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异道也是道 > 第十二节:去做卧底
    “娘,能不能再给我几百两?”

    张遇才带着许些假装的羞涩,向娇娘讨要银票。

    娇娘很慈爱地看了看张遇才,又掏出那叠银票,全部给了张遇才,且嘱咐道

    “儿子,一定要好好跟着你七叔好好学,你七叔本领大着呐。不要再外面惹祸,钱省着点花。可以多交朋友,但不是什么朋友都去交往”

    “嗯,娘,你放心,我记住了,这次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张遇才此时想着该去找叶皓,把张家的决定告诉叶皓。更应该问问叶皓下一步该干嘛,对于张遇才自己来说,全然是没有思路的。

    张遇才很敷衍地应了他母亲几句后,也匆匆离去。

    娇娘只道“这些男人,永远都不把心放在女人身上。”

    “叶少,皓哥?”

    张遇才咚咚咚地跑上楼,嘴里且不停地叫着叶皓。

    “哥,这么晚了,张小哥哥怎么还来找你?”

    透过那扇半开的纸窗,月光散入房来。屋内,烛光里一半苍黄,月光里一半霜白。

    叶皓并没应答月儿的问题,听着张遇才是张遇才了,若有所思,瞳孔放大,抿着嘴。

    “月儿,你先休息,明天还要上学呐。”叶皓像个小大人,丢下一句,开门迎上张遇才。

    “哼!不说算了!”月儿对哥哥的不理睬有点生气,就像小女生得不到重视后都会有的那种生气。

    不过,叶皓越不告诉她,她倒是越想知道。琢磨着偷听一下,这两个往常从不做正事的家伙,又想做些什么?说好的减肥学艺,估摸着自己的哥哥早已忘记。若是又干不靠谱的事,一定得制止哥哥。

    叶皓道“遇才兄,这边,我们到阁楼外去说。”

    “皓兄,我可是给你带来了好消息”

    “我知道,你爹一定会参与到这次针对南宫家的商业竞争里去的。”

    张遇才话还没说完,叶皓就揭开了谜底。因为张遇才下午才回家,若不是张家会掺和此事,张遇才也不会这么晚来找他。

    “你这么肯定?”

    叶皓说到“你们张家已经垄断了药行,想要继续在宛城发展壮大,肯定只能向其他领域扩张。如果拿下志成商会的领导权,也就打开了进军其他行业的通道。”

    张遇才不解,为什么拿下志成商会的领导权,就是打开了进军其他商行的通道。

    “难道我们张家没有志成商会,就进入不了其他商行吗?”张遇才问到。

    “这倒不是。”叶皓解释到,“如果有了志成商会的支持,很多事做起来就会事半功倍。要知道,宛城绝大多数暴利的行业,已经被南宫和司马两大家把大部分的市场占领了。留下的市场份额原本就不大,要想发展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在这两大家族手中去抢。而要与这两大家族抗衡,单打独斗,会被两大家族针对,还没发展就会被捏死在萌芽阶段,唯有抱团。这样,小商家也能分一杯羹,相对有实力的家族也能更快的发展起来。”

    张遇才瞬间对叶皓又萌生了佩服之情,这叶皓也真不愧是叶怀桑的儿子。

    张遇才问到“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遇才兄,你只要把你们张家什么时候行动告诉我即可,其他的,静观其变。”

    “静观其变?就这么简单,什么事就不用做吗?”

    叶皓肯定到“对,静观其变!该如何做,你家的那些前辈,自然都会做好,我们不需要操这份心。”

    张遇才一想也是,既然张家要有所行动,那些长辈各个都不是吃素的,肯定比自己想的周到。

    这月光下,虽光线昏暗,张遇才可以清晰的看到,叶皓的眼神犀利,泛着光。

    叶皓转过身,道“不过,有一个消息很重要,还需麻烦遇才兄多跑几次,每日告知我。”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皓兄别那么客气。”张遇才还是像往常一样,没有心思,很爽快。

    “司马和志成商会对工价次日的调整方案,需要遇才兄每晚来告知我。”

    张遇才纳闷,道“这个我怎么会知道?”

    “你们张家那么多商探,肯定会把这些情报都收集回来,你放心吧。”

    张遇才想,原来如此,那也是简单事,应到“嗯,好,我每晚都把这情报告诉你。”

    “遇才兄,切记要将这个情报告知我,且也不要把你我往来这事儿,让你家里知道了。我得拿着这情报,打进清河码头去卧底,我们里应外合,先干倒王埔义,才能成事儿。”

    张遇才想起自己老爹他们在书房里的对话,有说到王埔义垮掉后,才是张家行动的时机。爽快的答应了叶皓

    “好的,没问题,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又闻百花楼里歌声起。

    叶皓调侃到“遇才兄,等张家拿下了志成会首,你可要请我百花楼小酌一杯哟。”

    “不用等,今夜就去,我早就想去看看那小仙女儿啦。”

    提起这百花楼,张遇才就兴奋不已,特别是惦念着那传言中的小仙女。

    叶皓笑道“遇才兄,你可得节制,别……”

    这话说到了一半,叶皓便打住了。

    “别什么?”

    “别让女人分了心。”

    叶皓本来是想说,别像他家老张,重蹈覆辙,弄坏了腰子,但这话说不得。叶皓想到了这些,只是在心里笑笑。

    “皓兄,放心吧。红尘女子,怎可当真,且都是玩玩,分不了我的心。”张遇才的话略有轻薄之意。

    叶皓想着,红尘女子,和他都是一样的命运,都是可怜的。若是看穿了这世俗,亦是信不了这世俗里的往来者。

    “遇才兄,明日就等着你的情报了,后天我便会打入清河码头,这事儿宜早不宜迟。”

    张遇才拍着胸脯,道“我做事儿,皓兄放心。”

    这张遇才却也是很讲义气的,朋友嘱托的事,他从来都是放在第一位的。这点,也正是叶皓所看重的。如果少了张家,自己琢磨的事儿,可能还真成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