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异道也是道 > 第二十九节:皮套下的寒骨
    原本,张遇才想把最近几天的探知的消息都告诉叶皓。但是一连好几天都见不着叶皓的踪迹。

    “月儿妹妹,叶皓还没有回来吗?”张遇才问道。

    “嗯,没有。我还想向张小哥哥打听一下我哥哥的下落呢,他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回来了。难道张小哥哥你也不知道我哥去哪里了吗?”

    “不,我不知道,我已经找他好几天了。该找过的地方我都找过了,就是没有见到他人。”

    张遇才该去过的地方都去过了,清河码头他去过了好几次,不过青河码头与往常不同的是加强了戒备。

    “那么,我哥又能去哪里呢?”月儿眼中显出很多的焦急。

    “那次跟你哥一块过来的那个人,也没再来过吗?”张遇才想到游广武。

    “张小哥哥,说的是哪个人呀?”月儿不明。

    “就是那个个子很高很壮的。”

    “哦,就是前几天,那个人来找哥哥,他们一块出去了以后再也没有回来。”

    张遇才想这么大两个人不应该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呀,难不成……

    月儿也不知道该如何找到哥哥,他请过自己的师兄们帮忙,她感觉好像师兄们对她隐瞒了什么。师兄们只是口中答应他帮着找哥哥,但一直没有消息。

    “那好吧,月儿妹妹,你也不用着急,我再去四下找一找。”

    “嗯,张小哥哥,你找到了哥哥,叫他早点回来,我真的好担心。”

    月儿心中空落落的,总感觉心里像是失去了什么一样。

    张遇才从叶皓兄妹俩的住处出来,琢磨着叶皓到底还能去哪里,难不成他们俩已经……张遇才不敢去想,是不是他们的计划暴露了?南宫家的人确实什么都做得出来,已经杀人灭口。

    而在这时,那个俊小伙看到了张遇才,连忙躲到一面墙后,避开了张遇才的视线。看到张遇才远远的离去,才出来。

    俊小伙来到了叶皓兄妹俩的住处,推开那扇斑驳的竹篱笆的门,径直走了进去,上了楼,貌似俊小伙对这里非常的熟悉。

    “这位是月儿姑娘吧?”

    俊小伙看到房间里坐在床上的月儿,若有所思,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到来。

    月儿看见一个陌生人,站在门前,为之一惊,问到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们认识吗?”

    “不,我们不认识。但是我和月儿姑娘的哥哥相识,是他叫我来的。”

    月儿跳下床,都来不及穿鞋,光着脚丫子,走到他的跟前,急切地问到

    “哥哥?是他叫你来的,他在哪儿?”

    俊小伙看着月儿,见月儿眼中闪烁着泪光,连忙说到

    “嗯,你的哥哥叫我告诉月儿姑娘,你不要为他担心。他现在只是去做很重要的事情了,所以才没有回来。”

    “那……嗯,这位哥哥你能告诉我哥哥在哪里吗?”月儿还是想打听出叶皓的下落。

    “月儿姑娘,你不用担心,你的哥哥很快就会回来的,你得照顾好自己。”俊小伙看着月儿,满眼都是爱怜,停了一会儿,准备离去,“月儿姑娘如果往后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到这节后的安平客栈找我吧。”

    “那么这位哥哥,你是和我的哥在一块吗?”月儿看着他,心中无比的想念自己的哥哥,眼泪已经快要夺眶而出。

    俊小伙声音低沉地回答到

    “没有。”

    说罢,俊小伙转身离去。眼中也淌着泪,生怕被月儿看见了,所以才离开显得匆忙。

    月儿本还想说些什么,但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见那个俊小伙已经匆匆下楼而去。她看着俊小伙的背影,感觉这位俊小伙走路的姿势,和自己的哥哥带有几分相似……

    晚风拂柳,柳丝如发,朱雀金河,一如既往的喧闹。百花楼的歌声,依旧让人听着有几分忧愁。

    俊小伙的泪已经止不住了,到了河边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拂起衣袖,擦拭掉脸颊上的泪珠。

    他回过头,看了看灯火通明的百花楼,那歌声进入他的脑海,宛若一汪寒泉,流入他的心田。他低声道

    “这姑娘,又是为何如此忧愁?”

    他转过身来,踏着缓慢的步子向前走着,似乎并没有在意什么方向。除了想喝口酒,别的什么也不再想,也不愿意去想,就想在这恬静的夜里,能度过的十分平常。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鬼使神差的俊小伙就知道了百花楼下。驻足,抬头,门口尽是招揽客人的姑娘,挥动着那蚕丝粉红的手绢。

    “这位小哥,你不进来坐坐吗?”

    一位胸膛高突的姑娘,一手用手绢挡住脸上的笑意,很温柔的问到,另一只手却已经挽住了俊小伙的手臂。

    姑娘正好挽住的是俊小伙那只戴着皮套的手臂,感觉寒冷刺骨,连忙松开了手。

    俊小伙抬头看了看姑娘,心中嘀咕到若不是心中所想,又怎会来到这里呢?

    俊小伙并没有拒绝姑娘的邀请,而是微微一笑。俊小伙对百花楼的规矩很熟悉,进门掏出十两银子,丢进盘子里。没有理睬前来招呼的姑娘,直接进了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