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异道也是道 > 第二十一节:祸及张家【求收藏求投资求评论】
    老铁匠拾捯着刀具,而叶皓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游广武有所怀疑,老铁匠是不是真的救活了叶皓。叶皓已经面目全非,裹着一层布,严严实实的,只有眼睛和鼻孔在外面,跟粽子似的。

    “前辈,叶皓他咋还没醒呢?”游广武问到。

    老铁匠侧过头看了一眼游广武,继续拾捯刀具,语气平和,吩咐道“去,叫那个小姑娘进来。”

    梦竹入门来,走到叶皓跟前,连忙焦急地看了一眼。

    老铁匠道“先给那小子喂一粒你们东灵山的补血金丹,再给他喂一碗龙涎茶,休息三日,便可下地了。”

    梦竹想,这老头还真是对东灵修仙门熟悉,知道他们每个东灵修仙门弟子都会随身携带着特制的补血金丹。

    按照老铁匠的吩咐,他们给叶皓服下了金丹和龙涎。随即,叶皓咳了一声,没有睁眼,又昏睡过去。这是多日来,叶皓第一次较为强烈的生理表现。

    两人看着老铁匠。

    “前辈,叶皓真的没事儿了吗?”游广武又一次问到。

    “放心吧。”老铁匠信心满满,“小伙子,你叫什么?可是说好的,你现在可是要跟着老夫打铁的。”

    老铁匠对于让游广武,跟着自己打铁这事儿,尤为惦念。

    “前辈,我叫游广武。这我兄弟都没醒,您还要我跟您打铁?”游广武语气里有些不情愿,便拿叶皓没醒来搪塞老铁匠。

    梦竹却说“你个傻子,这老前辈肯收你为徒,你赶快答应呀!”

    “为了救叶皓,就真的把我给卖了吗?”游广武一脸委屈。

    老铁匠道“嗯,不急,不急,再等三天也无妨。那个……广武呀,我保证,你这小兄弟醒来后一定生龙活虎的。”

    小花狗似乎也听懂了人话,一旁替老铁匠鼓掌,欣喜地汪汪了两声。

    梦竹看了看小花狗,又看看叶皓,只是目前还见不到老铁匠给叶皓造的手与脚。

    “那前辈,叶皓的手脚也能像小狗这样,看上去这么正常灵活吗?”梦竹问到。

    “那是当然!保证这铁骨让他感觉是自己身上长出来的一样。”老铁匠一点都不怀疑自己的造骨术,甚至语气里还带着点自豪。

    “这小子有福分,最近老夫正好得了两块上古玄铁,便给他用上了,本来老夫还想打造一柄神器的。”

    “是嘛?真是让前辈破费了。”梦竹行礼,知这上古玄铁多为天外陨石,是极为难得的材料。

    “额,这没什么,毕竟是装在人身上的,这还是我第一次给人造骨呐。”老铁匠看起来,倒是不把这些身外之物放在心上。

    游广武却一惊一乍的,道“前辈,您这是第一次拿人实验吗?”

    游广武心想,这老头第一给人造骨,也敢如此信誓旦旦的保证,还真不怕最终打了脸。

    游广武本是普通人,不懂这些修仙玄术,这让老铁匠觉着游广武还有着一些单纯。

    “嗯,你这么不信我,那我把这手脚再拆下来就是啦。”老铁匠逗着游广武,假装要去把刚给叶皓装上的手脚拆下来。

    游广武连忙上前拦住老铁匠,笑呵呵地道着歉“呵呵,我不是不信,却是没见过铁还能做骨头用的。”

    “嗯~这没啥稀奇的,今儿你不是见到了嘛!”老铁匠有点老顽童的气息,一百多岁,一点都没有这种老树横秋的感觉……

    梦竹琢磨着,这叶皓的事,算是得到了圆满的解决。手脚失而复得,且得了这上古玄铁特制的手脚,也算是造化。

    而让她挂牵的,是宛城的师兄。

    “广武,叶皓过几日便醒来了,你就在这里陪着他,有这位老前辈在,比我保护着更安全。宛城那边儿情势复杂,我得先回去。一则把叶皓的消息带回去,免得大家担心牵挂;二则也能帮帮忙。”梦竹决定自己先回去。

    游广武想不明白,这梦竹刚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咋就看上了郑毅那个中年老大叔。不过,想起梦竹看郑毅的眼神,这种爱慕已经深入骨子。

    不过,把叶皓的消息带回去,对于大家来说,确实是个好消息。

    游广武便答应梦竹,自己留下来照顾叶皓。因为想着回到宛城,反而自己不安全——叶皓被救,马奴被杀,自己也没去司马家送叶皓的膀子,这南宫家的人肯定得找他的麻烦。

    —————————————————

    ……

    ……

    “二爷,不好啦,那两条狗让人给打死啦,那个小子像是被救走了,马奴也被杀啦。”

