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衣锦华棠 > 第六章 被大伯父吃了
    钱锦棠何氏钱美宜都紧张的看着钱渊,等待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钱泽和钱谦益看钱锦棠何氏钱美宜紧张的看着钱渊,他们两个也变得好紧张,然后看着钱渊。

    下人们看主子们都看着二老爷,他们感觉到会发生什么事,越发专注的看着钱渊。

    钱渊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注视,好像自从成亲之后,再也没有这么多人关注他了。

    还是关注他吃饭。

    钱渊很想问,“你们都看我干什么?”,饭在嘴里一嚼,口感顿时不一样!

    比起他方才吃的有些扎嘴的干米饭,这碗饭香软无比,带着白切鸡的味道,对于五天没占荤腥的人来说,比前门楼子那些酒楼的饭菜也差不多。

    这分明是一碗加了料的白米饭。

    可是他都没有啊,怎么回事?

    钱渊诧异的看向钱锦棠。

    钱锦棠佯装无辜道“怎么了爹?妹妹这碗饭确实太少了你不够吃吗?”

    对!

    这是妹妹的饭碗!

    是钱美宜的,不是钱锦棠的。

    钱渊心想有了谱,但是他还不太确定,他抬起头笑道“棠姐,这一碗确实太少了,不够爹吃,把你那碗也给爹拿过来!”

    钱渊说的很是轻而温柔,像是怕惊动了什么,钱锦棠心想,‘是想对比下她那碗有没有吧?’

    她一直都知道,钱渊不是真的草包,可能是祖父把他养的太富了,让他不知道人间疾苦而已。

    在家道中落之前,她对钱渊的印象就是一个冤大头爹,家道中落之后却完全不一样了。

    七年后,钱家会有一场大灾难,祖父再次入狱而惨死,朝廷说钱家谋反,那是要抄家的大罪,正常来讲钱家不会有人善终。

    但是钱渊在老爷子死后走了和现在官场人完全不同的思想,他没有去抱内阁活着内侍的大腿,而是走了皇亲国戚的路子,让钱泽带着钱谦益和女眷顺利的回了老家,保住了钱家的血脉。

    钱渊自己看破红尘纷扰,出家为道但是下落不明。

    还有一点也能看出钱渊的心智。

    他现在只是国子监的监生,没有举人功名,可是来往的朋友很多都是进士及第,在万般皆下品惟有学习好才能当官的大周朝,举人进士眼高于顶,不跟学习不好的玩,这是很罕见的事情。

    钱渊就是做到了,那些进士们还说他有才情有灵性。

    可就祖父对钱渊学问上的评价,是说勤能补拙是良训,一分辛苦一分才。

    钱渊对于读书并不是特别通透,那就是人情上十分通透了。

    可是这样人情上比较通透的一位父亲,为什么在面对她的时候表现的不是正常的疼爱,却说不清道不明呢?

    钱美宜已经怕的声音颤抖,并不想让钱渊吃她面前这碗钱锦棠的饭。

    “爹,其实……”她想解释什么,可是实在没办法解释。

    钱渊并不想听,叫着刘嬷嬷“还不去哪拿!”

    刘嬷嬷胆战心惊的看了一眼何氏,何氏知道躲不过,眼睛一闭,再睁开眼站起来道“相公,老爷子那边还需要人去走动,您和大老爷不是约好了人吗?饭菜不够,您中午早点回来,妾身给您多做点就是了!”

    她说的语气僵硬,面带讨好,可就算这样,也不忘了带着威胁之意,是告诉钱渊钱泽还在呢,不要把事情闹大。

    可是她这样,其实也是承认了,钱锦棠的饭里并没有加料。

    钱渊的怀疑得到了肯定答案,十分失望的看一眼何氏,是想到大哥和大侄子都在,暗暗咬了下牙齿,笑着看向钱锦棠道“也是,棠姐你也回去好好吃饭吧!”

    顿了一下,钱美宜的那碗饭还是留了下来,把他自己的那碗要给钱锦棠。

    他知道大女儿一向大大咧咧,最是疼爱小女儿,想来是真的心疼小女儿吃得少,而不是其他。

    他们姐妹情深,何氏却厚此薄彼,这样会影响孩子们之间的感情,所以绝对不能说的。

    钱锦棠却不想这件事这么了了。

    她的本意确实是要让不知人间疾苦的钱二爷认清何氏的嘴脸,不然钱渊会一直觉得何氏是个好母亲,好妻子。

    上辈子钱二爷出家,把她丢给何氏了!

    可是钱渊已经这么安排,她如果执意不同意,怕惹怒了钱渊适得其反,也会暴露她的狐狸尾巴。

    也行吧,总之钱渊已经对何氏有了计较,怀疑是成为一颗种子,在钱渊心头扎根,这次何氏能躲过,下一次可就不保证了。

    谁知道钱锦棠都要认了的时候,钱泽抢过钱渊的饭碗道“推来推去的,老二吃不饱吃我的,我吃这碗少的!”

    钱渊何氏钱美宜同时大惊失色,钱渊要去阻止已经来不及。

    一向好食欲的钱泽划着筷子往嘴里大口一扒拉“咦?!”

    “不对劲啊!”

    钱渊明知道躲不过,却还想侥幸大哥突然间机灵,不会让他的家人难堪,于是眨着好看的眼睛意有所指的问“怎么了大哥?是吃到沙子了吧?”

    “不是沙子!”钱泽又吃了一大口咂摸咂摸“是白切鸡,里面是白切鸡啊二弟!”

    钱渊暗暗垂下肩膀,完了。

    钱泽却好似什么都不懂一样的问道“怎么这碗饭里有白切鸡呢?”

    说着看向何氏“弟妹,这碗饭里有白切鸡,怎么我的饭碗里没有?”

    钱谦益受了委屈不嫌事大道“爹,我的也没有!”

    钱泽沉吟一下冷下脸道“我知道了,弟妹,你这是嫌弃我和大郎吃白饭啊,不满意你就明说,怎么还能做出这种……”他不知道怎么形容“勾当!”

    显然,这个吃货想差了,以为何氏是慢待他们家人,而不是钱锦棠自己。

    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

    他用了‘勾当’两个字来评价何氏,对于一个内宅妇人来说,这是非常严重的定罪了。

    钱渊既然生气何氏对两个女儿厚此薄彼,又生气何氏让他丢了脸,他用成婚十三年来从未有过的阴冷目光看着何氏。

    何氏一向装的好,从来没被发现过,更没受过家中男人这样的指责,里子面子都挂不住,恨不得晕过去。

    “我,我……”她知道这时候她应该去认错,可是她怎么能认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