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中天之易 > 第三十一章 破荒
    一经天魔说起功法突破,相关记忆瞬间浮显脑海。易杰期待之余不禁吓出一身冷汗,至于他的表情更是充满震惊。只因要想突破功法,需先冲穴!冲穴必将经受钻心蚀骨之痛、濒临生死存亡之险,光是想想也令人不寒而栗。成功则是质的飞跃,若是失败唯有死亡!上八荒的穴道还好,关键是下六合的死穴。如问他怕不怕,哈哈哈哈~废话!

    “这只是我的一个建议,最终是否采纳还要取决于你。”攸关易杰的性命,天魔岂敢随口敷衍?他的回答寓意颇深,只为不想易杰失去自己的判断。

    希望往往徘徊在人的一念之间,我们各自的命运亦是截然不同。有的决定也许相伴终身,有的决定也许不痛不痒……绝无巧合之说。易杰生平的夙愿是什么?颠覆世界!如被区区风险所阻,何谈未来?他又不是傻子,怎会听不出天魔的言下之意。

    怕归怕,难道因此而止步?听天由命、知难而退绝不是易杰的本性,实际的他只会锲而不舍、坚贞不屈!

    “高贵的蚁后,还望短暂的间断一下修炼。我想要闭目凝神一会儿,不妨先让巨蚁沉寂片刻。请您务必首肯!”易杰清楚冲穴一不小心便会丧命,必须全神贯注。

    尽管闻言的蚁后不知道易杰要做什么却也不曾怠慢,意念一动,她的眼眸随即泛起微光,命令巨蚁回归。

    目睹周围的巨蚁悉数离去,易杰先是躬身行礼,随后盘腿而坐,开始闭目凝神。关于如何冲穴的记忆历历在目,他却愈加不安。平复惶慌的心态,灵炁流转经络之际通体闪耀金光……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渺渺太虚,天地分清浊而生人。灵者,人之性。炁者,命之本。修灵之道,不外定心凝神。炼炁之道,不外存想引导。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先诀

    欲练此功,必先冲穴。若不冲穴,功起伤生。伤从身起,身疾而生。从下往上,紊乱不定。即便伤止,身疾不止。体态异变,性别失常。经络阻塞,走火入魔。冲穴以后,灵炁自生。汇入丹田,无存制碍。内外齐通,阴阳汇聚。刚柔并济,攻防一体。灵生之法,坚定初心。炁生之法,元素凝神。灵炁绕诸穴,方汇丹田中。灵不变则心不淆,炁不散则神不灭。功成之日妙不可言,上天入地唯我独尊。

    天人合一,天人相应。以任督二脉首尾相连即为“小周天”、以十二经脉贯通相连即为“大周天”、炼神还虚、炼虚合道……

    此功涉及人体所有的经络!以生杀为主,异常霸道。但凡修炼,最忌优柔寡断!若是心存杂念不仅无功,反倒恐有性命之忧。

    只要位置无误,前期冲击八荒之穴除了疼痛尚且无关性命,冲击六合之穴却要慎之又慎,一不留神必死无疑!各个穴道必须循序冲破,尤其死穴更要一次冲破!

    易杰目前处于一荒初合,108个要害穴中一荒占了9个、初合占了6个。此中穴道还是须彦不忍他遭罪帮其冲破,如此易杰也侥幸逃过一劫。方今,只有依靠自己。默默回忆须彦昔日冲穴的心得并加以铭记,忽而想起恩师,他又是一阵莫名的忧伤,师傅~我好想您。平定心中情绪,体内灵炁随之流转最后一圈。金光闪耀、斗气燃起,转瞬便已锁定9个穴道。“破!”嗤~一道血线宛如离镗的子弹,尤为醒目。眨眼之间,血液徐徐浸湿衣裳。

    “这是……?”见此画面蚁后也是为之一愣,一瞬的诧异以至她有些恍惚。“这是冲穴?他的修炼之法倒是邪乎。”

    某个隐避的旮旯~潜伏的影子见状,顷刻大惊失色!“冲穴?此类修炼法门,实属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剧烈的疼痛迫使易杰一阵头晕目眩,颤颤巍巍。褴褛的衣裳里面伤口渐渐愈合,不言而知初合庇佑以及他的自身体质何其的霸道。疼痛不但没让易杰的信心褪色,反而让他加倍奋起。嗤嗤嗤~年龄不大胆子倒是不小,一连又是3个穴道。旧伤初愈,又添新伤,血液不停的流,险些陷入昏迷。自古以来,祸不单行。噗~又喷出一口血……

    “哼~不知死活的小鬼,肆意妄为!”蚁后娇柔的声音之中满是怒意,尽显女王的姿态。她本想上前一问究竟,却忽而发觉自己动不了了!

    “蚁后为何无动于衷?她岂会不知其中凶险?”若不立即制止易杰,唯恐他会命悬一线。影子正欲显形却倏忽停滞,不是不想动而是他也动不了了!

    期间一股无影无形的力量凭空降临,不知不觉锁定2人。

    “命运的齿轮犹在转动,意图阻遏者——死!”无法违逆的声音神圣而又恢弘,使人不敢违逆。

    “冲穴何以惊动法则?他莫非修炼了逆天功法?”即使蚁后动弹不得却也不妨臆测,此刻的她花容失色、紧皱眉头。此情此景,想来想去还是难以想出别的答案。内心越发的忧虑,慌张的表情更是惹人怜惜。

    “法则为什么不让干涉?少主一旦丧命,我还有何颜面去见主公?”影子心灰意冷,虽说心有不甘但他却是毫无办法。

    生活总是无法让人如愿以偿,总是不尽人意、总是大失所望,它不会永远光鲜完满,终归悄悄出现裂痕。今天它令你如此、明天还是如此、后天依旧如此,但请你不要急于放弃、不要急于悲观、不要急于灰心,请你一定要相信它,它会慢慢好转,只为那个默默期待的你,最后请你好之为之。

    不求而得往往求而不得,其实一切惨痛的遭遇才是最好的经历,希望我们永远无忧无虑……

    疼痛逐渐变淡,新的伤口也已恢复如初。长痛不如短痛,神情坚定的易杰随意弄去嘴角的血渍,嗤嗤嗤嗤嗤~余留的穴道一次性全部冲破。他的疼痛仅是一霎,随即陷入昏迷。话虽如此,血却还是要流。

    眼见于此,蚁后一阵惊愕、影子一阵凝滞。回神方知易杰没死,他们这才得以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