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中天之易 > 第七十三章 为人
    易杰:“那我可就说了。”

    蚁后:“说。”

    “不许生气。”

    “不生气。”

    “不许打我。”

    “不打你。”

    “不许……”

    “你小子还有完没完?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哈哈~我觉得姐姐你不够了解大白。”

    “何以见得?”

    “你只在乎它的外在却忽视了它的内在。”

    蚁后望向大白,一脸难以置信。

    “你还有内在?”

    “那是当然。”

    “啧啧~我想无非就是恃强凌弱、欺软怕硬、狐假虎威、仗势……”

    “静坐当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大白故作深沉。

    “猪八戒戴眼镜,假斯文。”蚁后充满鄙视。

    “给个面子行不行?”

    “不行!”

    眼见他们斗嘴,易杰忽而言道:“其实有一句话很适合它。”

    只闻蚁后与大白异口同声道:“什么话?”

    “大智若愚,大勇若怯。”

    “我说老弟,你怎么总帮它说话?”嘟嘴的蚁后煞是可爱。

    “大智大勇我倒知道,可这若愚若怯,我……我……唉,都怪我太没用了。”此刻的大白尴了个尬。

    “让你好好读书,你却非要跑去养猪。人家说你表面愚笨,实则才智过人,又说你是表面怯懦,实则勇猛过人。简单来说,有勇有谋。”

    “贤弟,目前只有你懂我!”大白热泪盈眶,伸出熊掌并紧紧地攥住易杰的手。“啥也不说了,一声兄弟大过天。”

    “疼疼疼,轻点儿轻点儿轻点儿。”那力道,险些令易杰的手粉碎性骨折。话是如此,只可惜最不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发生了什么呢?只听嘎嘣一声。

    “断了,断了。”一滴眼泪划过易杰的眼角。

    “误伤,纯属误伤!”憨厚的大白这才撒手。

    “噗嗤,哈哈哈哈……”蚁后又在幸灾乐祸。

    入眼,天魔亦是忍俊不禁。“要不要紧?”

    易杰气急,连忙心灵传音。“亏你笑得出来!你说要不要紧?”

    “没事没事,你有初合庇佑,区区一点小伤,忍忍就过去了。”

    “忍忍就过去了?你说的倒是轻巧!”

    “反正受伤的又不是我。”

    “你你你……算你狠。”

    “109876……”

    “你在数什么?”

    “54321!”

    易杰也不知天魔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正欲一问。

    “你到底在数什么?”

    “我想你的手应该已经没事了吧。”

    “我瞧瞧。”

    话说蚁后还在笑,而大白却很自责。“贤弟,都怪我太没用了,一不小心伤了你,要不你也把我的手弄骨折?”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易杰也不好怪它。“没事没事,我已经好了。”

    “这么快?”

    “快么?还好吧。”

    “莫要欺我!”

    “岂敢岂敢。”

    “那你让为兄好好看看。”说着大白便拿起易杰的手端详了起来。“哟呵~你还会接骨?”

    “先不说我不会,就算会也不可能好这么快吧。”

    蚁后先是踹了大白一脚,继而言道:“他是变态体质,你就别自责了。”

    “还有这事儿?”大白一听,瞬间来了兴致。“有多变态?”

    “相当相当变态。”

    “你别听我姐瞎说,其实我的体质……”猛然听到有人夸自己,易杰那叫一个得意,只可惜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已惨叫连连。

    啊啊啊啊啊……

    蚁后见状,怒斥大白。

    “你发什么疯!”

    “我也只是想验证一下。”

    “验证个屁吖,他要是有个什么好歹本宫拿你是问!”

    “怪我,怪我。”

    “不怪你怪谁!”

    “草率了,草率了。”

    影子为此也很揪心,它怕不是个冒失鬼?

    不知为何,一向喜欢打趣的天魔此时却默不作声。他在想什么?他又想做什么?谁也不知道,只知他正面无表情的凝视大白。

    “你的眼神不对。”

    “是吗?什么眼神?”

    “你绝对动了杀心。”易杰很是肯定。

    “呵呵。”天魔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我说的对不对?”

    “心有余而力不足。”

    究竟发生了什么?且待我慢慢道来。

    易杰强忍剧痛,淡淡的道:“大白,你弄痛我了。”

    大白闻言,挠了挠头。“这个……那个……”

    “别紧张,我又好了。”易杰晃晃自己的手。

    “什么?”大白目怔口呆。

    “少见……”

    多怪2字蚁后还没说出口却又闻易杰一声惨叫。

    啊~

    在此期间,毒蚁的哀号越来越小。它命不久矣?不对。它痊愈了?也不对。那是为何?只因它心情舒畅。为何心情舒畅?只因它目睹了一段闹剧。

    骨折、痊愈,又骨折、又痊愈,再骨折、再痊愈。易杰的手一连被大白弄骨折3次,并且一次要比一次严重。

    蚁后怒火中烧,吼道:“大白,你太过分了!”

    面对蚁后的斥责,大白终于正常了。“何其变态的体质,自愧不如。”

    “我要你道歉!”

    “对不起。”

    “你别光嘴上道歉,我要你好好反省!”

    “还反省个啥啊,他跟个没事人一样。”

    “你还敢顶嘴,本宫今儿个定要替他出口恶气!”

    “别别别~我反省,我好好反省。”

    再一再二不再三,欺人太甚!我不便动你,自有人动你。大白的所作所为让影子也很不满,只见他祭出宝鉴随即又在上面写下六个字——少主无故遭欺。不一会儿,文字泡再现。中间赫然只有四个字:淡然置之。哈哈哈哈~淡然置之?我的主公啊,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么?言不由衷,越是无所谓就越有所谓。“哼哼~届时有好戏看了。”

    易杰又不傻,他知道第一次是大白误伤,但第二次、第三次则是刻意为之!纵使他有初合庇佑,但疼痛却是实实在在。要知道他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可他也不是什么坏人。如何形容他的为人?表里如一还是诡计多端?快意恩仇还是恩将仇报?我觉得都不是。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又会是什么呢?小人?伪君子?就算是,我想他也会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小人、光明正大的伪君子!

    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