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异道也是道 > 第十六节:启辰商道
    “这女的这么狠吗?”叶皓问到。

    南宫骁回头,冷冷地看了叶皓一眼,说到“那狗屎是你扔得吧?”

    说罢,南宫骁命令南宫家的人离去。南宫骁的话是什么意思,这不禁让叶皓打了寒颤。

    “皓兄,我丢的准不准?哈哈,你真是个坏家伙,想出这么阴得招儿。”游广武挤过人群,走过来对叶皓说,“我看今天司马家虽然服了软,但司马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你的目的肯定是达到了!”

    “这当街给司马家的大少爷扔狗屎,换作任何人也不可能善罢甘休,更何况是司马这样的商界豪强?”叶皓转身,一手搭在游广武的肩膀上,“广武兄,今天可能害了你。”

    目的达到了,游广武却没在叶皓脸上看到过多的喜悦,而这一句“可能害了他”,语气还显得有些沉重。

    叶皓沉思一会儿,继续说到“那百花楼女的,要南宫骁把向司马文成丢狗屎的人找出来,还要剁下双手送到司马府上去。不然,看那女的样子,必将大肆报复。南宫骁还有点被那女的,震慑到了。”

    游广武听到要被剁下双手,心想,这下可是被叶皓坑惨了,神情紧张。

    “广武兄,不要怕,等到了码头,你一定要一口咬定是我扔的,我是不会拖累兄弟的。”叶皓说到。

    这倒是让游广武有点意外,本来游广武还在想,这叶皓让他去扔狗屎,恐怕是故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逃避责任。叶皓在他心里,多数印象是阴险的,肯定也是不讲义气的。而叶皓如此一说,倒说明游广武对叶皓多少有些偏见,在心里自责不该。

    游广武安慰到叶皓“没事儿,不管怎么说,我救过二爷,他应该不会”

    叶皓打断了游广武的话,让游广武最好不要抱有侥幸心理,道

    “广武兄,这些人,不可绝对信任。当我们对他们有用时,他们可能会保我们;当毫无价值时,他们就会视我们为草芥。我们还是要小心,得有自己的对策。”

    “那我们该怎么办?”游广武问到。

    叶皓回头看了看屁颠屁颠地跟着乔姣的王埔义,心生一计,道“如果我们转嫁给王埔义,自然就没事了。”

    “那还不是有人要被砍下双手,这怎么能行?”游广武觉得为保住自己的双手,而去陷害别人,这样尤为不好。

    叶皓看着王埔义,眼中只有恨。在叶皓心里,纵使千刀万剐了王埔义,心里也不解恨。

    “让他替我砍两只手,算是便宜他了!”

    听到叶皓说这话,猜想着叶皓与王埔义有不小的过节,看来游广武并不清楚的叶皓经历。

    “走,我们去张府,找张公子。”叶皓吸了口气,说到。

    “哪个张公子?”

    “就是张遇才。”

    “喔,好,好。”

    两人来到张府,向张家的仆人说明前来拜访张家公子。仆人告知,张遇才随着尹掌柜,去了志成商会。

    “这下找到张遇才,肯定也打听不到什么消息。”游广武道。

    “广武兄的意思是”

    “我们先回码头,先稳住南宫骁较好。”游广武建议到。

    “广武兄所言甚是。”

    闹了这么一出,叶皓反倒脑海里一片空白,不知事情还是否会按照自己的预想发展,显得有些没了头绪。一切都比他,想象的要复杂的多。

    一颗想复仇的心,必定是孤独的。

    “先生,这事我们还能控制吗?”若钧在一偏房内,汇报了商探报来的叶皓的事。

    “呵,看来我低估了这小子的能耐,几年不见,倒是长进了不少。”郑毅对叶皓向司马文成扔狗屎这事儿,确实感到很出乎意料,不以为然地呵呵笑了两声。

    “我们需要提前行动起来吗?”若钧又问到。

    提前行动起来,确实已经很有必要。

    郑毅回复到“是的,你找个时间,先去和大伙通个气。后面的具体行动,我来安排。”

    商学班内阁里,八根特制的顶着房梁的大柱子都是空心的,里面装满了水,所以这间从外面看很隐蔽、很不起眼的房子里,是很凉爽的。

    月儿坐在书桌前,琢磨着自己的小心思。才到这启辰书院不久,虽这些师哥都很和善,除了郑毅先生,都不太熟。若是请这些师哥帮助,也不知道能不能得到帮助。但直接去找先生,又怕被训,这种心理是做学生的,对自己敬重的先生的一种先天的畏惧。

    看着一旁的若钧师哥,月儿腆着脸,决定尝试一下,道

    “师哥,我有个事儿想请你帮忙。”

    若钧师兄正一手握着书,冥思苦想着什么。

    听到这刚来的小师妹求助,连忙转过身,很热心地问到“小师妹,有什么事,就直说,能帮的师哥一定竭尽全力帮你。”

    若钧看出月儿有些羞涩,所以说着自己一定会竭尽全力相助,以打消月儿的顾虑。

    “真的吗?”月儿很开心,一手抓住若钧的手臂,凑了过去,就像平日里自己撒娇抓着叶皓那样。

    这倒是让若钧为之一惊。礼仪里讲究着男女之别,哪怕月儿还只是个十岁出头的小丫头,这也让若钧感到有些拘束。特别是,月儿把脸凑得很近,若钧明显的能感受到了月儿的呼吸。若钧师兄,连忙将身体后倾。

