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穿越小说 > 雄起北亚 > 第三百零九章 人口买卖
    高丽清州,刚刚才赶到州城安定的王康得知了王祉献城投降的事儿,立时大骂王祉是高丽宗室的不孝子孙,白白将祖宗的江山拱手让与他人。就算不能抵御明军,至少也引颈自裁吧。

    结果对方直接破罐子破摔,大开城门投降了。这让他气愤的同时,又质问送信的探子道:“离城之时,城中防务本公皆交由南京守备全权处置,国主是如何打开城门投降的?”

    说起来,王康离去时不是没有准备的。依靠南京城的城墙,他想着还是能拦上明军数月之久的。但哪里想到,仅仅两三天的功夫,就城破了。

    不仅如此,设置在板桥驿的高丽大营也被攻破,就是十万头猪,也得要杀上一阵儿才能杀完吧。怎么就这么不中用呢?

    “禀公爷,南京守备袁立初在接手防务一日不到,便被底下的军将联合杀了。据说当时明人的水师忽然出现在汉江江面,对着南京城的城墙,投射了数波轰隆轰隆的火雷。

    城中人心惶惶,又有明军逼降。于是城里的守将们便集体造反,杀了守备,联合请求大王开城投降。如此,才有南京城一日而下。”

    “废物!废物啊!”王康气得跳脚大骂!

    事实上,南京城的投降远比字面上的表述要凶险得多。

    虽说是明军逼迫得紧,但城中的暗卫,也是出了不少力的。此前王康又在城中大肆株连,吓得很多朝臣都以为自己会一觉醒来就没了性命。

    此后王康又带领新军出走,更是让那些对王康暗恨之辈更加不满。再加上暗卫在其中的运作,才有了开城投降这样的局面。

    只是暗卫是见不得光的!不仅不被外人所知,也不被明军内部所知。除了兀鲁图斯以及少数上层文武官员知晓一些内情,其他人都只听其名,而不知其人。

    这也让暗卫的名头,更带了几分神秘色彩。

    如此大骂了一通后,王康冷静了稍许。便觉自个儿的形势更加糟糕了。原本他还想借着青州南北两道山岭阻隔的天险,又有南京城顶在北边,以拖字诀让明军知难而退。

    到时候,他还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高丽国的救世主,加冕为拥有实权的高丽国王。再假模假样的向明国送上奏表,然后上国有了颜面,再行册封国主之礼。

    如此内忧外患,就全部解决了。

    可是他哪里想到,明军的速度竟然会这么快。

    “继续回去盯着吧,但又风吹草动,即刻禀报。”王康吩咐下去,又有些不安的出去巡视城防。

    清州城比不上南京城,城墙并不高大,城池也不宽阔。周长只有两里,丁口不过一千户。因近段时间高丽内部起义不断,南面的罗州贼闹起了好大的声势,结果一下子被济州水师给扑灭了,导致清州地界涌来了不少义军。

    现在城里就乱糟糟的,有无家可归,跑来城里避难的难民无处落脚,只能在街边的屋檐下蜷缩着,巴望着有路过的好心人给口吃的。稍稍年轻点的男男女女,则脖子上系着草环,希望有大户人家能买了自己,以免就这样饿死街头。

    这样的场面是高丽境内的常态了!王康没少在民间行走,自然对此见怪不怪。只是今日经过时,却见有两名高丽商贾打扮,满是富态的商人根本不看那些卖儿卖女,甚至卖自己的难民,而是大手一挥,将人统统买走。

    如此豪绰,让王康忍不住攒道:“这是何人如此仁善?竟连问都不问,就买这么多的童仆回去。”

    “公爷有所不知。此二人乃是清州的新晋商贾,靠着与北边的贸易,才得了富贵。但他们做的乃是人牙子的生意,在清州城中风评不好。”

    “人牙子?莫非是往明国偷偷送人?”王康马上意识到什么,出声道。这样的生意,他之前还没当上景阳公的时候也有所涉猎。且在高丽国内,这样的生意乃是很多商贾都涉及到的。

    实在是一本万利,太划算了。

    那些本来就穷苦无依的高丽贫民,也希望得到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所以常常会主动变卖家产,用来送给这些在明国有门路的人牙子,从来得到前往明国的船票或是马车票。

    而人牙子收到了钱,送到明国境内后,又会得到移民司的一笔报酬。这样两头皆有的赚,实在是太丰厚了。一些根本没有什么经营概念的商贾,也会加入到这个行当。

    在这大乱之时,百姓趋利避害的心思更重。于是更加砸锅卖铁,只求得到前往明国的门路。

    这就导致人牙子的生意,意外的火爆。

    “公爷所言正是。他们离散那些愚民愚夫的亲友,故意使其骨肉分离,着实可恨。但因其在明国颇有门路,城中也有不少官吏愿为其撑腰,卑职也不敢对其多加斥责。”

    清州州牧说话时,小心的观察着王康的表情。

    “真是岂有此理!明贼都要灭我高丽国祚了,这等卖国小人竟还吃里扒外。你不要怕,即刻下车查办一干人等。若有什么,本公为你撑腰。”王康在有了成为高丽国主的心思后,就断了这卖儿卖女的生意。并且在此前的高丽大起义中,还特意杀了好些明商以及与明国有联系的商贾,没收了他们的全部家产。

    没想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还有这等漏网之鱼。

    其实这乃是高丽官场的默认规矩。欺上瞒下,只要做到欺上,就安全无忧了。而那些明商和与明国有联系的商人,一个个在地方上都是有着关系网的。

    那些既得利益者们,是丝毫不敢得罪的。便一个个将朝廷的诏令打着,却是欺负那些没权没势的普通百姓。真正要被对付的,依旧高枕无忧。

    这清州牧如此诋毁那两个人牙子,也不是出于什么公义。而是因为对方不愿意将这大好的生意拱手相让给自己,所以才如此报复。只是他不敢明着得罪明国人和那群既得利益群体,便拿王康充作挡箭牌,为自己吸引火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