    南宫家的家奴,发现那两条狼狗死掉了,顺着血迹,来到院墙外,看到马奴也是身首异处。

    南宫骁觉着奇怪的很,这能杀马奴的人自是不一般。便亲自查看,在马奴尸体周围,不见打斗的痕迹。

    那账房先生,自是年长经历的多。见墙头血迹踩踏的脚印,宽大有力,断定是个男子。而这带走叶皓的,且还需攀墙,留下一路脚印,说明这人应该武功不高。

    而查验马奴伤口,则是被一剑削首。马奴手且握着刀鞘,显然还没来得及拔刀就已经被杀掉了,可见杀人者武功非常人能及,在账房先生的认知中,这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宛城有如此功力的不出其二。

    故而,断定,救叶皓和杀马奴的是两个人。

    “二爷,这来的只少是两个人。能杀马奴的,且如此干净利落,定是绝世高手,宛城不出其二呀!看来,这事儿,复杂啦。”

    南宫骁听了账房先生这番话,若有所思地说到“不出其二,难道……”

    不出其二,宛城的绝顶高手,无非一个是司马家的当家大老爷司马青,另一个则是将门世家的莫啸虎。

    司马青,司马的当家人,不可能来杀一个小角色。而莫啸虎,乃镇西大将军,常年征战在外。当然,莫家高手如云,这让南宫骁猜想,莫家藏着一些隐世高手也说不准。但这高手,到底是何人?南宫骁是拿不准的。

    账房先生看着那两条狼狗,死相亦是难看的很,走进仔细观察一番,确信自己最开始猜想的是两个不同人,道

    “二爷,狼狗是一拳毙命,且能扛着那个胖子翻墙,这人身附神力,恐怕就是……”

    “你是说,是那个游广武?”南宫骁斜着眼,一脸凶煞。

    “叶皓,游广武?”南宫骁嘀咕着这两个名字,传呼来家奴,“那个胖子,已被斩了一臂,那个游广武背着他,肯定跑不了多远……”

    南宫骁准备吩咐家奴去追,账房先生连忙劝阻南宫骁,道

    “二爷,追不上了。你看,出了墙,这周围再无血迹了,是寻不到踪迹的。”

    “哼,难不成,还让两个小娃子跑了?”南宫骁生气地吼到。

    “那倒未必,那个小胖子重伤,定会到城中疗伤,只需去城中搜寻断臂之人的下落,便能找到他们了。”账房先生建议到。

    南宫骁闻之一笑,觉得这账房先生果然还是老辣一些,道“哈哈哈,先生所言甚是。来人,进城搜寻断臂的胖子的下落,掘地三尺,也得给我把他们找出来。”

    不管是什么高手,跑到南宫家手里救人,自然是不给南宫面子,也不可能就如此不了了之。不过,毕竟是高手,账房先生又建议到

    “还有个高手,我们不得不防,需将此事报告大爷,派人协助才好。”

    南宫骁点了点头。

    这大爷南宫骏,收揽人才,其中有功夫了得的高手甚多。

    ……

    很快,南宫家的人,便搜得了线索。有人看见游广武背着一个断臂的胖子,进了安平街。

    南宫骁欲派人,大张旗鼓地挨家挨户搜寻叶皓与游广武。

    “二爷,这安平街是城南张家的地界,我们要不要先去向张家通个气?”一家奴向南宫骁说到。

    “张家?我们南宫家什么时候把张家放在眼里过?”

    南宫骁很是不屑。

    一旁的账房先生一脸奸邪的神情,向南宫骁建议

    “这张家能垄断了药行,当年全占着志成商会的支持。如今,叶怀桑死了,叶家也改了姓,志成商会是一盘散沙。不如,我们借此机会……”

    账房先生言未尽,卖着关子,向南宫骁使着眼色。

    南宫骁看出,这账房先生最近总想表现,且思绪严谨,建议得到,唤出账房先生的得意昵称

    “神算子先生,您的意思是……”

    南宫骁表现地对账房先生的话,很感兴趣。

    账房先生直言到“趁此机会,将这叶皓之事的责任推给张家,一举扳倒张家,再为南宫收得药行的经营权,岂不是更好?”

    “哈哈,神算子先生真是妙人!哈哈哈……”

    南宫骁听进去了账房先生的话,因为药行是一块儿大肥肉。张家垄断,南宫与司马两大家本就不甘,早就想在药行这块儿卷土重来。

    但是,南宫骁想得太简单。张家的诚信药房惠济万千百姓,口碑甚好,广为宛城百姓颂扬。根基是牢牢扎在了宛城百姓心里,不是轻易便能撼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