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异道也是道 > 第十九节:寒山铁骨术
    “师兄,是我不好,没能保护好叶皓。”那女子低着头,向郑毅道歉到。

    “这是谁干的!”郑毅眉头紧蹙,拳头捏得发出咯咯的响声。

    “我到达码头时,已成这样,是这位小兄弟把叶皓救出来的。”女子指着游广武,郑毅顺着女子的手指,看向游广武。

    郑毅拱手道谢“多谢小兄弟出手相助。”

    “这没什么,还好这位”游广武看着女子,不知叫什么好——她给郑毅这个年近四十的老头叫师兄,而她却容貌清纯,二十出头的样子,“还好这位姐姐及时赶到,一剑劈了马奴,不然我们也跑不出来。”

    “梦竹,不是让你一直跟着叶皓吗,你怎么”郑毅还是对那女子——梦竹,有些责备之意,心中想着对不起叶怀桑,没有保护好叶皓。

    “我”

    梦竹很委屈,有口难辨——暗中保护叶皓时,在百花楼外,觉察到乔姣身上有一股阴鬼之气,便跟踪进了百花楼。而进了百花楼后,见一个黑衣人与乔姣鬼鬼祟祟,去暗探才误了时间。

    “先生,还是先救叶皓要紧,别再耽搁了时辰。”若钧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郑毅回头看了看若钧,低沉地叹了口气,道“嗯~暂且不可让你小师妹知道了叶皓受伤的事。”

    说罢,坐到叶皓身旁,拿起叶皓左手号了号脉,又检查了一下叶皓的伤势,道

    “还好梦竹提前封住了叶皓的血脉,不然叶皓这命早已不保。这腿被狗啃得稀烂,犬牙上尽是毒素,需要马上从膝盖处,将他整个左腿切除,否则,还是会危及叶皓的生命。若钧,取解剖箱来。”

    “好的,先生。”若钧应到,连忙从一旁柜子里取来了一个精致的栗色方盒。

    郑毅将盒子打开,呈现出数十把各类刀具。

    郑毅先在叶皓腿部和腰部的血海、气海等数处穴道点了几下,封住了下行的气血。随即取出一把匕首般大小的弯刀,一晃,闪出一道寒光。几刀下去,叶皓的左腿下肢,已被剜下。又对叶皓的手臂稍作了处理。随后,郑毅运气,指尖生出湖蓝色的焰,灼烧叶皓的腿部与手臂的伤口处,使之结痂。最后,郑毅又给叶皓输送了一些辅助血脉流通的真气。

    整个过程,只是片刻功夫,却让郑毅累得满头是汗,对体力消耗不少。

    梦竹走上前去,掏出自己的蚕丝手绢,轻轻地为郑毅擦拭了一下头上的汗。旁人见着,这梦竹看郑毅的眼神,不是一般——温柔里带着一些不可言状的柔情。

    郑毅微微一倾,有回避之意,但还是没有回避。随手接过梦竹的蚕绢,自己擦了擦,随后将手绢叠了一下,捏在手里。

    “叶皓的命,算是保住了。但这手与腿唉”

    郑毅的意思是,叶皓将终身失去一只手与一条腿。

    “师兄,我知道是我不好,你可不要”梦竹害怕,郑毅因为她没有完成好他的嘱托,没有保护好叶皓,而再不理睬她。

    郑毅只是回头看了一眼梦竹,对梦竹的视线有躲闪之意,道

    “师妹,这事儿不能怪你,是我大意了。方才师兄有些着急,说话没有注意你的感受,你可别往心里去。”

    郑毅检讨着自己,叶皓在自己的保护下,片刻功夫之间,就出了事。这宛城的局势,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的多;这宛城的敌人,也比他听闻到的更为凶狠毒辣。

    “师兄,你别这么说。以后,我会好好照顾叶皓的,不会再让他受一点伤害。”梦竹对自己的疏忽,也有些自责。

    这对于叶皓这个十几岁的孩子,受到的伤害最大。

    见叶皓如此惨状,游广武不由得心生感伤,道

    “唉,叶皓醒来,发现自己的手脚都没有了,他该是多么悲伤。”

    本来,梦竹说会好好照顾叶皓,让大家觉得有许些安慰。而听到游广武如此感叹,整个气氛又显得尤为的凝重。

    游广武本是无心之言,见大家听了他的话,皆沉默不语,面目悲伤,觉着不好意思,连忙又说“肯定是办法的,若是能让叶皓的手、腿重新长出来,他便不会悲伤了。”

    梦竹道“这手、腿是天生之物,失而不可复得,怎可能随意再长出来?”

    郑毅与若钧对视,却觉得游广武所言甚是可能,因为他们都想到了一个人,一个会造骨的人。

    “先生,您可还记得,在殇州有一个会造骨的老者。”若钧对着郑毅说到。

    “对,那老者是殇州的一位老铁匠,擅铁骨之术。”郑毅补充到,“但传闻中,这老者也只是给断了腿的猫狗造过铁骨。”

    本来,大伙听了有这么个会造骨的奇人存在,还为叶皓欢喜。

    但是,这只给阿猫阿狗造过骨,听起来多少让人觉得有点不靠谱。

    游广武显得有些迫不及待,道“死马也得当活马医,怎么才能找到这个老者?为了叶皓,我们总得去试试。”

    郑毅思量一番,道“小兄弟所言甚是,也没别的办法,我们就去碰碰运气。”

    “师兄,你们见过那位老者吗?是在殇州的哪里?我带着叶皓去找老者,师兄你还得留在宛城主持大局。”梦竹关心到。

    她想起白天听到的,关于乔姣与黑衣人的谋划,对于叶家在宛城根基的存续,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