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异道也是道 > 第八节:萌生了金点子
    ……

    “广武兄,你也住安平街吗?”

    “对,鱼仓小巷里。你是河边儿那条巷子里吗?”

    “你咋知道的?”

    “印象中,见过你从那边儿出来。”

    “喔~看来真是缘分……”

    两人聊着天,回到了安平街。还没到下午下班的时刻,这条街上来回的人很少。

    “广武兄,我们去那家‘天下第一汤丸’。”叶皓推荐到,一脸很是自信的神情,“别看那只是一家卖汤丸的小摊,味道可好了。可不是小摊老板自吹自擂,味道在宛城真是绝无仅有,说是天下第一,一点也不为过!”

    “是嘛。”游广武表示礼貌性地笑着应了一下。

    “那当然,说好得我请客,肯定得带兄弟吃最好的。”

    汤丸,就是叶皓心心念念的疙瘩汤。

    快到了安平街尾,又走进一条巷子。巷子里尽是住户堆放的杂物,有干柴,有竹竿,还有鸡笼,人路过时笼子里的两只老母鸡还傻傻得盯着人看。

    拐了两个弯儿,见一面经历了一些年头的旌旗,绣着一排歪歪斜斜得大字——天下第一汤丸,不知道这字是谁写的,像刚刚才学写字的孩子信手涂鸦的一般,不过也显得有些率性。旌旗下方摆着两张小八仙桌,左便为宛城河。这么隐秘的地方,若不是在河边儿,估计叶皓也是不会发现的。

    游广武纳闷儿,在这样偏僻的地方开店儿,能有人过来吃嘛?

    行至,来到一处柳荫下的桌子跟前,叶皓拉开一条板凳,没有讲究什么方位尊贵,只是觉着那个位置背对着太阳光线,道“广武兄,请坐。”自己与游广武正对而坐。因为胖,叶皓这一坐那板凳便吱呀得叫了一声。

    老板是个中年人,个子不高不矮,但背微驼着,就显得有点矮了,面相憨厚。见他们两人在桌前坐下,一手提着茶壶,一手拿起桌上倒扣的茶碗,笑盈盈地迎过来,问到

    “两位客官,是准备吃点汤丸儿吗?”

    “是的。”叶皓与老板相视一笑。

    “那两位客官想吃点啥味儿的?”

    “味道还能挑么?”游广武问到。

    “那当然,蘑菇鸡肉味儿、韭菜牛肉味儿是本店新上的特色,见客官面熟,推荐两位尝尝。”

    说到面熟,老板便看向叶皓,确认了眼神。确实,叶皓这胖嘟嘟的体型,最能给人留下印象。

    “那就各来两碗,我们都尝一尝。”叶皓早就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了。

    “好呐!”遇见爽快的客人,老板也应答的爽快。

    柳条若发,随风轻摇。叶皓又开始揉搓起自己的肩膀,每每捏到痛处,嘴里还发出“斯斯”的声音,好像偏要发那么一声儿后才舒坦。

    “皓兄,看你不像是个干苦活的人呀?”游广武问到。

    “今儿是第一次干这么重的活,唉,生活所逼。”

    生活所逼这个词用得恰到好处。

    “也是,若不是生活所逼,谁愿意干这苦活。”游广武连连点头,若不是生活所迫,自己哪怕有一身蛮力,也不会去挣这份儿辛苦钱。

    “不过我还有一个目的。”

    游广武听到叶皓说到,另有目的,好奇,问“有什么目的?”

    “减肥!”

    “减肥?”这胖子去扛麻袋,目的就是减肥?莫不是脑壳有问题,就是拿自己寻开心吧,游广武在心里默念着。

    “对呀,我听那个长脸大哥说,扛麻袋减肥效果好,所以就跟着去了,而且还能挣点钱。”叶皓看着游广武裸露的成块的胸肌,尽显强壮,还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像广武兄这样的身材,我就很羡慕。”

    游广武看到叶皓不加掩饰的、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胸脯,且听到这话,也不好意思起来,不自然地将自己的马褂一拉,遮住了那些凸显的诱惑。心里想,这叶皓莫不是个变态吧,男人的胸也爱看。

    叶皓见游广武遮掩胸膛,察觉自己的行为有些失礼,看着游广武一脸嫌弃的神情怕他误会,又解释到

    “最近我想跟着一位大叔学点本领,可那大叔非要我先减减肥才肯答应传我本领,所以才着了别人的道去了码头。要是早知道这么累,打死我也不会去。”

    游广武听到这话,才放松了警惕,生怕叶皓是个喜好同性的早这么说多好。

    “不过,今天我倒是发现了一条挣钱不那么累的路子。”这点子是叶皓下午坐在一旁时琢磨出来的。

    叶皓并没有继续说他的点子“广武兄,你要是愿意,我们一起去赚这个钱,一定比这个自己扛麻袋强多了。”

    “什么路子,皓兄且说来听听。”

    游广武想,要是真有轻松一点的赚钱门道,哪怕略微少一点,自己也是愿意的,早不愿意靠卖力气讨生活。

    “下午我观察,这在码头干活的人并不多,也就三四十号人,这宛城唯一的码头,就这么点人干活,有点说不过去。这人都哪里去了?我想这里面一定有原因。”

    叶皓觉得自己的推理没有什么问题,接着问到,“那么,广武兄一直在这码头干活,可知道其中缘由?”

    “嗯,这清河码头,以前是宛城商家共有,现在为南宫家独占,皓兄可知?”

    “这回事儿有听过,广武兄是说,别的商家捣乱所以码头才没那么多工人了,对吧?”

