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挽卿辞 > 第十章 最后的分别
    次日,听到最早的打更声后她便醒了,早早洗漱过后就在院子里闲逛。

    “起的真早,正好带你去个地方。”抬眼间就见到了莫樊笙来。

    “莫樊笙,什么时候开始下一步?”

    “什么?”

    扶颜叹了口气“你明知道我在说什么,莫樊笙……我只想尽快的结束!我们都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吗!”

    “今天是地重日,在第十三次打更的时候,到时幽门大开,就是送你离开的时候。”

    “好”

    “现在还有时间,我带你去……”

    “不要……”扶颜注视着莫樊笙,一如往常的微笑。

    “既然迟早都要说再见,那就不要再刻意的制造什么回忆了,你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了吗?”

    ……

    只此而已,我们之间除了彼此间的姓名外无需再有过多的了解,事情达成之后我们不会再见……

    “莫樊笙,就这样吧!”

    看着扶颜表现的异常疏离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莫樊笙此时心里就像是上阶梯踩空了的感觉一般。

    “你已经知道了,除我名字外很多的事情,我觉得……”

    “何必呢!莫樊笙,你是觉得愧疚吗?我说过你不必如此,死亡对我而言已经没那么可怕,你要塞给我的回忆,我死后是带不走的!所以何必费这些力气!”

    扶颜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几步后,又回身冲莫樊笙微笑道:“时间到了你记得来叫我,我想再好好睡一会。”

    转身的那一刻,她忍住了去擦眼泪的动作。

    莫樊笙,离开的人是带不走回忆的,回忆是留下给活着的人的,可我不能再给你多一点的回忆了。在知道了你和菱桦之间的故事后,我为你们而感到难过,所以真的不想让你带着对我的愧疚,和菱桦过往后的生活,那样就太不完美了。

    时至今日,我才突然发现,原来你和知然是那么的相像,不只是长相。在那个世界里,我和知然有多少的回忆,在我走后留给他的痛苦就会有多少……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我很想念他……我时常在想,如果最终在这里死去,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回去……

    莫樊笙眼看着扶颜走回房间关上门,他亦是回身运气,只是一个回头间便不见了踪影。

    今天是地重日,站在山顶上会看到彩色的霞光,这是在灵族平日里看不到的景象,他本想带她来看的,就当做是最后的告别……

    扶颜躺在床上,每打过一更她便数上一次,当打过第十三次更时,她房间的门被敲响了,是莫樊笙。

    “该走了……”

    如果依照平时,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抱起她,以最快的速度到达目的地,今日却不知他哪根筋不对了竟说要和她走着去。

    这一路上扶颜总觉得他是故意走的很慢,因为平日里即使是走着的时候,也都是她紧追在他后面的,可今日按着她的速度却频频超过他,他这是怎么了?

    “那个,莫樊笙……”

    “怎么?”

    “你觉不觉得我们走的太慢了?以这种散步的速度……不会迟到吗?我的意思是这么慢,要是一会错过了时间怎么办?”

    莫樊笙突然停了下来,他认真的看着扶颜,说话的语气像是在与她商量一般。

    “姜扶颜,如果我说,你可以选择放弃做这件事……”

    扶颜一脸诧异“打住!莫樊笙,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哦……你是不是因为我昨天凶你了?你一个大男人,不会这么小气吧!可你要知道,即便是我没有心,但我也还是一个人,我也会有脾气有情绪的时候!请你谅解好吗!我会做好的,得来的那颗心我不要……你拿去救菱桦,我……”

    她话还未说完,便一下子载进了一个坚实的怀抱里,头顶上传来莫樊笙的声音。

    “我不是那个意思……如果你现在告诉我你不想去,我绝不再勉强你。”

    他这样的温柔让扶颜一时惊慌失措,她一把推开莫樊笙,思绪一时混乱了。

    等等,不会是那个带诅咒的熔珠,起作用了吧!天啊!不要吧!

    “你在说什么疯话,那菱桦要怎么办?你等待了那么久,还有励衍的努力……你在想什么啊?我,我们快走吧!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即使你会死?”

    “会,即使这样我也会帮你。”

    “为什么?”

    莫樊笙只觉得自己心里有着某种期待,却又不知道在期待什么,他到底是怎么了?

    “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很多次的,我不怕,这是真心话!我不属于这里,我想,我因为发生意外而来到这里,如果我在这里死去说不定就可以回去我的世界,那里有我的父母家人,朋友,还有……我最爱的人,所以你不要愧疚,救菱桦,你全当我们是在相互成全。”

    ……

    我有一朋友和你长相极其相似,所以有时看着你我便会恍神……但我分的很清楚,因为你和他相差太远!

