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禁鉞 > 风起云涌 第三十六章 追逐遭遇
    “怎么样,有发现它的痕迹吗?”

    张皓紧张的看着四周,对正在前方仔细搜查的魍魉问道。

    自从他们大获丰收离开隐秘平原,实力得到了飞跃的成长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刚进丛林的时候,用掉了所有的运气,这一个月下来,居然在这魄兽密集的星铸丛林外围,众人硬是没有狩猎到一只适合张皓的魄兽。

    其实算一算,张皓也离开大魏皇宫将进四个月了,他不由有些想他的家人们,但是他还是得按下耐心,专心的寻找魄兽,毕竟后面的宁夹都还在排队正等着呢。

    “跟丢了...这个家伙果然是一只异种!”

    魍魉向着三人汇报了自己调查的结果,脸上没有丝毫气馁的神情,反而有些显得跃跃欲试。

    “十级左右的魄兽能摆脱你的侦查啊,看来就这份灵智,怕是比平原里的那只吞天兽还要高了。”

    宁夹表情有些戏谑的说道。

    “要不然还是不找了,我们继续往深处赶路吧,一只灵智如此高的魄兽...就极有可能身体素质极差,八成是不适合殿下的。”

    伊莹建议道。

    这条建议无疑是十分明智的,越是星铸丛林的深处,魄兽等级越高的同时种类也就越多,可选择的机会也就更多。

    换句话说,深处虽然容易撞见高等级的魄兽,但是那并不代表深处就没有低等级的了,毕竟哪怕高等级的动物也要进食不是?

    那些高等级的大佬们要进食,总不可能两个大佬出来打一架,赢了的大佬吃掉对方吧,要是天天这样搞,谁受得了啊。

    所以越深处低等级的魄兽,反而比外围要更多一些,在被当做食物的同时,他们也受到了那些高等级魄兽的保护,同理,对修行者们而言,深处比外围也要更危险的多。

    “也好,那我们就继续往深处走吧,说不定能把我和老宁的猎物一起碰上呢!”

    张皓大手一挥做下决定。

    众人都微微点了点头,魍魉也没什么意见。

    “就走这条路吧,这里也是通往深处,同时,我也有种预感,之前跑掉的那个猎物很有可能走了这里,如果路上能再遇到,也算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魍魉指了一道充满小树枝的道路。

    伊莹则是开始查看脑海中世界树之叶里备份的地图,在张皓的强烈要求下,她到底是不得不更改了自己的习惯。

    伊莹检查完毕,思考了一会儿,在脑海中又拟定了一条路线,微微点了点头示意这样走行得通。

    魍魉得到了肯定,二话不说又走在了前面开道......

    而一路上,又是一场百看不厌的绿树成荫,远处似乎还隐隐传来溪水流动的声音。

    半个时辰后......

    “完了,看来咱们今天又是零战绩了,连今天消耗的血气丹都补不回来。”

    张皓表情夸张的说道,惹得旁边的伊莹一阵娇笑连连。

    “唉,可能真的是在平原上的时候把咱们的气运都用光了吧!”

    宁夹也是无奈拍了拍额头。

    突然,在前方默不作声,一心开路的魍魉直挺挺的停了下来,掏出了紫黑色的匕首。

    看到魍魉这副模样,甚至都不用她开口,这段时间来,众人自然形成的默契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

    张皓迅速取出了玄地鉞,将其横在自己身前,十颗黑色灵力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随时都准备着使用出天赋神通来突击对手。

    伊莹则是取出了自己的法杖,迅速躲到了张皓身后,她对自己的定位已经很清晰了,她需要保护才能释放更强大的力量。

    宁夹则是将手搭在了剑柄上,身形在魍魉身后隐隐与她重合了起来,迷惑对手的视角,好使出那致命的一击。

    “周围有人......”

    魍魉凝重的声音通过世界树之叶传入了三人的脑海里。

    虽然周围寂静一片,似乎除了一些普通的鸟叫以外,什么都没有,但是他们对魍魉从来不缺乏信心,既然她说有人,那就肯定有。

    诡异的气氛让众人心中难安,张皓思索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试探一番。

    “不知是哪位朋友有如此雅兴?一路尾行他人可不是君子所为啊!”

    张皓朗朗开口道,他中气十分足,响彻了这一片的丛林。

    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任何人回应,张皓有些失望的还想要再开口。

    就在这时,一位身着青色衣服的青年男子,从一旁的树上跳了下来。

    他身形修长,容貌飘逸,一头淡黑色的长发随风飘动,若不是那双眼中隐隐约约闪过阴霾的神色,那必然是个风度翩翩的好公子。

    “呵,居然能发现的了我的身影?看来你们也不光像表面上一样,那么弱小不堪啊。”

    青袍男子虽然感觉是在说赞赏的话,但是如果配合上他那双阴霾眼睛,怎么看都觉得是在嘲讽魍魉。

    “不过,至于我,跟着你们,你们实在太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若不是在你们身上感受到了那只异兽的气息,我才不会看你们一眼。”

    青衣男子毫不留情的嘲讽道,这也许就是无知者无畏吧,若是他知道了眼前四人的身份,怕是会当场吓得跪下叫爸爸。

    “说吧,那只奇怪的小魄兽去哪儿了?”

    青衣男子傲慢的询问道,他的态度就好像那贵族在对下等仆人,呼来喝去一般。

    按住宁夹气愤的准备拔剑的手,张皓挂起了一丝笑容,走向前去对着男子拱了拱手。

    “这位前辈,我等几人是想往深处碰碰运气,路上的确遇到了只奇怪的小兽,只是我们哪抓的住它,一溜烟就跑没影了,具体去了哪里我们也不知道。”

    张皓不卑不亢地说道,其实在毫无规则和法治的原始丛林而言,眼前这个青衣男子态度真的算是客气的了,而且也没有对着,有着万里挑一的美丽二女有什么想法。

    只是丛林太大了,进入的三个多月下来,张浩等人也是第一次遇到修行者,宁夹从小到大也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侮辱,难免有些沉不住气。

    “嗯......”

    青衣男子思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