    “算是这么回事儿。前几天码头卸货砸死了几个人,司马家族和志成商会联合起来,又趁机太高工价,抢走了不少工人,以前清水码头每天得有两百来号人干活。”

    “看来,我猜的八九不离十。”叶皓觉着自己脑袋瓜子还是挺聪明的。

    “也不单是这样。”游广武接着说到,“这和南宫家那几兄弟争夺家产也有关系。”

    没想到南宫家还有这类事,不过发生在南宫家,倒也不稀奇,大家族争夺财产很正常。叶皓想着,自己不也是被人盯上了叶家的家产,才落得了今天这份儿上。

    “这码头原本是南宫家原夫人的大儿子南宫爵所管,只是那原夫人因偏房小妾的儿子南宫峻做了这宛城郡守,便在南宫府中失了势。

    这南宫峻以漕运官营为由,变清河码头为南宫家族私产,并将其胞弟南宫茂——也就是二爷,安插到了这清河码头,管理运输事务。南宫爵不合算,欲设计欲驱赶走这二爷,便制造了这卸货的事故,白白砸死了几个人。欲嫁祸给二爷,但没想到南宫峻早就盯上了这南宫爵,抓了个现行,并将码头经营权全部掌握到了南宫峻自己的手里。”

    “没想到这南宫家为了争夺家产,竟然用工人的性命作为棋子,实在可恨。”叶皓说到。

    “正因如此,工人们才寒了心。虽说工钱由以前的五文涨到了十五文,但还是走了一多半的人。那二爷本是个暴脾气,但南宫峻硬是让二爷约束自己的脾气,当着工人的面儿保证不可对工人使用武力,并有了介绍一工人,自己介绍的工人扛一袋得五文的奖励,这不,那长脸猴四才骗着皓兄去码头的嘛。”

    说了这么多,游广武感觉嗓子有点干,端起碗咕嘟喝了一口茶。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那这个奖励的制度,要推行多久?”叶皓两眼放光,觉着自己挣钱的机会来了,连忙追问到。

    “嗯,好像是三个月。”

    “三个月,哈哈,够啦!”

    “什么够啦?”

    游广武看出了叶皓想到了什么点子,但叶皓就是不细说,但估摸着,叶皓也就想借着码头的奖励的制度挣点钱,接着问到

    “皓兄是想借这个机会挣点钱?”

    “正是,这钱不赚白不赚。”

    “哪有那么容易,虽说南宫家族是宛城第一豪门,且又有南宫峻是这宛城郡守,但现在司马和志成商会联合,与南宫拼比财力,竞价招工,南宫家出十五文,别的商家就二十文,不可能找到人愿意跟你去码头的。”游广武想打消叶皓的想法,觉得他是不可能挣到这份钱的,没人会有他这么傻会被骗到码头去。

    叶皓却是信心满满,拍着胸脯道“你得看是谁呐!广武兄,你想想,这工价肯定还会继续涨,今天是奖励五文,估计过几天,就会涨得更高。到时,我们招几百号工人,就按照一百人才算,一人一天扛二十麻袋,那就是一万文,兑成银子就是十两!你是否愿意跟着我干,我保证不会亏待你,广武兄。”

    叶皓语气诚恳,很是真诚的邀请游广武。

    游广武想着,这叶皓算术厉害的很,会算术的人心里都特会盘算,而且这一天十两的利润,他好几个月才能挣来的,也确实有点诱人。不说一天十两,一天挣一两,也愿意呀。游广武便一咬牙,对叶皓说

    “那就干吧,皓兄,我听你的,你说我们该当如何?”

    老板将汤丸端了上来,香气扑鼻,叶皓顿时就流出了口水,还好及时止住吞下了肚去,不然得从口角滴出来。

    “先吃饭,广武兄,先吃饭,我快饿死啦。”说罢,用勺子舀起一个面粉疙瘩,送入口中,嚼了起来,且说到,“嗯,真香,真好吃,老板,这味儿,正!”

    并向老板比了个大拇指,老板满脸堆笑,眼睛和鼻子都快挤到一块儿去了,甚是开心,回道

    “觉着好吃就好,觉着好吃就好,客官多吃点,不够吃我在为两位客官免费加一碗。”

    “老板客气啦,这两大碗已经足够啦。”叶皓连忙谢到。确实,这一大碗抵得过平常吃饭的三小碗。两大碗下肚,再喝几口汤,肯定把胃填得严严实实的,到时肚皮又得撑老高。

    “以后晚辈发达啦,便来和老板合作,我们一起把这汤丸卖便全宛城,凭着这味道,一定赚大钱!”叶皓认真的说到。

    “好好好,那就等着客官的好消息。”老板只是把叶皓的话当作了奉承的话。

    两人正细致地品尝着这美味的疙瘩汤,只见一个人,挥着手,小跑步过来,且喊着

    “叶少,叶少”

    叶皓抬头虚着眼,瞄了一下,那人是张小公子。

    “叶少,你你怎么跑到这里来啦。你这是,吃吃的什么?哎呀,你咋吃这个,我请你呀,走,百花楼”

    “张少,可别小瞧这汤丸,可好吃啦。快坐,我请你。”

    “什么汤丸儿,不就是疙瘩嘛,老李头做的我都快吃腻啦。”

    “味儿不一样,绝对是天下无双。”叶皓挤眉弄眼,把这天下无双四个字说得尤为突出。

    “真的假的?”

    “坐坐坐,”叶皓拉开一旁的板凳,并招呼着老板,“老板,在来一碗,偏素一点儿的,多放点蔬菜,这位张小公子爱吃。”

    “嘿嘿,还是皓哥懂我,什么山珍海味,都不及这一口清汤白菜爽口。”张小公子应声坐下。

    游广武不想到的是,这一身公子哥打扮的称张小公子的人,竟然称叶皓为“叶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