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异道也是道 > 第三节:梦靥初始
    “这里有马车吗?”

    叶皓说到。

    张小公子睁开眼,侧过身来。

    “你要马车干嘛?”

    “月儿还在城外的庙里。”

    张小公子又走进篱笆小院,不停地叫唤着

    “老李头!老李头!”

    哒哒哒,缓慢的节奏,是老李头在楼上踏着木板,拄着拐杖发出的声响。他又来到楼下,没有因张小公子老是使唤他而有半点怨言,满脸沟壑的脸庞露出一些和蔼可亲的笑容。

    “少爷,有何事?”

    “快套辆马车,我们要出城去接人。”

    “少爷,需要老奴帮你驱车吗?”

    老李头想得很周到,叶皓连忙上去道谢,并从手里掏出最大的一锭银子,塞在了老李头的手里。

    老李头一看,五十两银子,连忙准备推脱。

    未待老李头开口,叶皓便说到

    “老叔,谢谢您,我自己驱车就行。这有点钱,您先收下,以后衣食起居,还需要您帮着多照顾着,难免会用到钱,您先收下。”

    老李头见叶皓死死地握着自己的手,也没办法挣脱推辞,只好应到

    “也好,公子日常有何吩咐,且直言说来便好。”

    叶皓这才松了手,老李头将银子放入衣袖深处,又道

    “老奴这就为公子去套车。”

    两人随着老李头,穿过几扇门,来到了一处马棚里。

    老李头很娴熟得套好了马车,嘴里不停地对着马说着

    “嘚!嘚!吁~吁~”

    尤其是那个“吁”字的发音转着弯,颇有趣味儿,马闻声而停。

    马车牵到了叶皓跟前,扬起马鞭向前方一指,又交代道

    “公子,从这里出去左拐便上了街。”

    “好的,谢谢老叔。”

    叶皓应到,接过马鞭,又一步跨上了马车,很顺手地用左手牵起缰绳。

    张小公子且道

    “嘿!拉我一把,我跟你一块儿去。”

    叶皓回过头去,望着张小公子,想到今儿若是没有他,定找不到这么一处安生之所。便没有拒绝,说着便伸出右手

    “做个伴,也好。”

    张小公子借着叶皓的力道,爬上了车,想着没有凳子真是不好上这马车。

    两人驱车,向着城外缓缓而去。

    西边的太阳还有余光,映出红霞,如火般燃烧。而东边的天空,飘着许些被吹散的云。弯弯的月亮,在云里时影时现。若是不定眼来看,是分不清云和月到底是谁在行走着……

    至破庙外时,夜的幕已早早的拉下了天际。

    叶皓已经迫不及待要将月儿接到马车上来,马车还没完全停住,他便一个飞身跳下了车。胖乎乎的身子不由得向前一蹿,差点便是一个狗啃泥,但他且没顾上这些,向庙里开心得向奔去,且不停地叫着

    “月儿!月儿!哥接你进城啦!月儿!”

    叶皓一路小跑,很用力的推开中堂那扇摇摇欲坠的破门。

    那破门咯呀一声,左边的一半儿门竟掉了下来。叶皓下意识地连忙去扶那扇门,且还是没抓住,他还以为会砸到月儿身上。

    可就在门倒下的那一刻,草席上并没有人,全然不见月儿的踪影。

    叶皓连忙跑了进去,脸上笑意全无,很是着急,又连高声唤了三声

    “月儿!月儿!月儿!”

    张小公子完全没有跟上叶皓的步子,只觉得叶皓真是个灵活的胖子。听着叶皓语音里带着许些着急,连忙也跑了进来。

    张小公子问到

    “月儿呢?”

    “月儿……月儿不见啦!”

    叶皓的语音里露出一些泣声,泪水包裹住他的眼球,使得视线模糊。

    张小公子往里面走进了几步,环顾四周,见神像后面有一粉色衣裳露出一角,急道

    “你看!”

