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异道也是道 > 第六节:从扛麻袋开始
    从启辰书院出来,叶皓一路漫步,走在这已是喧嚣一片的安平街上。这安平街,其实就是宛城的贫民窟。

    这里的小商贩们,每日都起得很早,因为这里住的人很多。早上最忙碌的,要算这些做早餐的,卖的最多的要数包子。那些大蒸笼,都是临街而放,蒸笼的白烟在柴火的加热之下,上升之态,如魅影狂舞。人们面面相觑,讨论得最多的,还是昨日的地震异象。

    整个街道是热闹的,大多数男人在这盛夏,都只穿着马褂儿,露出两条粗壮而结实的胳膊。每个曲臂的动作都让肱二头肌格外显眼,甚至有点诱人。

    叶皓也是羡慕这样的身材的。他心想,姑且不说拥有足以勾引少女的八块儿腹肌,能有法子瘦个几斤,也算是给他一点鼓励呀。

    叶皓来到一早餐摊儿,与三个壮汉坐到一桌,想着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

    “老板,给我来两……不,一个包子吧。”想了想,叶皓还是决定只吃一个包子,从今天开始每餐饭量减半。

    “好勒,客官请坐。”

    老板速度极快,提笼,一叉,一个盘子里摆着一个孤零零的包子,摆到了叶皓面前。而三个壮汉面前,盘子里都堆着一大摞包子,足半尺来高。叶皓与三人相视,却也觉得有着许些尴尬,眼睛一抿,从嘴角挤出一些笑意。

    这些人虽身材很壮实,但面目憨厚,一看就是靠体力吃饭的人。

    “各位大哥,我想请问一下,”叶皓还是忍不住了,三位壮汉皆抬头望着叶皓,“如何才能练就你们这么强壮的身材呀?”

    三位壮汉打量叶皓一番,估摸着叶皓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看着他这胖乎乎的脸上,肉都堆在一起,不仔细看以为是肿了缘故。这样的身材,这混沌的年头,一般只有富家子弟才养得出来。

    坐在他正对面的圆头壮汉接了他的话,操着一口浓厚的乡土口音“劳苦的命,自然要身体壮实一点。没一把子力气,那岂不是连口饭都混不到吃的?公子,这是取笑我们吗?”

    “不不不,各位大哥,误会了,我只是想减肥。”

    “减肥还不简单,你要是像我们这样,每天七八个时辰都在码头扛麻袋,不出十天准瘦下来。”壮汉的语气带着许些调侃,而看脸上的苦笑,又感觉他是在自嘲。

    “扛麻袋真的能减肥吗?”

    “小兄弟,这有什么好骗你的?骗你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吗?”另一个尖嘴猴腮的长脸壮汉向圆头壮汉挤眉弄眼,接了话去,那眼神分明是不怀好意的玩笑话,却装作好意,完全把叶皓当成了地主家的傻儿子。

    叶皓却是真信了,心中竟然还冒出了迫不及待的要去跟着扛麻袋的想法。在他心里,觉得普通百姓,为人更加真诚,所以他们的话,叶皓没有丁点怀疑的意思。

    琢磨着,辛苦一点,说不定真是减肥的好办法。老叔给他三个月的时间减肥,这大哥说十天就够了,何不就去码头扛麻袋,减了肥还可以挣点钱,一举两得。往常看着那些扛麻袋的工人,个个是健步如飞,大概也辛苦不到哪里去。自己也是个带把的小伙子,定也干得了这活。更关键的是,据说码头的工钱是一天一结,能者多得。

    “那大哥,能带我去码头吗?我也想去扛麻袋。”

    “这有什么不可以,我们介绍你去,我们和货运的包头可熟啦。”长脸壮汉想着这码头正招着人,带一个新人可得赏钱五十文,这不带白不带。

    “好好好,谢谢大哥,谢谢大哥!”叶皓连连道谢。

    三个壮汉都觉得是碰到了傻子,逗逗又何尝不可,便把叶皓带到了清河码头。

    宛城东边,一条大江百米来宽,自西而来,曰清河,是宛城重要的漕运通道。一条驰道从码头延伸出来,如蛇蜿蜒,直通宛城。码头门口,七八丈高的石牌坊高耸,黑漆大字,“清河码头”。