    “当然是真的。”若钧肯定到。

    月儿松开若钧的手臂,露出一副很苦闷的神情,嘟着小嘴“可这事儿又不好帮。”

    周围的几个师兄都听到了月儿的话,皆很关心地围了上来。

    身体很消瘦的庄羽师兄,坐过来,倚着桌子,说到“小师妹,你先说出来看看,师兄们一起帮你。”

    月儿见师兄们一脸真诚,将她听到的、看到的,以及自己和哥哥如何被王埔义赶出叶家,都告诉了大家。

    庄羽听着月儿讲到被王埔义欺压,尤为激动,义愤填膺,拍着桌子,说到“这王埔义真不是个东西!你庄师哥一定帮你,赶跑王埔义,把叶家重新夺回来。”

    “哪有那么容易,这王埔义是你想赶走就能赶走的。”若钧给庄羽泼了一盆冷水。

    月儿叹息“只要和哥哥平平安安的就好,夺不夺回叶家我倒觉得没那么重要。就算是夺回了叶家,凭我和哥哥,也守不住这份家业。”

    “小师妹,你可别说这么丧气的话。先生经常给我们说,令尊可是宛城的大英雄。”庄羽劝诫着月儿,众师兄都点头,觉得庄羽所言甚是。

    不过,月儿对于大家口中说的,自己的父亲是个大英雄,倒是一无所知。

    叶怀桑在世时,是很心疼他们兄妹两的,也知道父亲在外经商。但父亲在外到底做了些什么,后来为何会在外溺水而亡,却是知之甚少。

    这些师兄,你一言我一语地讲起听来的叶怀桑的过往。这时,月儿才知,自己的父亲竟有如此大的梦想。

    启辰书院商学班,也是叶怀桑的独创。专收寒门子弟,意在培养众多经商的人才,打破世袭门第垄断社会资源的局面,走出一条商道济民的道路。让万千穷苦百姓能够凭着自己的双手,创造美好的生活。

    叶怀桑在世创下的志成商会,更是商业模式的独创。所创造的财富,皆用于商道之学的研究。所以,志成商会一定不能沦落他手。

    ……

    若钧一直跟着郑毅先生九州游学。

    若钧说“郑毅先生与叶前辈互为知己,受叶前辈的嘱托,先生九州游学,精研商道之学。如今学成归来,而叶前辈却……”

    若钧没有再继续讲叶怀桑的生前之事,转而言道

    “因此,就算小师妹不请我们帮忙,我们也将在郑毅先生的带领下,夺回志成商会,完成叶前辈的身前大志!这一切,都已经是计划内的事。”

    “还有这事儿?大师兄,这怎么没听你说起过呀?大家可都是跟着先生九州游学的弟子,先生这样可有点偏心呀。”

    庄羽也是第一次听大师兄说起,郑毅先生有夺回志成商会的计划。

    若钧听着说先生偏心,连忙解释到“先生说,现在时机已到。前几天就安排我,与大家通通气,是展示所学的时候了。只是学业任务重,没找到合适的时机。既然被小师妹阴差阳错说到了此事,我也就借此机会给大家讲讲。”

    若钧回头看着月儿,语重心长地说到

    “我们也是刚刚才回到宛城,很多事还没了解透彻,所以才一直没有行动。小师妹,你还小,很多事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以后可千万不要再一个人跑出去,干跟踪你哥哥的事,这样太危险了。你自己也知道,王埔义既然敢把你们赶出了叶府,他们这些人自然还敢做出点别的出格的事。”

    月儿问到“真的是这样吗?郑毅先生真的会帮我们吗?”

    “那是当然,小师妹还不相信先生吗?”

    “我信的。”月儿语音里带着许些感动。

    月儿没想到,她和哥哥,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些人惦记着,心中很暖,眼眶不由得有些湿润了。

    “所以,小师妹,一定切记,不可擅自行动。别的不可控的因素,我们都可以想办法控制,但是小师妹和令兄的行动,可能会打乱我们的计划。”若钧再次强调到。

    月儿是明白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和哥哥好。

    他们是叶家最后的血脉,所以如果出现什么问题,或是被王埔义知道了他们的计划,一定会再次想办法控制他们兄妹俩,作为筹码,以对抗郑毅。

    这也是郑毅只能在暗中帮助他们的原因。

    “千算万算的是,我们没有算到叶少爷会如此大胆的行动,迫使我们不得不提前行动起来,不然我们就会陷入被动。小师妹,你所说的叶少爷的那些事儿,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你不用当心,先生已派人,在暗中保护着叶少爷。现在就是小师妹你,可以一定要听先生和师兄们的话,不要再捣乱了。”

    若钧师兄用了一个“捣乱”的词,知道自己是被当成累赘了。心里虽然不服气,但只好表现的很乖巧,娇滴滴地应到“好的,师哥,我记住啦。”

    若钧看着月儿,点了点头。随后站起身来,又看一下室内的十几名商学弟子,大家也齐刷刷地看着大师兄若钧。若钧神情严肃,向大家陈述起郑毅先生强调的一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