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女生小说 > 反套路救世指南 > 第120章 粉红强心针
    目送他们扛着陆霄推着萧络钻进小路出去,凌央在午三花的带领下冲了个澡,歪在午家侧屋据说是专门为午大庆留着的房间内,于看不出年份的藤编躺椅上瘫好。

    想着是闭目养神的,结果直接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非常沉,没有梦,没有乱飘的思绪,所以着凉了。

    “阿嚏——”

    凌央睁开眼睛,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嗡地一声荡开,余波漾漾,回响阵阵。

    她眼前晃过什么白花花的东西,一个,两个五个白花花的?

    凌央晃晃脑袋,神智清醒了一些。她眨眨眼,确认自己眼前的,是自己的队友,没有穿上衣的五名队友——不对,大庆不在,另一个人是萧络。

    就算相处了这么多年,这种场面凌央还是很少有机会看到的,不免想坐直些,把握机会瞧个清楚。

    一只手盖在她的眼睛上,把她向上的身子摁了回去。

    她不满地抬手,搭在那只手上,抠着对方的指头给自己找了条缝偷窥。

    那只手的主人笑了一声。

    “干什么,为什么不给看?”凌央理直气壮,把缝扒得更开了。

    “营养跟不上。”蒋迫回了一声。

    凌央顺着声音斜眼,就算手指大开,蒋迫拱起的手背还是把自己挡得刚刚好。她只能看到眼正前方的辻栢杄他们,看不到身边的这位少侠。

    大手突然就拿开了,蒋迫接住陆霄给他扔过来的衣服,抖了抖套上。

    没劲,凌央打了个呵欠,起身。

    由于他们小队后期只有她这一朵娇花,大家给凌央开了不少特例。

    他们曾经因为特殊任务体同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候这位女队友住单间用单独的阳台,洗澡给两小时的话,一小时是她独有的。

    此外日常任务中,比如丛林里守夜豁免,路一难走就轮流背她的装备,数不胜数。

    凌央是不太讲究男女平等这一套的,男女的生理构造和心理软硬程度都不相同,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平等,太过追究这一点也不现实。

    她承认自己先天条件不好,小时候无人照顾,营养不良,怎么努力体力上还是不如其他队友,为了不拖后腿耽误进度,她并不介意他们帮自己分担。

    可太把她当异性也有个坏处,就是这种视觉盛宴,凌央其实很少有机会窥见。

    “此言差矣,正因为我现在体虚,才正是打强心剂的时候。”凌央捡起躺椅上那个同样有些年份但还算干净的布偶,抱在手上揉了揉。

    陆霄虽然扔了衣服给蒋迫,自己却还没有穿上,几个人在午大庆的床上分拣着新领的制服。

    看来保护我方迫迫的美色和保护她这朵娇花对于八六一其他人来说同等重要。

    “啊这件这么大给阿庆,你穿这个。”陆霄撇了一件黑色的套头衫给祁成。

    “我想穿白的,显胖。”祁成摆手拒绝,看了凌央一眼,她也正穿着白色的工程师制服。

    “那你穿吧。”陆霄转手把战斗员的制服丢给萧络。

    萧络光着身子很不习惯,也不挑剔颜色,接过来直接穿好。

    “你好了?”凌央抬脚踢了一下陆霄的膝盖。

    “看着像哪里不好吗?”陆霄拢了一下额前的刘海。

    “河水好喝吗?”凌央善意地询问。

    “好喝,我就喝了三口。”陆霄磨着牙回答。

    虽然把陆霄丢进河里弄醒这个主意,说上来是午大庆刚才路过河边的时候,不小心提出来的建议,但在陆霄心里猜测,这只能是凌央的点子。

    凌央等着对方把衣服穿好,才开口正经关怀了一句,“没什么不对劲的吧?”

    “不知道。”陆霄老实承认,自己断片了,“我只记得我还在阳台上狙怪怪呢。”

    他醒来以后就发现自己淹水里了,四周还乌漆嘛黑的,环绕着阴森森的嬉笑声,要不是心理素质好,都能直接吓死。

    “我想了一路,觉得大概是耳机的问题。”陆霄看向祁成,对方终于捞出了一件白色的基地制服,心满意足地穿搭完成。

    “明儿让基地技术部——算了,我们自己查吧,但是只能回基地查,没有设备。”祁成的平板做不了那么多。

    “设备”凌央重复了一遍,“检测装置,诱捕装置,结界储存仪器,还有这些基地设备的相关系统,阿七,我们能不能自己搞到一份?”

    “你想自立门户?”祁成见大家都穿好衣服,就打开房间的门。

    “我们,我们自立门户。”她直接坦白自己的打算。

    “凭我们吗?”祁成耸耸肩,他没意见,但觉得不现实。

    “暂时只有我们,不过我打算拉拢两个人。”凌央比了个耶,晃了晃,转向萧络,“啊不对,三个人。”

    “萧络不算,萧络我已经把他当我们了。”祁成伸手就搭住了身边这位小兄弟,他终于找到一个身高差距不那么大的家伙可以勾肩了。

    “嗯,不是萧络,是洛晓。”刚才想起洛安邦,不免记起洛晓这位人物,她跟永昼的封印被解有没有关系呢?

    凌央换了三根手指,“洛晓,萧寂,还有”

    蒋迫见她转过来,抬手看了一下时间,好吧,一点钟了,已经是第二天了,今日份提及的董孝莲三个字来得特别的早。

    “董女神。”果然,凌央说了出来。

    “基地派系那么乱,政府也不配合工作,地方态度又不明确,单干确实是一种选择,不过现在就把想法透露给外人操之过急了。”祁成提醒她。

    “嗯。”蒋迫也同意。

    “嗯?嗯?”凌央有些意外,“你不提一下反对意见吗?”

    “隶属于哪里都好,做的事情是不变的。可以更自由的话,你们都愿意,不是吗?”蒋迫反问。

    “哪里不变,我单干是为了自由没错,但我没说我还打算继续以市民为先啊。”凌央故意两手一摊,大有老子不干了的态势。

    蒋迫看了看其他人,其他人也学着凌央两手一摊,就想看他的反应。

    “选择还有很多啊,你看我们这条件,在末世做个买卖什么的也不错吧?”凌央说完看了看祁成示意他捧场。

    “嗯,现在局势还不明朗,市民多半没有太大的危机实感,我们趁机把握机会,囤积生存货品,垄断未来市场,过几年异变严重了,我们也做好了万的准备,当个雁过拔毛的奸商恶贩也不错。”

    “那我呢?”萧络已经有些困了,半眯着眼睛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