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异道也是道 > 第四节:暗流初现
    “没想到,这老李头还是个高人,竟隐藏如此之深。”

    张小公子望着老李头慢慢离去的背影,嘀咕到。

    叶皓纳闷,这老李头不是张家的奴仆吗,这张小公子竟也不知老李头道行如此之深,道

    “你以前不知道吗?”

    “不知道。”

    张小公子眼睛又放出光来,貌似在心里又憋出什么主意来,接着说到

    “说也奇怪,老李头从小便对我格外照顾。直到母亲去世后,他才搬到这房子来住,再也没进过张府。”

    叶皓感觉自己倒是挺能理解这老人家的,道

    “安居一隅,免了被尘俗喧嚣打扰,得了清静,又岂不快哉?”

    此言一出,惹得张小公子一笑,道

    “哟哟哟,几日不见,叶少心境变化了不少呀!”

    叶皓没有过多感慨,与张小公子相视片刻,沉默不语,若有所思。

    “今日,多亏了张少相助,不然此刻我们兄妹俩还睡在那破庙里,月儿遇到邪祟更不可能得此老人家相救,后果不堪设想。大恩不言谢,张少往后用得着我叶皓的,尽管开口,我在所不辞。”

    张小公子将叶皓肩膀一拍,且搭在叶皓的肩上,笑道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我是把叶少当兄弟,兄弟间需要说这么多感谢的话吗?”

    叶皓也将张小公子胳膊一搭,挽着他的脖子,高兴地说到

    “对,咱们是兄弟!”

    叶皓在心里自嘲,曾自己目中无人,藐视一切,瞧不上的人,竟和自己称兄道弟,自己还没办法拒绝,且还要依托于别人,自己是多么可笑。

    ……

    夜深,张小公子作别,回了家去。

    叶皓到了厨房,给老李头打下手。两人缄默不言,叶皓觉得气氛颇为尴尬,便随意闲聊了起来。

    “老叔,月儿真的没事了吗?”

    老李头向灶洞里添置着木柴,答道

    “公子放心,小姐没事了。”

    “老叔,我有一事不解。”

    “公子请讲。”

    “老叔,是从何看出月儿是邪祟附了身?”

    叶皓对面前的老头甚是好奇,以前只在听书里听过驱鬼镇邪的故事,以为那都是些饭后茶余消遣的志怪话本,却今日见到了真的驱鬼打鬼。便想在言语中探知一二,不料竟被老李头看穿了心思。

    “公子是想问老身为何会驱鬼之术吧?”

    叶皓尬笑,便也就承认了

    “是的。”

    “说来话长,我原本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老李头边打理着土灶里的火,边向叶皓讲着过去。

    “我也曾有一个女儿,只是小女命苦,被邪祟缠身,夺取了性命。”

    想到自己的女儿被邪祟夺取性命的往事,老李头声音变得悲痛低沉,且从一旁取来酒葫芦,咕噜喝了一大口,并递给叶皓,示意他也喝一口。

    叶皓接过酒葫芦,老李头接着说到

    “那是,我尚不懂驱鬼之术,不知小女是为邪祟所困,求遍名医,皆医治无效。后遇到逍遥子先生,才知是邪祟作怪。但错过了医治的时机,已无力回天,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女儿在自己的怀里死去。那时,小女应该与小姐年龄相仿,才刚满十二岁。”

    老李头眼泪充斥眼眶,叶皓连忙将酒葫芦递向老李头。老李头迅速接过酒葫芦,又是咕嘟咕嘟两口灌下了肚,似乎要将忧愁饮尽。

    “不好意思,提及到老叔了伤心往事。”

    叶皓为自己的好奇,颇为后悔,自责不该询问。

    老李头长长叹了口气,起身搅拌了一下锅里的粥,继续说到

    “后来,我便拜在了那逍遥子先生门下,学得了这驱鬼伏魔之术,欲斩遍天下鬼,护得人间太平。然,终究还是我错了,便隐身于此……”

    老李头说他错了,那他到底错了什么?

    叶皓又想到张小公子说得话,是张小公子母亲去世之后,老李头才离开张家到了此的。那么,这中间,又有什么渊源?还有,这逍遥子又是何人,叶皓也是从未听闻有这号人物。

    老李头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叶皓也好意思没有继续追问。

    老李头舀起满满一勺白粥,盛在一个土色的陶碗里。又从橱柜里取来一块冰糖,放入碗中,来回搅拌,直至看着那块儿放入的冰糖全部融化,甚为细致。

    “公子,快端去给小姐吃下吧。”

    叶皓点头,道

    “谢谢老叔。”

    叶皓小心翼翼地端起白粥,去往楼上。

    老李头拿起酒葫芦,又喝了一口,许些酒从口角溢出……

    ……

    ……

    “安排给你的事,如何啦?”

    那人背对着张小公子,很严肃地询问到。

    “一切都是按照您的吩咐做的。”

    张小公子声音低沉而显得谦卑,低着头,也不敢正视那人。

    “很好!”