    “所以你说过的,那个和我长相相似的人……就是你爱的人,对吗……”

    “是,他叫莫知然”

    莫樊笙没有再说话,只是眼神又回到了以往的冷漠,他上前一步抱起扶颜,以极快的速度前行。

    她轻轻的靠在莫樊笙的胸前,一颗颗晶莹的泪珠从颊滑落,染湿了他青色的衣裳,可她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哭。

    “到了”

    莫樊笙落地后就把她放了下来,那一刻扶颜被这里的景象惊艳到了,抬头望去,漆黑的夜空中布满了星斗,璀璨异常,还有一道道彩色霞光在天空闪动,好美啊!但更让人惊讶的是,这里没有界限之分,这脚下踩的就像是天空的倒影。

    “这是北极光吗?以前和知然为了看北极光,跋山涉水的等了半个月也没看到,那时别提多遗憾了,来到这里竟然可以看到这么美的景象,也是值了!”

    她转身看向莫樊笙时笑的无比开心,仿佛是有星光落在了脸上,那样的明亮……

    “这不是你说北极光,这是地穹之光,只有在地重日才可以看到如此景象。”

    “哦,好美啊!”

    “这世间还有很多美至极致的景象,你……”

    “我觉得已经很好了。”

    “你……”莫樊笙竟一时语塞。

    “幽门要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励衍也来了。

    “你将历经八次生死轮回,每次投生在不同的人家,拥有不同的命数!每一世当你年满十六之时你便会记起你是谁。到时你要帮助一位将死之人完成一个未了的心愿,并获取他的一滴血液,轮回八次,次次如此。最后你要带着这八滴血液,再去第九此轮回,之后便可获得一颗心了,你可清楚了?”励衍不急不缓的说着,生怕她听不明白。

    “那我如何知道我要帮谁完成临终心愿?”

    “这自有定数,到时候就会知道了。”

    “哦,好!”

    “你还可以体会到很多段不同的人生,还可以看到更多不同的风景,扶颜,希望你一切顺利,说这句话,不只是为菱桦。”

    “嗯,谢谢你,灵王尊主!”扶颜对他柔柔的一笑。

    “你还是叫我励衍吧!”

    “好的,励衍”

    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莫樊笙一直默不作声,直到从天空降下一道光柱来,那光柱不断的向两边扩大,直至影影绰绰的显现出一个大门。

    幽门大开时,扶颜他们一行三人才走上前去。

    “祝你好运!”励衍真心希望她能顺利归来,因为复活菱桦不只是莫樊笙的心愿,更是他的。

    “嗯!祝我好运!”

    扶颜慢慢走近莫樊笙,她双手插向他腰间两侧,稳稳的抱住了他,这样的举动让莫樊笙心中一怔。

    “莫樊笙,答应我一件事吧!”

    “什么?”

    “如果一切顺利我平安的回来了,在把那颗心交给你之后,送我去一个靠海的地方,给我在那里建个小房子,然后……抹去我的一切记忆,不管之后我是有一天还是一个月的生命,都不要去找我,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请求,也是唯一的请求,答应我吧!”

    “……”莫樊笙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答应我吧!这对你来说并不难啊!”

    “……好,我,答应你。”

    扶颜满意的一笑,然后转身向那敞开的幽门走去。

    莫樊笙,再见了……

    “走吧,我请你喝一杯”

    励衍一手拦住了莫樊的肩膀,长申的手不小心碰到了他胸前一块湿湿的地方。

    “唉?莫樊笙,你出汗啦?你怎么会出汗呢?”

    莫樊笙一把扒开他的手臂,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前,果然湿了一小片,突然脑中一震,回想起刚才抱着扶颜来的路上他就感觉胸前凉凉的。

    原来,是她的眼泪……

    他猛的回身发现幽门还未完全关上,心念一动,他只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

    莫樊笙正欲冲上那将要关上的大门,却被励衍拦住了。

    “阿笙,你要做什么?”

    “别拦着我……”莫樊笙眼神一冷。

    “我早就提醒过你,菱桦需要你,扶颜不过是因菱桦而生的……”

    还未等励衍说完,莫樊笙便一拳挥向了他。

    “她也是一个人!”

    “那菱桦呢!莫樊笙,你是不是忘了!那我来提醒你,菱桦是你莫樊笙大婚未完的未婚妻子!她在等你,等你娶她!”励衍近乎咆哮的怒吼着。

    “我没忘,但我现在需要知道一个答案!那该死的诅咒是不是要发挥作用了!我现在只要看到她那一副没关系的样子就无法忍受!只要想到日后拿走了那颗她历经磨难得来的心,要不了多久她就会死去,我的心竟会隐隐作痛!励衍……别拦我!”

    话罢,他毫不犹豫的以最快的速度闪进了幽门。

    他要去找一个答案,他对菱桦长久以来的等待与坚守,到底是爱还是责任?而对姜扶颜不清不楚的感觉又是什么?他不清楚,他需要去找一个答案……

    望着已经消失不见的幽门,励衍长叹一声,无奈的苦笑。

    “花脂……你立下的诅咒,当真是要应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