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我给神灵收尸 > 第二十章 他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什么
    “诗人”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含义。

    只是艾洛斯觉得自己的生活,跟那帮朝不保夕的吟游诗人们差不多,所以就随便取了个名字。

    至于这段演讲,艾洛斯也是根据永恒者那段誓词自由发挥的。

    他在确保让别人不要知道他一无所知的同时,也不要觉得他无所不知。

    反正把握着这个脉络,艾洛斯就大胆的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演讲。

    现在看来,演讲的成效还不错。

    在演讲完毕之后,永恒网络就自动让他脱出了,据说下一次开启在一周以后。

    也不知道接下来会面对些什么。

    待虚拟的线条都消却,艾洛斯一回头,就看见乔伊就坐在冰层上,还在对着他拍手。

    “怎么,你拍手干嘛。”

    “我为你的演讲鼓掌啊。”

    “”艾洛斯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社会性死亡。

    (难道神秘空间连隔音都做不到吗?粗制滥造啊!)

    艾洛斯假装咳嗽,随后回应道,“我们接下来去呢?”

    这个话题转换可谓是生硬之极,但乔伊仿佛也没有介意的意思,直接讲道,“我的地图并没有记录这一块区域。”

    “那没事,找路这件事,我在行,你把你地图拿过来。”

    乔伊翻动自己的包,他们俩这一路上磕磕绊绊的事情不少,也得亏各自的包质量过硬,不然里面的东西早就摔个七荤八素了。

    把地图都拿出来,放到冰湖的冰面上,艾洛斯开始对比两张地图,顺着地图线延伸,规划出这片区域可能的所在地,并且他在观看地图的同时,也在审慎着周围的环境,两两相证,才能确保自己走的路是正确的。

    用了一会时间,艾洛斯终于确认好了方向,根据他的判断,朝东南方走上十到十五标准里程,就能回到地图上标注的区域,那样他们就能跟随着地图走向他们座驾的所在地。

    继续启程,艾洛斯没有再留恋这片冰湖,哪怕这冰湖之下藏着远古文明的遗迹,以及一个圣者如何走向毁灭的故事,他都没有任何的兴趣去了解,他现在劳累的只想好好找个温暖地,睡一觉。

    行在路上,艾洛斯很自然地就开始摆弄起附着在他手上的永恒网络印记。

    这东西看起来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好处,只不过给了他一个管理员的任务,和每周上线演讲的能力罢了。

    不过自己身上的怪异已经足够多了,再多这一样,艾洛斯也不在乎。

    原本此刻就是临近下午时分,太阳日斜西山,这冰湖却广袤无垠的没个尽头,天气开始变得寒冷,在凛冽的风中,两人还未走到预定的地点,就预先见到了太阳落山,黯淡的一线光芒,和雪山相连,照耀着冰湖一界。

    “应该快到了吧。”乔伊搓了搓手,呼出一口长气。

    “恩,不远了。”艾洛斯确认了一下,回答道。

    最靠近这片冰湖的区域,是失望之冬山的西北面,这里山势低矮,峡谷和沟壑纵横,有一些雪精灵和冰封猿聚集,只要从这片区域穿过,就能绕回他们之前的来处。

    原本回到地图上熟悉的位置,是一件能令人感到轻松的事情,毕竟终于不用在未知的荒岛上乱逛了,能按照有迹可寻的地图去找寻归路。

    可是乔伊现在却显得有些焦躁不安,再往前多走了不出两三百米,她的脸色骤然间变得很难看,像是有什么沾染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你怎么了。”艾洛斯的注意力回归到乔伊身上,发现了她的异常。

    “一点小问题,到地方我就能处理了。”

    “给我看看。”

    乔伊将袖子弄上去,在她的手臂上,爬满了一串红褐色的扭曲血管,这种该死的小东西贪婪的汲取着乔伊的血液,并且还在鲜活的抖动着。

    这小东西的出现,显然就是乔伊使用了“镇魂”之后,留下的后遗症,以血为咒这件事无论在任何层面上来说,都是危险之极的事。

    虽然“镇魂”在客观层面上,确实为艾洛斯的苏醒布局,乃至最后的反杀了重要的支撑,但因此带来的后果也是不容忽视的。

    不过,艾洛斯对于这种小东西有着丰富的处理经验,毕竟作为高强度对线的收尸人,面对这些小玩意,是他们的常态工作。

    “小事,你就该早点讲的,马上我就给你处理了”艾洛斯瞅了一眼之后,自然地讲道。

    说着,艾洛斯就打了一个响指,一团空气泡开始包裹住乔伊的手臂,这是艾洛斯融合了卡恩的尸体之后,获得的新能力,或者说是他旧有能力的一次增强。

    空气爆炸的能力他可以选择先凝聚成气泡,然后再控制爆破的范围和时间,其他的三项能力也分别得到了不同层次的进化,他的身体素质自然也毫无疑问的得到了提高。

    在空气泡的内部,其实是一片无气体流动的半真空,这种真空会让依靠血液流动而生存的活性物质,产生一种窒息感,大概需要两到三分钟,就能让它直接被闷死在里面。

    乔伊其实并不知道艾洛斯这个空气泡有这样的作用,她只是感觉到附着在自己右手上的这团血管物质,正在发热,发烫,显得十分焦躁。

    没一会,这团血管就开始从乔伊的手上脱离出来,急不可耐的跃向空中,坠落到冰层上,向外面的世界爬行着。

    这玩意在来到广大的世界当中后,就显现出非凡的活性,像一条充满劲的血红长虫,疯狂在冰层之间蠕动前行。

    艾洛斯迅速的给乔伊止好血,这玩意的脱出,给乔伊的手臂留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伤口,但还好没伤到动脉,不至于伤筋动骨。

