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异道也是道 > 第十八节:一剑封喉
    这真是突发事件,叶皓与游广武对这一切,完全没有任何防御与准备。

    叶皓也不知道是在哪里出了问题,这背后,为何是南宫与司马两大家相勾结……想过多已无用,今天,竟然就要被喂狗了。

    失血过多,叶皓已快昏阙过去,迷迷糊糊只留下一点印象。

    两个强壮的家奴,一人提着一条叶皓的腿,将叶皓拖拽出去——两条大狼狗,就养在码头仓库后面。这一路拖拽,留下一条血迹,血腥味儿弥漫着整个房间……

    游广武这才明白,南宫骁这是要杀了叶皓。

    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南宫骁要对叶皓痛下杀手?难不成是真的害怕乔姣?还是南宫、司马联合容不得这样挑拔离间的人存在?还是出于别的原因?

    游广武没想明白,叶皓本想着是撺掇南宫、司马争斗,一则将王埔义拖下水,二则自己从中渔利捞点好处。但这一切还不足以让南宫骁要杀了叶皓,而南宫骁为何如此心狠手辣,剁了叶皓的手,还要将叶皓喂狗?最关键的是,南宫骁会不会将他也拿去喂狗?

    “二爷,这……这……”

    游广武说着话磕磕巴巴,最害怕叶皓的事会殃及自己,自己想为叶皓求情,却始终没有勇气开口,弄不好,自己也得喂狗。

    南宫骁又转过身看了看游广武,道

    “我知道那狗屎是你扔的。但不用害怕,小伙子,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不会为难你。”

    “谢二爷!”游广武连忙道谢,谢着二爷不追究他的责任。

    “以后交友要小心。”南宫骁语气放得平和了些。

    “是,是,二爷的话我记住了。”

    游广武肩膀紧缩,那份紧张还没完全放下,因为游广武也知道像南宫骁这样的人行事无常。

    南宫骁向游广武走近,拍了拍游广武的肩膀,又说到“我最讨厌像跳蚤一样的人。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游广武连忙退了一步,弓着腰,心想这南宫骁莫不是真的要反悔,这南宫骁一拍他,游广武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儿,连忙答道“二爷,我叫游广武。”

    “喔,广武,好。我有个事儿,还需要你帮我一下。”不知道南宫骁葫芦里卖得什么药,这语气伪装着诚恳。

    “二爷,您说?”游广武那敢推辞。

    南宫骁捡起地上叶皓那条肥肥的膀子,游广武见状,不由得咽了口口水。

    “你把这条膀子,送到司马府上去。”南宫骁说着,把这膀子丢向游广武,游广武接住膀子,吓得他一个屁蹲儿坐了下去,“就说,侮辱文成少爷的人,已被我喂了狗。”

    “是!是!是!”游广武额头冒汗,一连应了三个是。

    “那,快去吧!”

    听到南宫骁这话,游广武抱着那条膀子,连地站了起来,很急促地应到“好!好!我马上去。”

    游广武说罢,欲向房子外面跑去,头也不敢回。心急切地想着,总算是可以逃出这里了。不料又是一滑,一个狗啃泥,自己将脚也撞到麻经上了,尤为的痛,他也不由得“哎哟”了一声。

    那些家奴哄笑,或是觉得游广武摔跤的姿势很可笑。

    游广武一瘸一跛地,慢慢向门外走去,最要紧的,还是要离开此地。

    账房先生对南宫骁说“既然乔姣要得是两条膀子,这送一条,只怕乔姣不会善罢甘休。”

    “我让这个小伙子去送一条膀子,这另一条不就是让她自己取吗?”南宫骁看着游广武的背影,嘴角咧出阴险的笑。

    “二爷的意思是,这两个小家伙,都要偿命。”账房先生,恍然大悟。

    这些家奴,不敢再言乔姣索要两条膀子的事。

    这一切看来,南宫早就和司马有所串通。但他们的目的,恐怕不是除掉叶皓这么简单……

    游广武至门外,听见仓库后面,叶皓正在啊啊惨叫着!

    “皓兄,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呀。不是我不救你,我除了一把蛮力,又不会武功,是实在没有办法。回头晚上,我再来帮你收了尸,让你入土为安。”

    游广武驻足,看着仓库那方,言罢欲匆匆离去。

    又嘀咕到“等到了晚上,这叶皓肯定被狗啃地连骨头都不剩了,还收什么尸呀。我这样离去,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

    游广武看着叶皓的手臂,不由得又打了个寒颤。将叶皓的手臂绑在身后,从江边一棵树上,爬到了仓库后面。

    院内,除了两条狼狗和叶皓,没有其他人了。

    叶皓,躺在墙脚,一动不动。看来,叶皓已经昏厥过去了,两条狼狗正啃食着叶皓的腿,一只脚已经没有了。

    游广武看着两条大狼狗,心又咚咚直跳起来,嘀咕着,这能干过这两个畜生吗?

    游广武解下自己的衣服,包在自己的拳头上。跳了下去,两条狼狗被游广武跳下的声响,吓了一跳。与游广武对视,露出狰狞的獠牙,还滴着血,且发出呜呜地声音,准备对游广武这个不速之客发起进攻。

    这两狼狗是和狼杂交的杂种,带着狼的野性,不会像土狗那样见着外人就狂吠不止,而是有些先天爱斗的兽性。

    游广武俯着身子,心里谋划着,若是能一拳击倒这两畜生甚好。

    此时,一条狼狗似乎找准了时机,向游广武扑了过去。游广武一个后仰,那狼狗从自己上方飞过,游广武随机一拳,打在了狼狗的肚子下方。那狼狗随之扑到一方,倒地咽了气。

    而就在那狼狗扑过来之时,另一条狼狗也已经随之冲了上来,准备袭击游广武的身体下部,或腰或腿。

    还好,游广武在击中那前一条狼狗后,便看见了这另一条来袭的狼狗。游广武一个转身便随手按住了狼狗的脑袋,然后又是一拳,砸在狼狗的脑袋上。那狼狗还没来得及挣扎,便从嘴里挤出了舌头,这是被游广武一拳砸扁了头。

    “原来,我这么厉害。”游广武在心中默叨着。

    两条狼狗瞬间没了声儿。

    游广武连忙去扶起叶皓,简单地用衣服上的布条扎住叶皓的伤口。扛在肩上,又翻墙而去。

    救出叶皓之后,游广武一路琢磨着,先去城中的找个郎中,当务之急是保住叶皓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