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异道也是道 > 第九节:“怀才”改名叫了“遇才”
    “叶少,这几日在干嘛呀?每天去找你,都一早就见不着人了。”

    “晚上睡不着,早上就起得早啰。”

    叶皓就这么一搭,张小公子自然是不信。这叶皓往常在叶府时,哪天不是日晒三竿才起床的?当然,大多数时候,都是混到三更鸡叫才回家睡觉的。

    “鬼才信,老实说,背着我是不是勾搭漂亮的小妹妹去啦,不厚道呀,都不带上我,叶少”

    张小公子眯着眼斜视着叶皓,满嘴都是不正经的话。游广武就在一旁听着两人谈话,一是插不上话,二是也可以在话语中找到一些关于叶皓的信息,对于游广武来说,叶皓还是陌生的。

    “小妹妹咋能看上我这样的,我是扑上去可以把小妹妹压扁的一坨臭狗屎。”

    叶皓自称臭狗屎,这带着自嘲的语气里还有一些不可原谅的怨气,他始终是在怨恨自己。

    “叶少,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想当初可是宛城四少中最风流的公子。”

    宛城四少,这个游广武是知道的,分别是南宫爵、司马文成、莫萧、叶皓。对,叶皓!游广武又仔细的审视了一下叶皓,确实和传说中的一样,看起来就像是个肉球。不过,有一些也不属实,比如目中无人,叶皓倒是显得很谦卑随和。

    “也罢,不提当初了,张少老爹不关着你在家读书了吗?”

    “可别提了,烦死啦。”

    提到张小公子的老爹,他便郁闷的很。张小公子又转过头看了看游广武,问到

    “这位兄弟是”

    “噢,这是广武兄,今天在码头结识的兄弟。”叶皓放下小汤勺,介绍到。

    “在下张怀才,幸会,兄弟!”张小公子,向游广武抱拳行礼。

    游广武回之“幸会!”

    叶皓在一旁调笑到“这位张少,就是被名字耽误了。你说你爹那么精明一个人,咋就给你取了这么个名儿。”

    “我这名儿怎么啦?”张小公子就纳闷儿了,这么多年,还是头回听人说自己名字有问题。

    “是不是有人常感叹说,怀才不遇?”

    “这有什么问题吗?没什么问题吧,有才的人报复无法施展,感叹一下咋地啦?难道就因为带着‘怀才’两个字啦?”张小公子迅速联想到了叶皓想要说的。

    “对!张少真是聪明,你想,这原本没什么,但‘怀才’这两字儿和‘不遇’长时间搭配在一起,自然就有了问题。这就像一个好的橘子,上面落了一只苍蝇,你现在看上去,没有问题,但时间长了,这苍蝇天天来,这好橘子是不是就会发霉烂掉?”

    叶皓这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起来,还真把张小公子给骗到了。

    “嗯,好像还真是这么个理。”

    张小公子皱着眉头,一副仔细思索的样子,惹得游广武都快憋不住要笑出声来。

    “所以呀,张少,这名儿,得改。”

    叶皓又喝了口汤,还是一副很为张小公子好的样子。

    “不过,这名儿是我老爹给取的,可改不了。我要是改了名儿,岂不成了不肖子孙。”

    “那完啦!”叶皓一惊一乍的。

    “又咋啦?”

    叶皓闭上眼,假装学着算命先生掐指算了起来,嘴里叽哩哇啦的不知念叨着什么,突然停下来说

    “那你肯定得被你这名字耽误一辈子!”

    “啊,这么严重?”

    “我给算了下,你将会不遇财!”

    “不遇什么才?”

    “财运的财!”叶皓挤眉弄眼,样子很是为张小公子着急。

    “啊~”张小公子一听,诧异,不遇财运,这太严重啦。难怪自己在赌坊不仅输了钱,还欠上了债。原来财运是在这里被摆了一道坎儿。

    “还有”叶皓吓唬着他。

    “还有啥?”

    “不遇知己!”

    这个还好,人生知己本难寻,又有何人真知己?张小公子松了口气,又露出笑脸,想着没有钱财知己,照样逍遥。

    张小公子还没完全放松下来,叶皓又是拍桌,眉头紧锁,道“不遇红颜!!”

    “啊,红颜?”