    叶皓闻声,急忙将眼泪一擦,顺着张小公子手指的方向看去,什么也没看到,可能是处于侧面被神像的底座挡住了视野。

    又往前跑了几步,到神像跟前,刹时才看到月儿。

    月儿倒在神像后面,面目朝下,一动不动。

    “月儿,月儿!”

    叶皓大声叫着妹妹的名字,跑了上去,将月儿翻过身来,抱在怀里,狠狠地又抖了两下。

    翻过身来时,若不是月儿着粉色的衣裳,叶皓全然都快识不得月儿的模样。月儿脸色黑紫幽暗,张着嘴,嘴唇上还带着霜色,一副极为恐惧的模样。

    “月儿!醒醒呀月儿!”

    张小公子移步到他们跟前,顺势将长裳往后一拔,蹲下身来,伸出手欲抚摸月儿的额头。

    “嘶——我操!”

    手感觉被针扎一般,猛地往后一缩!

    “怎么这么冰!”

    张小公子道,叶皓听闻也抚摸了一下月儿的头,也是猛得一缩。

    那种冰凉,就像在酷寒里,原本自己已经冻得不行,一下子又摸到了生铁一般,扎手的冷!

    “快!快!我们进城去!”

    叶皓说罢,将月儿抱起来,向外面冲去。虽然,叶皓因为胖而使得动作很不和谐,但速度却是极快的。小碎步,很快便到了马车旁。

    叶皓见妹妹如此状况,想到的应当马上找郎中。

    张小公子都差点没有爬上车来,叶皓已啪啪两鞭子抽在了马屁股上,使得张小公子不由得往后一仰,差点没摔了下去。

    马车飞奔,道路且坑坑洼洼较多,颠簸不止。张小公子感觉自己早上喝的半碗小米粥都快被颠了出来,一手紧紧抓着车沿,一面大声叫唤着

    “哎呀,我的个娘呀,慢点儿!你慢点儿!”

    叶皓却是全然不顾,心里甚是着急,说到

    “快坐稳啦,把月儿照顾好!”

    眼睛盯着前方,嘴里哄着

    “驾!驾!”

    时不时还会挥动马鞭,在空气中抽出啪啪的响声,马儿飞驰,马车也是左摇右晃,遇着大点的坑都感觉倾斜得要侧翻了过去……

    张小公子钻进车棚,一手还是紧抓车沿,一面扶着月儿,护着月儿的脑袋,以免磕磕碰碰。

    张小公子,倒是从未见过叶皓如此慌忙地行事。心里想着,这人经历些了事,大概就性情大变。

    进了城,路平整了很多,不再那么颠簸。

    这宛城夜市繁华,行人不绝,除了朝堂特令,日常是没有宵禁的。叶皓虽是着急,也不得不将马车速度放慢了下来。

    叶皓一面驱车避开人群,一面询问到

    “张少,月儿怎么样啦?”

    “有我照顾着,好着呐!”

    “你可知道哪里有药房?”

    “额……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你们张家不是开得最多的就是药房吗?”

    张小公子颇为尴尬的一笑,摸摸脑袋,道

    “额……可我真没去过药房,真不知道在哪些街道。”

    叶皓也只好叹息一声

    “唉!”

    “我们先回去,把月儿安顿好,这一路颠簸我都快散了架啦。我让老李头把郎中先生接过来,这样又可让月儿少受折腾,也可少去很多麻烦。”

    张小公子如此建议,倒也是十分妥当……

    叶皓将马车赶进了马棚,只见老李头已在院子里等着。

    老李头将马牵住,把缰绳不慌不忙得栓在了木桩子上。

    叶皓掀开车棚的布帘子,迅速又将月儿抱了下来。

    此时,老李头看着月儿的脸,竟然大为吃惊,身体后倾,微微退了一步。

    未待叶皓开口,老李头已行至前面,推开门,为叶皓引路,对叶皓说

    “快!这边来!”

    叶皓疾步入门,张小公子也紧随其后。然,行至老李头跟前,老李头却是顺手迅速将张小公子拉住,郑重其事地说了一句

    “少爷,你走在后面,切记不要与这小姑娘靠得太近。”

    说罢,又急忙入门而去。

    张小公子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