    那人语气中带着褒赞的语气,但始终没有转过头来。

    两人无过多言语,张小公子退去。

    ……

    ……

    自打叶皓住到了安平街的小巷子里,张小公子每天都会跑到这里来。

    老李头在篱笆小院里打理着那几棵绿油油的白菜,浇灌着水。见张小公子今天兴致较高,笑盈盈地迎面而来。

    老李头还是像往常一样,尽量挺直身子,向张小公子打了声招呼

    “少爷过来啦?”

    “叶少可在?”

    “应该在楼上,没见着出去。”

    “好的。”

    张小公子直奔房内,踏在木板上咚咚咚直响,跑到了楼上。

    “皓哥,皓哥!”

    张小公子将脑袋伸向房内,并没看到叶皓,也没看到月儿。张小公子又叫了两声

    “皓哥,皓哥,你在哪里?”

    “在这里呐。”

    声音从背后传来,张小公子随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从走廊寻去。

    叶皓躺在阁楼小阳台上的一把竹摇椅上,眯着眼,一摇一摇的,很是悠闲,月儿在一旁修理着几盆无名花。

    “哟,月儿气色好多了。”

    张小公子向月儿打了招呼,月儿闻声与张小公子相视,屈膝行礼,声音细甜

    “全靠着张哥哥的帮忙,月儿才捡回了一条命,月儿甚是感激。”

    月儿瓜子脸,樱桃小嘴,长发搭肩,微风拂起她前额的几缕发丝,尽显娇柔。

    张小公子不知想到的什么,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道

    “妹妹这么漂亮,皓哥,怎么也看不出你们竟是亲兄妹。”

    “你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是你的妹妹?”

    叶皓斜视着张小公子,假作不乐意之状。月儿捂鼻娇笑,极为温柔。

    “我要是有这么精致的妹妹,那是十辈子修来的福分。”

    张小公子这一吹捧,月儿确实高兴不已。

    “你可别贫了!”

    叶皓说罢,一个拱身,坐了起来。

    月儿道

    “我去给哥哥们倒点水来。”

    言罢,款款离去。

    两人相视一番,张小公子问到

    “皓哥,你接下来如何打算?”

    叶皓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好像自有了主意,但偏偏反问之

    “张少又何高见?”

    “皓哥说笑了,我哪能有什么高见。”

    这倒是一句实话,叶皓想这张小公子确实也有些自知之明,但又想到受人恩惠,玩笑归玩笑,伤人自尊的话切不可多说。

    “不过张少说的对,没钱肯定办不了事儿。”叶皓站起身来,一本正经的说到,“但单靠赌,肯定是不行的。”

    “那该当如何?”

    “可是,我想随意先找个糊口的事儿做,却也不知为何,这宛城我跑过一大半了,也没有一家店家愿意收留我。难不成,是因为我太胖的缘故吗?”

    “你不清楚吗?是你家王管家捣得鬼,早就全城散布,谁要是干收留你,便是和叶氏商会为敌,定会使以报复。”

    叶氏商会,乃叶皓之父叶扶桑所创,联合小商家抵制豪强垄断。叶扶桑豪情壮志、仗义疏财、四方赈灾,深得宛城百姓爱戴,亦是将叶家的生意短短五年做到了宛城前三,成为宛城首屈一指的豪门。

    唯可叹的是,好人命短。然而,叶氏商会还是宛城商界,最有威望的组织。王埔义取得了叶家的产业,自然而然成为了商会新首领。

    “这狗娘养的,忘恩负义的东西,以后不准再说王埔义是我家的管家,猪狗不如的东西,他也配?”

    叶皓听到王管家的名号,便恨得牙痒痒,一顿臭骂。

    此时,除了背后臭骂,也没有别的办法。

    张小公子补充到

    “王……不,那姓王的狗东西,就是要将你逼至绝境,完全不给你留后路呀。”

    “嗯,那一步步来,我现在想通了,想一下子打败那群王八蛋,是不可能的。得先拿回我叶氏商会的头衔,免得让那狗东西玷污了我家名号。”

    叶皓这番话有板有眼,张小公子完全感觉这叶皓比起从前,确实成熟了不少。

    “皓哥,那么当下具体该当如何?”

    月儿端着茶水,踩着碎步而来。叶皓静静得望了望月儿,陷入沉思,没有在说下去……

    ……

    ……

    一个光线昏暗的房间里,那个人依旧背对着张小公子,冷言冷语到

    “那小家伙真不赌了吗?”

    张小公子低着头,应答到

    “他真不去了。”

    “那他做了什么?”

    “他没有说。”

    那人语气带着怒气

    “嗯?”

    张小公子吓得一缩,声音发着颤

    “他不愿意说。”

    “废物!这都探不清楚,你还能有所用吗?”

    张小公子闻声失色,连忙道

    “啊?还请再给我次机会,我一定探明。”

    那人沉默片刻,语气又恢复至冰冷状态,道

    “也罢,你得先取得他的信任。不管他想做什么,你且都要告诉他,你定会倾全力相助。”

    “是!”

    张小公子见那人再无吩咐,鞠躬,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