    张小公子又紧张起来,在心里嘀咕着这个也没有啦,财色两空呀。长这么大,还真没碰过女人啦,就算是和小伙伴儿一起去逛窑子,每次姑娘都被抢得一空,自己连根毛都没摸着。怎么可以不遇红颜呐?那不成真是这名字的问题?这可怎么办?

    叶皓看出来,张小公子还真觉着是自己名字出了问题。游广武却是止不住了笑,想着这张小公子也真挺傻的,叶皓也真够坏的。

    “不过也问题不大,还是有补救的法子的。”

    叶皓的语气,就像求签的抽了个下下签,算命先生自己伪装高深安慰客人一般。

    张小公子觉得叶皓说的还真是这么回事儿,连忙很着急地问到

    “皓哥,那有什么办法?就是要改名吗?”

    “张少,你先别着急,等我慢慢道来。”张小公子都快着急死了,叶皓还要慢慢道来,使得张小公子直跺脚,却也只好求着叶皓。

    “好,好,皓哥且慢慢讲,我这一生的幸福,可就捏在了你的手里啦。”

    张小公子盘算着,这还真是歪打正着,本是被逼着来接近叶皓,帮了个假忙,还真得了个好报。

    “这改名儿,只是第一步。”

    “可我不敢改呀!我那老爹,你又不是不知道。”

    张小公子的爹说一声儿,他气儿都不敢大声喘。

    “这个简单,在家用你爹给你取的名,在外改个名就可以。”

    “这也可以?”

    “当然可以,上天的保佑你的神,也会理解你的,这在家用原来的名儿,不仅不会被影响,神还会觉得你很孝顺,会更加愿意助你的。”叶皓还是那么一本正经的样子,嘴角带着笑,但还就是憋住了。

    “那就好,那就好。在外,我该用个什么名呢?”

    “这个问题,你还是真问到重点上去啦!”叶皓顿了顿,“这在外的名字,一定得和之前有所联系,寓意要相反。我都替你想好啦,这改‘不遇’就是得‘遇’,你在外就叫张遇才。”

    “张遇才?”

    “对,张遇才!遇到了才,就是遇到了才华财气,这样不仅有了才华,还有了财富,红颜还会少吗?倒是不仅只是遇到一个红颜知己,而是会遇到很多红颜知己。”

    叶皓把“很多”两个字,说得很重,这不经意间也让他想到了过去,他曾梦想去十几房姨太太的往事,觉着自己当初就像现在的张小公子一样,成天在做白日梦。

    不过张小公子听到“很多”两个字倒也是两眼放光,看来他们有过同样的梦想,就是多娶几个俏美人儿。张小公子拍着手,喜道

    “好!好!好!以后就叫张遇才,真是个好名字。”说罢又对着游广武说到,“兄弟,以后就叫我遇才,那个怀才肯定是不能用啦。”

    “没问题。”游广武应了一声,没有想着要拆穿叶皓。

    叶皓且道“以后咱们兄弟相称,我们就称你遇才兄!”

    说着,且抱拳行礼,以示慎重。

    “好!好!好!皓兄!”想了一下,对游广武称道,“广武兄!”

    张遇才还礼,开心的不得了。

    “不过,这还不够,这只是第一步。”叶皓又说到。

    “还当如何?”张遇才这下是对叶皓简直就是一种迷信。

    “眼下就有一件让你时来运转的事儿,等着你去做。”

    叶皓转头又看了看游广武,在叶皓心里,便是要布局这清河码头招人的事儿了。

    “真的吗?什么事儿?快说来听听。”

    “天机不可泄露,遇才兄,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啦。”

    张家也是宛城的大商家,虽然不能与南宫、司马这样的大家族匹敌,但在药行,是处于宛城龙头地位的。真的采取点商业行动,也会引起宛城商界的重视。

    “皓兄莫不是骗我吧。”

    “遇才兄,你说的哪里话?你就是我和月儿的恩人,我骗谁也不会骗你,不然,我还算是人吗?”

    游广武听到这话,又笑了,也不知叶皓是真骗还是假骗这张遇才,也不知叶皓是真不是人还假不是人。

    “皓兄,不停啦,帮你只是小事,不要再放在心上,你别说啦,我信你!你说吧,我该怎么做。”张遇才倒也真的很单纯。

    “遇才兄,有你这句话就行”

    叶皓凑到张遇才耳边说了一些话,张遇才诧异,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该信叶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