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 第七章:凤老爷子
    “姨娘,我们回去吧!若是等会夫人看见你这个样子……”

    “她会怎样?”李氏转过头看着玉兰声音低沉。

    她的声音带着几分哽咽,“为什么她还活着,我的孩子就该去死?她也是一位母亲,难道不知道我有多难过吗!”

    玉兰低着头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李氏。

    “玉兰,你觉得我们这个大小姐如何?”李氏蓦地转过头看向玉兰神色平静的开口。

    “姨娘,你方才不是说大小姐是个蠢人吗?如今又怎会?”玉兰一脸不理解地开口,“不过我瞧着,大小姐一脸与世无争的样子,也许是她从小不是在侯府长大的吧。”

    李氏低着头不知想到何事,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之前凤皓尘挺身而出的模样,喃喃自语,“玉兰,你说,如果我的孩子还在的话,是不是也会像刚才那个孩子一样护着我?”

    “姨娘……”玉兰出声安慰道,“他在天有灵,也不希望姨娘这样活着。”

    李氏看着玉兰轻轻摇头,随后又将目光看向幽帘小筑的方向,“说不定这侯府的天要变了呢。”

    这厢凤瑾禾带着凤皓尘住进了幽帘小筑,翠芝和翠兰把他们带进幽帘小筑之后就兀自地坐在一边什么事情也不做,显然是没有把凤瑾禾放在眼中。

    看着她们两个人的样子,凤瑾禾摇摇头,随后就带着凤皓尘自己干起活来,没有多一会就把整个幽帘小筑收拾妥当。

    尽管如此,翠芝和翠兰仍是没有想要出手相助的意思。

    “阿娘,谷雨姐姐她们何时来长安?”正在给自己铺床的凤皓尘转头看向坐在桌子前的凤瑾禾笑着询问。

    “以后我就在这里休息,娘亲在我的隔壁,我能够保护娘亲。”

    “等到我们在侯府安定下来,她们就能过来了。”凤瑾禾说着就从袖子里拿出一块巧克力递到他的面前。

    “这块巧克力怎么是白色的?之前从未吃过。”凤皓尘吃着巧克力一脸疑惑地开口,“这白色的好甜啊!和黑色的完全不一样。”

    凤瑾禾听着凤皓尘的话抬手拍了拍他的脑袋,“忆苦思甜。”

    她蹲下来握住凤皓尘的手,“在侯府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完全不需要顾虑别人的感受,你也不用想这里是侯府,明白吗?”

    凤皓尘抬头看向凤瑾禾,不知怎么眼泪就一滴一滴地顺着脸颊落下,“姐姐……为什么呢?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傻孩子,我答应过他们的。”凤瑾禾说着就揉了揉凤皓尘的脑袋,“无论发生任何事,我都会好好照顾你的。”

    凤瑾禾看着凤皓尘的样子,再次揉了揉他的脑袋,“回长安的路上你也累了,好好地睡一觉吧。”凤瑾禾下床之后就在熏香炉里点燃了熏香。

    没有多一会儿凤皓尘就沉沉地睡去。

    凤瑾禾走出房间看了一眼仍坐在那里聊天的翠芝和翠兰两人。

    “看什么看,你不会真的以为自己是大小姐吧。”翠芝看着凤瑾禾趾高气昂样子,“我们跟在大夫人身边时,可从未做过这些粗活。”

    “就是,反正你们乡下来的,做这些事情应该不在话下。”翠兰随声附和着。

    “我们侯府的大小姐可是依依小姐,才不是你这种从穷乡僻壤出来的粗鄙之女。”

    凤瑾禾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听着她们的话只是笑了笑,没有将她们说的话放在心上。

    “像你这种穷乡僻壤出来的,又带着一个孩子,还真以为我们侯府是收容所啊!”翠芝仍是一脸趾高气昂的开口。

    “你要是识相的话就赶紧收拾东西离开侯府,不要占着侯府大小姐的位置。”

    “你这算什么侯府大小姐。”翠芝再次恶狠狠的打击道,“我方才可是听见了你相公死了吧。”

    翠兰的眼中染上几分轻视,“肯定就是你克死了自己的相公!”

    翠兰说完,站在一边的翠芝就跟着一起笑了出来,“哎,要不是侯爷寻你回府,你恐怕都要卖身风月场所才能养活你这个儿子。”

    “果然你这样的人就应该千人枕万人骑,还真是一个活脱脱的……”

    只可惜翠芝的话还没有说完,她整个人都飞了出去,最后撞到石桌上重重地落下去,而那边的翠兰的身体也飞了出去。

    她们两个人抬头望去就看见凤老爷子和凤烨以及老夫人站在一边,而凤老爷子的手中还拿着一根九节鞭。

    “我这个老头子还没死呢,侯府何时轮到你们做主了?”凤老爷子看着翠芝、翠兰声音低沉,“还是说你们以为我这个老头子,老了,不中用了!”

    凤老爷子又将目光落在站在一边的凤瑾禾身上。

    他上上下下打量着凤瑾禾,却发现凤瑾禾一双眼睛古井无波,就好像完全没有受到刚才那一幕的影响。

    “见过曾祖父。”凤瑾禾看着凤老爷子鞠躬作揖,一脸抱歉,“让曾祖父听见这些污言秽语是我的错。曾祖父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不要和她们计较了。”

    “她们刚才说的那些话你不准备给她们一个惩罚?当着府上小姐的面,议论这样的事情,理应当罚!”凤老爷子中气十足地开口,“我倒是想要看看这个侯府是谁在做主!”

    “曾祖父,你有所不知,她们是方才嫡母拨给我的人,并非我身边的丫头,我一个刚刚回府外人又岂能有惩罚她们的权利呢?”凤瑾禾看着凤老爷子一脸苦笑。

    “你娘是我们侯府唯一认可的长媳,你是我们侯府唯一的嫡长孙女,谁敢欺负你,就是与我们侯府为敌!就是不把我们侯府放在眼里!”凤老爷子说着就重重的敲了一下手中的拐杖。

    凤瑾禾仰起头对着凤老爷子露出一个笑容,正欲开口就听见凤老爷子的声音已经传入耳畔,“去把大夫人请到幽帘小筑,我老头子挺想知道,这个侯府什么时候轮到她做主了!”

    他神色淡漠的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两个人,再次重重的敲一下手中的拐杖,“区区丫鬟竟然也敢不把小姐放在眼里,这就是她的持家之道!我倒是想要看看她到底是如何持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