    止好血后,他和乔伊就迅速追向了那只血红长虫,把自身的诅咒物放到外界自由活动,这是所有神秘典籍都明言禁止的大忌。

    这种玩意一旦出点什么事,那绝对会殃及到乔伊。

    血红长虫虽然看着像是在爬,但其实却比艾洛斯这俩跑的人运动的还快。

    但还好艾洛斯一个提速,来到了能点火的范围,他迅速用大拇指摩擦其他四根手指,一阵大火冲天,把这玩意在冰湖上给烧了个干干净净,留下一团焦黑的痕迹。

    处理完这东西,俩人也都算松了一口气,但他们一抬头,却发现自己在无意间,闯入了一片更为诡异莫测的领地。

    天空已经完全暗沉了下来,月亮还不见踪影,只有星星,远处的山峦变得模糊而遥远,结冰的湖面望不到边际,蓝色的幽灵漂浮着,在漆黑的天幕间,成为最鲜亮的光。

    这些蓝色的幽灵,有各色的形态,有的像是人类,有的像是鹿,它们都拉扯这蓝色的弧光,不规律的跳动着。

    在艾洛斯目之所及的世界里,它们的身影灵动的闪现,几乎占据满了他的整个视野,这蓝色的奇景是属于这片冰湖的特殊场面,它们轻盈的带动那些带光的粒子,就像洒满世界的光之尘埃。

    偶尔有两只蓝色的幽灵朝艾洛斯而来,它们从艾洛斯的躯体内穿梭而过,仿若这世间的事物都无法阻碍它们,迎接自由的来到。

    乔伊的眼睛都在发光,无论是感知能力多么弱的女孩子,都能感受到真实的美的魔力,这蓝色的世界,蓝色的光,将单调的湖面装点成一副盛景。

    “抬头,看天上。”艾洛斯指了指。

    “那是那是龙吗?”

    在艾洛斯和乔伊的视野当中,一只通体幽蓝的灵体巨龙正在高空上盘旋,他巨大的身姿却并没有给他们俩带来之前红龙一般的压迫感,反而显得轻柔而明朗。

    它就像水流轻轻的拂过脸庞一般,在柔软的天空中,盘旋着,带动着灿烂的闪光,凝聚成一个个漂亮的曲线。

    慢慢地,这只龙在天空上多盘旋了几圈,乔伊就敏锐的发现,一个个蓝色的光团正从他的身上脱落,或者说,从它的脸上,流淌了下来。

    乔伊尝试接住那团光,可是光却从她的手中穿过,落向冰层,落进湖底,光芒随着湖底幽深的水流变得黯淡,最后消逝于黑暗。

    这光团越来越多,越来越密,洒满了整片天空。

    “流泪的龙吗?这就是失望之冬山的传说来源”艾洛斯接过了话茬。

    “对,你看周围,它们都在释放着自己的情绪。”

    艾洛斯环绕着转向,全景式地把周围看了个遍,那些蓝色的幽灵在他的眼中不再是单调的一个个纷乱的游伶,而是一个个真实而确切的存在。

    它们相拥,它们欢笑,它们在各处亲吻,追逐彼此,争吵,靠近又分离。

    在这漆黑的舞台上,它们用蓝色的光表演着盛大的戏剧,那是无言的情绪,生动的表现着它们曾经存在的生命活力,曾经拥有过的灿烂明天。

    它们的脸,身体,或许像人像鹿,或许也分不清是什么生物,但情绪是真实的,实实在在的动作,传达着最为直接而明确的情绪。

    艾洛斯感觉自己的心都受到了这一幕的洗礼,他都开始思考自己以后的人生了,乔伊也一样,这是书中写一万遍都写不出的场景,这是浩瀚天地下的一封简短的信。

    “你觉得它们从哪里来。”乔伊问道。

    “从湖底。”

    “为什么是晚上呢?白天我们”乔伊像是想到了什么。

    “就是你看见的那些汇聚的光,它们就是那团汇聚的光。”

    “它们也是卡恩计划的一环吗?”乔伊问道。

    “不,它们是卡恩的死亡过程。”

    更多的蓝色幽灵漂浮了出来,如艾洛斯所说,它们正是从湖底飘荡而出,穿过流动的水,走过暗沉的天,谱写属于它们的诗篇。

    “死亡过程,你这话的意思是?”

    “你不会真以为我们弄得过一个半神吧,我们的胜利无论多么的全力以赴,但从各个方面来说,都只是侥幸而已。”

    “你是说,卡恩早已在去往死亡的路上,他的失望就表现为情绪的逸散,和记忆的脱离,但因为他太过于强大,这种死亡的过程,就在自然中形成了这样的奇异景象?”

    “聪明,不过漏了一点,他不仅在路上,并且他不是在这里上的路,他早就上路了,在来这里之前。”

    “这又是?”

    “还记得那封信吗?”

    “信上写了什么?”

    “卡恩在信上写了,说他好伤心,能不能有人来陪陪他。”

    “这”乔伊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理解这句话。

    “这封信说了什么不重要,重点是为什么会有这封信,这表示他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接近崩溃的边缘,

    一个玩弄情绪和记忆的半神到了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地步,这就代表他已然接近生命的终点,

    毁灭他自己的,可能就是他的力量也说不定。”

    “所以他的布局才会这么草率,显得异常松散?”乔伊如是的讲道。

    “可能那只是他最后的理智吧,不过也有巧妙的地方,他用了能生长的石块,树木,以及稳固的山洞构造,这让这个局能够持续千年。”

    “他是真正的强者。”乔伊语气认真。

    “或许是真正的弱者,也说不定。”艾洛斯的这一句话像是在感慨些什么。

    再在这里多看了这幽蓝色的盛典,等待着月亮出来,两人便离开了这里。

    走向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