    十几年前,这码头本为商家共有,但目前,清河码头却为南宫家族垄断。其他家族虽有不满,但也没有办法,因为这宛城郡守便是南宫骏。这南宫骏,为南宫家大老爷和小妾冬兰所生的儿子。据说,南宫骏高中榜眼,做了这宛城郡守,其母也因此在南宫家得了势,偏房转为了正室。

    三人与叶皓一路说笑,进了码头。见一络腮胡子蛮汉,清布长裳,领口两开,长袖叠挽,露出半截前臂,汗毛颇为发达,郁郁葱葱一片,如猴一般。右手叉腰,左手把着一个黑陶茶壶,腰间还别着一柄一尺来长、裹着精致兽皮鞘的翰州弯刀,此蛮汉乃司南骏的胞弟,人称“司南二爷”。据说也是个狠角色,因常有不满商家闹事,便让他专管这码头。

    长脸壮汉嬉皮笑脸、点头哈腰地迎上去,道

    “二爷,今儿我又带了人过来啦。”

    “这个小孩儿?”

    “二爷,可别看到他是个十几岁的小孩儿,可力气不小呐。”

    “那,带去吧,我给你记上了。”

    长脸壮汉,又满脸堆笑,小跑几步,迎上叶皓,道“我好说歹说,二爷终于答应了让你在码头干活,你可别让吃不了苦,中途离去,我可是要跟着你挨罚扣工钱的呀。”

    “不会不会,大哥就放心吧。”叶皓是生怕别人不要他,果然是富家子弟,不知这扛麻袋干重活岂是随便受得了的活。

    这长脸壮汉,编起瞎话还真是一套一套的。

    叶皓去领了一件粗布马褂,换了衣裳,露出鲜嫩暂白的皮肤,站在那些古铜色的汉子们中间,格外显眼。

    船仓上,专属的两个工人抬起麻袋,放在接货的工人肩膀上。只见那些工人接过麻袋,还往肩上颠一颠,使之在肩上受力均匀,再疾步向仓库走去。

    叶皓也像其他工人一样,排着队,一个接一个的,准备着去接货。毕竟是第一次,他仔细的观察着那些工人熟练的动作,想象着自己等下接了货,动作应当如何如何。

    终于,轮到了叶皓。他也像其他工人那样,双膝略曲,双臂向后,背略前倾,架势摆得有模有样,准备接货。

    那两工人打量了一下叶皓,一看长得这么白白净净的小伙子,根本不像是干活的。

    “你行吗?”船仓上的一工人问到。

    叶皓呼了口气,很是自信,道“来吧!”

    两人喊着一二三的号子,很娴熟得抬起一麻袋,将它放到了叶皓的肩上。

    叶皓一个踉跄,往前一蹿,他没想到这一麻袋货竟如此重。顿时一膝跪地,磕在了小沙子上,感觉石子都快磕进了肉,不由得吃力地哼了一声,最终还是忍住了。排队取货的人都盯着他。

    好在,抬货的那两人没有完全撒手,见叶皓要摔倒了下去,连忙一手抓住了麻袋,估摸着若是完全撒了手,叶皓得摔得够呛,严重的话还可能折了骨头丢了小命。

    叶皓双手后曲,依旧扶着货。

    抬货的工人又问了一句“你到底行不行,看你这么白净,哪里像个干这活儿的。”

    确实太吃力了,但想到长脸壮汉的话,若是他坚持不下去,还会连累别人,说到“大哥,搭把手,我只是刚没站稳。”

    两人又帮着叶皓把货往上提了提,待叶皓伸直了腿,完全站稳才松手。叶皓咬着嘴唇,一摇一晃地向仓库走去,每走一步,腿都在打颤。

    叶皓只是埋头向前,双手紧攥着麻袋下面的两角,感觉手心发热出了汗,捏着麻袋很不舒服,但又不得松手。这船仓到仓库仅二十来丈的路,让叶皓感觉无比的遥远。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坚持走到了仓库,一趟结束后,取了一个计数牌,他喘着粗气,又跟着队伍折返回去,他尽量的让自己走慢点,一连让了好几个人到了他的前面去。

    码头是中饭的,一碗清水粥里沉着几颗数得清的米,两个干菜饼。叶皓实在累得吃不下,用衣服蹭了蹭额头的汗,只喝了点清粥。

    虽一个上午叶皓只坚持着扛了五趟,但他那细皮嫩肉的肩膀,已磨破了皮,手臂上也不知道再哪里划了几道小口,他完全没有察觉,只是到了这休息时他才发现。

    他摊坐在一旁,靠着墙,什么也没想,便打了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