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异道也是道 > 第十节:总算是开了窍
    在那个昏暗的窗前,站着的那个人,似乎永远别想看清他的脸。

    张遇才道“叶皓想让我们张家,也参与到针对南宫家的抢人大战中去。”

    “抢人?单纯的靠抢人就想打垮南宫,是痴心妄想。”那个人道,对宛城商界发起的抢人大战很不屑,“他难道就不关心夺回他叶家的财产?”

    “这个……他倒是只字未提。”

    那人沉思不语。

    “我们张家大多数商铺都是药房,抢人干嘛,又不需要下苦力的,这和我们完全没有关系,叶皓真是想一出是一出。我说根本不可能,而叶皓却说简单。”

    “喔,是嘛,他怎么说?”

    张遇才觉得这事儿不靠谱,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没办法搞定自己的老爹,回到

    “叶皓说,只需要告诉我爹,叶家易主,王浦义必然在商会站不住脚,商会无首,张家出来主事,定能掌舵志成商会,张家必将打开其他商路,为张家成为宛城新的商界新秀奠定基础。”

    “这么说,叶皓还是有点谱。”那个人却是瞬间改变了对叶皓的看法。

    “我看特别不靠谱。”

    “可以一试,你只需要将叶皓的原话转述给你爹即可。”

    “好吧。”张遇才很紧张地问了一句,“那,我欠赌坊的钱”

    那人只是冷冷地丢下一句“这件事办成了再说吧。”

    张遇才刚刚才到家,坐到客厅,见桌上有一杯茶,拿起就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而他老爹,在后堂已恭候他多时。

    在张遇才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张老爷背后藏着那根经常暴揍张遇才的鸡毛掸子,轻手轻脚,已行至张遇才的背后。

    张遇才正当要放下手中的茶杯,才露下半张脸,张老爷的鸡毛掸子已向张遇才正脸劈来。张遇才连忙用胳膊一挡,整个人跳了足足半丈高,“哎哟哎哟”地惨叫起来,不断地求饶。

    “爹!爹!哎哟!哎哟!别打啦!别打啦!”

    “你个小畜生,就知道到处野!我让你读点书,你给我又气走了请来的先生!你这扶不上墙的烂泥巴,我今儿打死你算啦!”

    张老爷虽说嘴巴上凶巴巴的,但张府上上下下,谁都看得出张老爷对张遇才是多么恨铁不成钢,毕竟是老来得子。

    这张老爷虽说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但这张遇才是他的大儿子,是他四十多岁才生的第一个儿子。中途,张老爷休妻了三次,因为都不可生育。这让谁都猜到了,是这老张不行。不知是感动了上苍,还是张家的补肾丸发挥奇效了,这第四任夫人——也就是张遇才的亲娘,像下小猪仔儿一样,一年一胎一年一胎,一连给张家生了五个孩子。所以,张遇才作为这老张的第一个孩子,寄托了老张多年来的夙愿。

    张遇才在这客厅兜着圈,把张老爷这一把老骨头累得够呛——气喘吁吁,张老爷感觉自己都快晕厥过去了。

    “你这个小王八羔子,跑得倒是挺快,你给老子站住,我非得把你屁股打成两半儿不可。”

    “爹,我那是读书的料呀,那之乎者也,就想催眠的神曲,我看见就想睡觉,你就绕了我来。”

    “你能干啥?你能干啥!教你识几个字,你给老子画的是春宫图,还把先生的书给偷换啦。”

    老张说的,是张遇才今天干的好事。张遇才把自己画好的春宫图,伪做成先生书的模样,待先生入厕之时,来了个偷梁换柱。

    等到先生出恭完回来,打这书看得是津津有味儿,等老先生发现不对劲儿,准备问罪时,张遇才竟当着弟弟妹妹的面儿戳穿了那先生。

    张遇才为自己辩解到“您是不知道,那教书先生就是老色魔,看到我画得图都快把口水都流出来啦。”

    “你还敢狡辩,你还敢……咳咳咳……”

    老张又追了几步,双手撑着膝,咳喘得不行。

    “爹,你就算打死我,我也不念那书了,你就让我跟着药房掌柜学习经营吧。”

    老张气得不行“你斗大的字不识几个,还想学经营?真是……”

    “您看您,还没让我去试试,就把我给否定了。”张遇才打断了老张的话,无非就是那几句数落他的话,“我眼下就发现一个让我们张家事业前进一大步的商机。”

    “啧啧啧,你还能发现商机?你要是真能看出什么商机,狗都不吃屎啦!”这自己的儿子有几斤几两,老张是很清楚的,所以张遇才这话,老张是不信的。

    “爹,您坐,您消消气儿。”

    张遇才又挂上笑脸,开始讨好老张,知道硬刚最终自己是讨不到好的,这是他多年挨打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爹呀,你就听我说说我看到的商机,听完了再下结论不迟。”张遇才争取着发言的机会。

    老张实在是跑不动了,想罢,坐下来先歇息歇息,逮住机会一把抓住张遇才,再好好收拾他。于是,一屁股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斜躺着,拿起一个茶杯喝了口水,继续微微喘着气儿。

    “爹,这几天司马家和志成商会联合在一起,抬高工价,和南宫家的清河码头抢工人,这事儿您知道吗?”

    这样的商业新闻,老张自然是知晓的。不想说话,只是冲着张遇才,微微地点点头,表示知道。

    张遇才整理了一下叶皓的话,说到“我们得抓住这个机会,参与到抢人大战中去。”

    老张质问到“这就是你说的商机?去抢没用的人,折损我们张家的财力?”

    “爹,你听我讲完。”张遇才的神情颇有一些自信,老张还真想听听这个不肖子又憋出什么坏主意来,“这叶家的管家王埔义夺了叶家的财产,成了志成商会的会长,其实商会大多数商家是不服这王埔义的。”

    这倒是说了一件事实,老张听了,自己的儿子难得动一回脑子去分析这正经事儿。

    “这众人不服王埔义,其实志成商会便是形在神离,没有了主心骨。如果我们张家趁机出手,获得大家的信任,当让这志成商会的会长,岂不是对我们张家是件大好事?我们张家便可在药行已外的行业生枝散叶。”

    这到还真是那么回事儿,这老张早就想向其他行业入手,多元发展,把张家做大。只是苦于宛城商界,一直被南宫司马两大家控制着,这叶怀桑整的一个志成商会虽可以与两大家抗衡,到叶怀桑是个短命鬼,叶怀桑一死,志成商会便如同散沙,再无作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