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禁鉞 > 风起云涌 第三十三章 安营扎寨
    “呜...头好痛,我是谁?这是哪里?发生了什么?”

    张皓捂着脑袋,从帐篷中缓缓地坐了起来,温暖的被子从他身上滑下,然而此时他已经陷入了短暂的断片。

    “放开宁夹...战斗...吞天兽...呼...”

    张皓终于彻底清醒了过来,回想起了自己昏迷前的最后一幕,他已经成功的将对手斩杀,下意识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他刚颤颤巍巍的爬出帐篷,就听到了外面的对话。

    “稍微往上拉一点,可以吗?遮住我的眼睛了...”

    宁夹不满的抱怨道,语气中似乎有些赌气。

    “你事真多,伊莹妹妹就不应该及时给你上药,让你毁了容,一了百了!”

    魍魉帮宁夹缠着绷带,见这厮要求那么多,不由得没好气的娇骂道。

    “嘶...你这女人有干什么事情,不那么狠的吗?连说话都那么...啊啊啊!轻点,轻点轻点,我错了!”

    宁夹刚想吐槽两句,话还没说完,就感受到了脸上被绷带撕扯的强大力量,顿时疼得嗷嗷直叫。

    宁夹却是不知道身后的魍魉,看到他这副讨饶的模样,脸上居然挂起了一丝调皮的微笑,就如同冰冻三尺的大地上,终于裂开了一道裂缝,也正好引来了不远处的一缕春风......

    “呀,殿下你终于醒了!”

    正在另一旁熬药的伊莹,看到从帐篷里面出来的张皓,充满惊喜的喊道。

    她慌乱的放下手中的药勺,向着张皓小跑过来。

    张皓看着少女这般焦急的模样,对着她微微一笑,张开了双臂似乎是想要展示自己的健康,又是好像想要拥她入怀。

    伊莹俏生生的跑到他面前,原本是怕他身体还很虚弱,想要搀扶住他的手臂,但看到少年这副自信的模样,她犹豫了一下,轻轻的扑进了他的怀里。

    “看到他们都陆续醒过来,而你还在昏迷,真是担心死我了,殿下...”

    伊莹将头埋在他的怀中,轻声喃喃道。

    “好啦好啦,我这不是醒过来了吗?就是有点脱力而已,伤的可能还没有宁夹重呢。”

    张皓轻轻的拍了拍少女的背后,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那吹弹可破的肌肤,手感甚是舒适。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伊莹有些欣慰地喃喃道,似乎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

    “辛苦你了,照顾三个人很累吧?要给我们上药,还要搭帐篷,明明你也已经很疲惫了......”

    张皓有些心疼的问道。

    “没事的,魍魉姐姐醒的很早,帐篷是她和我一起搭的,也是她和我一起照顾的你们。”

    伊莹连忙解释道,似乎不想让张皓心里有任何的内疚和难受。

    “嗯......”

    二人静静相拥许久,不远处的魍魉和宁夹也是看到了张皓出来,虽然想上前来说几句话,但是却也不忍心打断他们二人的甜蜜时刻。

    “哎呀,不好,药要煮坏了!”

    沉浸在幸福中的伊莹,突然想起了刚刚已经快要煮好了的草药,连忙挣脱了张浩的怀抱,跑回了药壶旁。

    宁夹见二人终于分开了,才走上前来,用着经常透露着一股骄傲的双目,深深地看着张皓。

    “你这样干盯着我干啥呀?老宁...”

    按照正常的发展,张皓原本应该也郑重的看着宁夹,看看对方想要说什么,可此时他的目光却有些躲闪,不敢直视宁夹。

    此时的宁夹的形象真是太过凄惨,他双手缠着绷带挂在脖子上,脸上也裹了一层厚厚的白布,看的出来,里面塞了满满的药膏。

    但是张皓不敢直视他的原因,却是怕自己笑出声来,因为宁夹的模样配合着他那郑重的眼神,怎么看都有种怪异感...

    “谢了,殿下,多亏了你,我才能捡回一条命来!”

    这是从相遇开始,宁夹第一次郑重的称呼,张皓为殿下,显然伊莹已经把他昏迷之后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你这是什么话?我们不是伙伴吗?互相救助,互相保护,本就是应该的,有什么好道谢的!”

    张皓见宁夹如此郑重的动作,就是为了说这件事,他不由得有些不高兴。

    宁夹见张皓露出不悦的表情,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神色有些尴尬。

    自己似乎一直都不太了解这位五皇子啊......

    宁夹在心里想道。

    “如果我遇险了,你一定也会拼命的救我吧?以后不要说这样的话了。”

    张皓郑重地对着宁夹说道。

    “嗯!”

    宁夹用力的点了点头,张皓从此在他心中也已经不再是一种义务,不再是自己需要保护的皇子那么简单了,他们是伙伴!是互相保护的伙伴!

    “呼...还好没有煮过火候,你们三个快来吃药吧!”

    伊莹对着三人喊道。

    十分钟后......

    在伊莹严厉的眼神中,原本想转移她注意力的张皓只能苦着脸,吞下了碗里那最后一口带来满嘴生涩的草药。

    “呼~”

    张皓压下了草药带来的反胃感觉,甩了甩脑袋,振奋起精神。

    “好了,药也喝了,我们可以去收获战利品了吧?”

    张皓期待的看着众人,既然都没什么大碍了,自然也不会有人拒绝享受收获的时刻。

    众人来到了死去多时的吞天兽面前,此时原本插在漆黑巨兽眼睛上的玄地鉞,因为没有灵力的支撑,早就已经是自动回到了张皓的心窍中。

    这就是本命魄器好好处,只要主人不死,这把魄器就不会丢失,或是被人掠夺,若是一件普通的魄器可就说不准了......

    张皓看着地上已经渗进土地里的魄兽之血,露出了一丝肉疼的表情,这可是顶级魄兽的鲜血啊,若是放进炼妖袋里,不知道能有多少精华。

    “先把吞天兽的灵晶取出来看看,你应该打了印记进去吧?”

    魍魉看向张皓,无视了他那肉疼的表情。

    “当然!”

    张皓应了一声,取出一把小刀去寻找吞天兽体内的灵晶。

    “唉,也不知道具体是多少级,如果真的只有二十几级,那吞天兽的种族天赋真是太可怕了。”

    宁夹看着眼前的吞天兽,这个险些将他置于死地的强大对手,由衷的赞叹道。

    “是啊,如果不是魍魉姐姐的计划那么完美,我们真的不一定能杀的了它......”

    伊莹也是有些后怕的说道。

    “我这能算的了什么计划,只是所有生物都有的弱点罢了,习惯性的去保护自己所珍视的东西,从而忽略了来自那里的危险。”

    魍魉淡淡地说道。

    是的,这是所有生物都有的弱点,越是珍视,越是宝贵,越是能让你付出一切,不惜一切代价的事物,反而能对你造成最大的伤害。

    若是一个生命中没有这样的事物,那无疑会十分安,但同样也少了几分趣味,毕竟众所周知,最好玩的东西是命,不是吗?