诺斯艾利斯市中心的天驻教会遭到了严重破坏。

    但是,人们越是选择必隆,教会也越是和别人走得越近,特别是远离必隆统治的地方省区,据猎鹰局的情报显示,这些地方大省,教会的联合能力可太强了。

    在必隆最新的演讲过后的二十四小时,再次引起了教会的不满,两方也彻底决裂了,不再维持表面的和平了。

    教会准备使用出杀手锏,给必隆致命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